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尼采論讀書

2015/12/6 — 18:00

背景圖片來源:無綫片段截圖

背景圖片來源:無綫片段截圖

在剛發表的〈推薦一本書給吳克儉〉裏,馮睎乾引用了尼采的一句話,他引的是德文原文:"Zuletzt kann niemand aus den Dingen, die Bücher eingerechnet, mehr heraushören, als er bereits weiß.”Kaufmann 的英譯是這樣的:"Ultimately, nobody can get more out of things, including books, than he already knows." (Ecce Homo, "Why I Write Such Good Books", 1) 雖然尼采用的 "including books" 一語說明了他不只是談讀書,但由於他在 Ecce Homo 這一章講的主要是書,將這句理解為「尼采論讀書」亦無不可。

馮睎乾引文後的發揮是這樣的:「即係話你本身有幾多知識,就可以由書入面聽到幾多嘢。所以如果你本身有料到,塵世間任何報紙雜誌甚至傳單,都可以睇到驚天地泣鬼神嘅大學問出嚟。」我說這是「發揮」,而不說這是「詮釋」或「解讀」,一來是因為馮的這篇是戲謔文章,可以盡情借用引文發揮自己的觀點;二來是因為他說的過於正面,而在尼采原文的脈絡裏主要的論點都是負面的,兩者不盡相符。

緊接著這句引文,尼采說的是 (英譯) "For what one lacks access to from experience one will have no ear. " 譯成中文就是:「一個人對於自己無法經驗到的,都會充耳不聞。」他說得對嗎?尼采愛誇張,他的論點往往不能盡照字面的意思來理解;如果減去誇張,尼采大致上說得對:對於自己無法經驗到的東西,我們即使不是充耳不聞,也不容易放下成見或嘗試衝破自己理解上的限制。這裏,尼采例外地表明自己的說話誇張了,因為他接著說 "let us imagine an extreme case",在這個極端的例子裏,"a book speaks of nothing but events that lie altogether beyond the possibility of any frequent or even rare experience";對於這樣的一本書,我們真的會充耳不聞,"simply nothing will be heard", 而更糟的是,"there will be the acoustic illusion that where nothing is heard, nothing is there" --- 聽不到的,或不能理解的,就當作是不存在。然而,這是極端的情況,如果不是 "altogether beyond" 自己可能的經驗,也許還是可以聽到微弱的聲音。

廣告

其實,馮睎乾引的那句,如果照字面意思理解,也是說不通的:讀書怎會只看到自己已經知道的東西?假如是這樣,讀書便不會增進知識,是浪費時間了。尼采的意思應該是:無論你讀甚麼書,都無法超越自己已有的知識的框框。這個框框限制了你會接受甚麼、不會接受甚麼,甚至限制你能理解甚麼、不能理解甚麼;在這個框框裏,讀書仍然可以增進知識,但增進的知識仍然是限於同一框框之內。"Ultimately" 這個字很重要,表達的正是這個「知識框框」的限制。

更深一層講,所謂「知識」,不過是「我們認為的知識」。如果能放開「知識」這個執著,也許便較容易衝破上述的那種框框的限制。就以我自己讀尼采的書為例,以往我讀不入尼采,可能是因為我「知道」哲學必須講究清晰的表達和嚴謹的論證,而這些都是尼采缺乏的,因此,我讀尼采的書便甚麼得著也沒有,並肯定 "nothing is there"。現在我已放棄了這「知識」,於是,我開始有能力欣賞尼采的寫作風格,開始見到他那些我以前充耳不聞的洞見。

廣告

關於馮睎乾的「發揮」,不妨補充幾句。如果他認為那不只是他借引文發揮,而是認真的解讀,那麼,他便印證了尼采在同一節裏說的這句:"Whoever thought he had understood something of me, had made up something out of me after his own image. " 以馮之博學,「塵世間任何報紙雜誌甚至傳單,都可以睇到驚天地泣鬼神嘅大學問出嚟」。

連結:魚之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