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屍殺列車》:該死的都死了

2016/9/26 — 10:38

屍殺列車劇照

屍殺列車劇照

《屍殺列車》很有趣,除了劇情緊湊,演員發揮出色,它很能反映韓國的某些價值觀,恰如一面鏡,映照社會對男女、善惡、責任之類的種種看法。

男與女

《屍殺列車》體驗韓國傳統的男女分工。男人不論身份年齡,於危難之中都得承擔守護婦孺,帶領大家衝出困境的責任。以徐錫宇、尹相華和閔英國為首的幾個主要男角先後為救人而犧牲,無疑彰顯一種專屬於男人的英雄主義及犧牲精神。與之相反,女人在戲中的表現明顯失色,兩個主要女角金珍熙和成景,一個滿腦子戀愛,一個負責保住尹相華的血脈逃離喪屍群,反映韓國文化女性處於受保護的地位,負責生兒育女的角色。與外國喪屍片《Biohazard》找女主角當打女,正面與喪屍決鬥相比,《屍殺列車》對女性弱者形象的塑造更加明顯了。

廣告

首鏡與最後一鏡

如果大家記得,《屍殺列車》首個鏡頭是個假人,總覺得它與第一男主角徐錫宇很相似,這個證券基金經紀人每日在功利世界打滾,忙於工作忽略妻兒感受,亦失去對人應有的關懷與信任,他在電影初段訓斥女兒不要讓座,顧好自己便足夠的情節,充分展露這點。於此意義下,他與一個冰冷的,無情感的假人相去不遠。但隨著劇情推進,徐錫宇因為受人所助,又見證尹相華如何為妻子及眾人犧牲,掩蓋的感情終於慢慢重新浮現,他開始為身邊的人擔心與哀傷。臨到釜山之前,他為救女兒與成景捐軀,展露人性光輝。鏡頭最後落在他女兒身上,這是徐錫宇拼了性命守護下來的寶貝。由假人到女兒之間,見證徐錫宇由冷血動物回歸血肉之軀的經過,他失去生命,但愛與情神留下了。

廣告

開門與關門

電影有很多大大小小的選擇時刻,如果在玩文字冒險遊戲,相信按選擇指令也按得手軟。選擇當中,最有代表性的當然是關門或者不關門,無辜的受難者使勁向你奔來,他後面是數以百計的喪屍,這個情況下,願意冒風險讓那個可能已經受感染的人走進來再關門嗎?這是個人性的考驗,原則上《屍殺列車》對於自私的人非常嚴苛,所以關門不讓主角一行人進門的那一卡人全滅了,而且死得相當難看。反觀是有互助精神的人,要麼得救,要麼也死得轟轟烈烈,這裡看得出導演的道德取態相當王道。唯一例外是想救大奸人容錫的車長死得有點慘,某意義下,也可以解讀為不救人渣的人渣不算人渣?

死亡與得救

雖然整整一車人只死剩兩個人,不過我依然會講《屍殺列車》有個圓滿的結局。所謂圓滿不是建築於全員生還之上的圓滿,而是價值上的圓滿。男主角都死了,但他們為保護愛人而死,彰顯男性英雄的價值,當中第一男主角徐錫宇在爆發屍毒的事情上有責任,所以他的死多了一層贖罪的價值。至於奸人車長容錫死了,就彰顯善惡到頭終有報的價值;唯二活下來的是弱勢的孩子及孕婦,讓她們生存,一則讓其他人的犧牲沒有白費,二則他們都象徵未來,彰顯希望的價值。

細想結局安排其實不太現實,在這麼一場大型屍變災難之中,孩子與孕婦的生存希望很渺茫,兩個人一起得救而其他人全滅,機率更少了。所以電影結局的設計不是依現實脈絡發展,而是依價值脈絡延伸。結局該活的都活;該死的都死,社會認可的價值全部得到認可,觀眾懷住圓滿的心情離開戲院,那種潛而不覺的滿足感,相信是電影火爆的其中一個主因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