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屍殺列車》— 一起惹絕症

2016/8/15 — 16:56

《屍殺列車》劇照

《屍殺列車》劇照

(少量劇透,慎入)

平時我們讓座、施捨、講說話唔該前唔該後,遵從文明禮儀讓自己個人感覺良好。然後總是不知到了甚麼時候,到了那個看來很接近你死我亡的關口,人才有機會看清楚真正的自己。兩個小時的《屍殺列車》,小腿肌肉一直把電影院的座椅夾得緊緊,在電影院內飽受煎熬,好像經歷過一場真實的災難。喪屍電影最有趣的地方,是喪屍會把你咬死,但在捉你殺你的過程中,他們一定存在弱點。一定要有的,如果沒有,喪屍們的幅射式擴張,一下子就可以將所有人類滅絕殺光,我們會死得太痛快,遊戲不再好玩。

舊時代的喪屍是愚蠢、跑得慢;現在的喪屍較醒目、跑得快,但一樣有盲點,例如發雞盲,在沒有光線的地方不能視物,五官失去靈敏,又或者,蠢到唔識開門。他們的弱點會製造人類的時間空檔,被咬前空檔的本意未必是讓人活命,反而是加倍折磨,把恐懼感逐步提升,在危急關頭把人們最赤裸的人或獸性曝露出來。喪屍本來是人,通過噬咬把病毒傳染,被咬後只有少部分意志超強的人仍保留三分鐘意識,稍稍懷念曾經愛過人和快樂片段,大部分的思想、親情和仇恨皆瞬間消逝,不管父母兄弟愛侶敵人再無分你我,可以沒猶豫立即對準喉嚨大動脈即咬,沒解藥可救!

廣告

人們在被咬前的時間空檔,為了自己和所愛的人要急速抉擇,會思想甚麼?會作出怎樣決定?包括逃走、求生、思考、還擊,救人、自救。在火車卡被喪屍重重圍困,我們會甘心一同赴苦海,或捨己為人,或團結剩餘力量突圍反攻;還是爭先恐後人踩人逃亡,又或者根本還沒遇上真正危險前巳經獸性大露,很輕易為自己建立城牆,很輕易就見死不救。在末世研究良知本來非常奢侈,這卻是喪屍給我們的核心考驗。大部分的現實狀況可見,愈愚蠢愈不會處理危機的人,會最先慌亂,會最先失去常性;又或者很聰明卻自私的人,會不容易冷靜下來,明明可以想辦法解難拆局,卻看不出喪屍原來不懂開門,很輕易很快速便往別人背脊一掌推出去,讓別人先餵飽喪屍,以為自己可以安全多半秒,誰知道轉過頭來輪到自己身䧟險境。看喪屍電影或每天回到辦公室,最經常看到就是這些情節,這是喪屍電影最好看之處,這也是命運最引人入勝的地方。

小時候在電影院看到喪屍電影的劇照,可以被嚇到三天飲不下可樂,喪屍們群起把人們噬咬巳夠驚心動魄,最心寒是喪屍竟然會用電鑽鑽進人們的太陽穴,再被逐小塊肉扯掉咬死,可以想像一定痛得非常非常要命。所以看喪屍電影最刺激就只有兩種代入:感染了還是未被感染。趁未被咬,幾歲腦袋巳經想盡奇謀妙計希望可以絕處逢生。舊時代的喪屍始跑得慢,可以閃避可以走位可以拔足狂奔,只要十六秒內能跑一百公尺,逃生該沒有問題。也想過可以扮喪屍加入他們成為一員,扮演他們的核突步姿和嘴臉,捉到活人作狀一起咬幾口,頂多他們咬喉嚨我咬手手腳腳。一旦要認真逃走,要搏命要顧及親人,還要提防其他人,要互相猜忌。在黑暗不見光的時候,喪屍反而不會動,出手推你往萬丈深淵的,通常是曾經跟你稱兄道弟的夥伴。《屍殺列車》一開場便老實不客氣,喪屍危機初露,小妹妹在安全車卡把座位讓給老人,父親很慎重教導她,危難當頭第一件事是先顧及自己,小妹妹不同意。有時候,自私可能為了親情,為了女兒和老婆,為了趕看老媽最後一面,這樣狠下心腸落閘放狗看似情有可原,但最終,尤其在喪屍電影的層面上,死得遲不一定代表幸福!

廣告

新時代的喪屍數量愈來愈龐大,跑得愈來愈快,被追捕的絕望和恐懼感愈來愈強烈,好多時眼巴巴看著同儕親人一個個被活剝生吞的感覺,絕對比死更難受。所以為求一個痛快,終極自救方法竟然是盡快變成成喪屍,捱過那幾分鐘調換角色的痛楚,你便不再是人,剩下半活的身軀一起喪追喪咬,從此沒需要顧儀態或認親認戚,不用再談情說愛,不用理會下屆誰當特首,不會頭痛九月立法會選舉該投誰一票,不用介懷失戀不用上班不用催谷小孩上學考試,更不用知道生態破壞會遺禍子孫,整天都是跟著大伙兒追捕獵物跑呀殺呀,心裡無牽無掛,沒所愛也沒仇敵,就像可愛嬰孩也像大自然的鬣狗,只管飢餓只管進食只管壯大陣容,也未嚐不算人間一大快事。

人類一直把自己推進絕境,或者我們心裡,根本一直就嚮往像喪屍般生活。但《屍殺列車》的主角沒有輕易妥協,本性自私為了小女兒痛改前非的基金經理,為了保護懷孕老婆的健壯拳手,還有一腔熱血的年輕棒球隊員,面對排山倒海的喪屍群,即使最終難逃劫數,他們看準喪屍的盲點,仍選擇放手一搏,至少在下地獄前沒有失去仁勇。他們不只救自己,也奮力挽救別人,這樣的人生熱忱讓我猶豫好一陣子,當一個人不該輕易投入喪屍懷抱。結局還是老太太壯烈,她親眼目睹自己姐姐不獲拯救,她看透了人性自私險惡,反正人生就只剩餘少量時間,就該做最重要的事情。她緩緩開啓那道天國之門,讓人和屍共治一爐。既然活下來的人都不像人,不如一起惹絕症,她有她的浪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