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已失去對〈當年情〉致敬的環境

2019/4/8 — 12:05

電影《炸雞特工隊》劇照

電影《炸雞特工隊》劇照

沒預料到,《炸雞特工隊》臨完場碼頭廝殺一幕,會忽然響起張國榮〈當年情〉前奏,以為自己聽錯,好快知道的確係;又以為播放樂曲做《炸雞特工隊》配樂都已經好轟動。誰不知,竟然真的播放原裝張國榮廣東話版本,只半秒就渾身起了雞皮,百感交集。就似去到西班牙,忽然遇上幾十年沒見的中學同學,少年時曾經同你一起看《奇謀妙計五福星》那位。如今世界人情世故好複雜難解,如果二十年前,好端端一齣韓國戲,亂入任何歌曲,好容易被指叼光或辱華,群鶯亂舞。

這是真正的致敬。韓國電影在今天世界的影響力不用置疑,作為一齣票房超越《屍殺列車》、《與神同行》級數的電影,實在沒需要借取任何香港流行元素,必然是,導演李炳憲是忠實香港電影迷,超熟悉八十年代香港電影,尤其《五福星》系列的套路,也真實敬仰《英雄本色》和張國榮。也沒想到,谷德昭固然在電台狂讚,著名網紅司徒夾帶講述《炸雞》有多好看,有多像一齣港產片時,竟激動到熱淚盈眶。至少我覺得,他比谷德昭客觀,谷德昭認為只要吹雞埋班,好輕易就可以拍出有如八十年代港產片咁好睇的《龍咁威 3》。但其實,司徒夾帶之所以激動哽咽,就是因為上次看電影流眼淚已經要數到劉德華的《法內情》。今時今日,最好看也可以好賣座的港產片形態,現在由韓國人拍出來,香港人未必拍得回,才是值得惋惜。

八十年代,香港流行文化仿如蒙古帝國,侵佔範圍偏布世界各地華人區,我們只要專心一致拍好香港電影,唱好廣東歌,就算不明白廣東話的觀眾也會著迷。張國榮在韓國唱〈夠了〉,在日本唱〈無心睡眠〉,都是音樂一起當地觀眾就狂叫。黎明繼張國榮後走紅韓國,主要亦只是說普通話唱廣東話。反而現在陳奕迅在香港做大學講座分享,卻因為沒說普通話被人指責無禮,都幾本末倒置。

廣告

韓國電影今天走勢凌厲,竟然沒有忘本,仍然向《英雄本色》致敬,仍然沒有離棄張國榮,更沒有囂張跋扈到大叫地球從此只有韓國電影沒有香港電影,及全世界都該說韓語廣東話可以收皮之類暴發戶說話。當然最好笑也最涼薄是,隨時準備剿滅香港地道文化的都是香港人自己。

《炸雞特工隊》確實就是《奇謀妙計五福星》,少了些鹹味多了些生活質感。主角們都是低下階層小人物,有滅罪壯志卻笨心笨腦,本來想捉大賊結果頻頻失手,亂碰亂撞賣炸雞卻超級成功。沒有天王級熟悉臉孔,但演員位位演技精湛立體,他們都把角色演得通透貫徹,不在演自己也不在暗散明星光芒。如果你有看柳承龍在《李屍朝鮮》如何滲透比喪屍更可怕的陰寒氣息,今次演老差骨他又如何低俗落泊,你會明白我在說甚麼,你會知道韓國演員可演的層次和闊度,你會理解韓國電影精銳之根本,再可以拍五福星的關鍵,也是演員。《炸雞》主角五人個性鮮明,齊心合力互相緊扣,誰都沒搶誰的鏡頭。故事主題明確,即使不斷亂插胡鬧情節,卻從沒背棄捉拿悍匪的主軸。演技是五福星卻滲進了日本漫畫式的妙趣神經,把最荒誕變得合乎情理,但《炸雞》的確比港產片鋪排更詳盡細緻,永遠保留韓式結局的估你唔到,你以為的茄喱啡到最後才施展身懷絕技。

廣告

其實一直努力去想,我們為甚麼總是瘋狂戀舊?又有甚麼資格說現在比從前更不快樂也不濟事。我們理應比以前富有,我們享受的物質該比以前更豐盛。只是我們從前身在福中不知福,未意識到可以流利使用母語廣東話是福氣,可以浸泡在頂尖流行文化並非理所當然!從前也存在惡霸,欺壓我們的是黑社會是奸商,但至少我們有警察有官有議員來保護我們,為我們阻隔一下;甚至舊時代香港影視大哥飾演鋤強扶弱的英雄,替市民儆惡懲奸,至少會痛快會好笑會出口污氣。到今天,看看來挫我們靈氣、滅我們母語、討伐自己港產片、掏空我們庫房、在議會內投票讚成建完接二連三的大白象豆腐工程的,都換了是誰?我們還可以把炸雞拍得好笑?我們還信任演員對抗惡勢力的真確性?我們還有同舟共濟的心志?我們笑得出?我們對得起當年的港產片?我們有環境對〈當年情〉致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