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布拉格的變奏

2015/6/14 — 0:00

不少街頭表演者於晚上在布拉格舊城廣場鐘樓表演,有些更會舞動火炬吸引路人。

不少街頭表演者於晚上在布拉格舊城廣場鐘樓表演,有些更會舞動火炬吸引路人。

【文:蔡錦源(《一班人去賣藝》編導、執行監製);圖:香港電台】

布拉格,因為有「布拉格之春」,給予民主鬥士浪漫的嚮往情操;因為有「布拉格之戀」,給予對戀愛無限嚮往的人浪漫的想像。當年電影翻譯將《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變成「布拉格之戀」,真是浪漫的錯摸。當你以為很輕鬆的享受自由時,也許應該沉澱一下,追求自由所需要承受的沉重。

香港賣藝者於連儂牆和當地街頭表演者合唱約翰連儂名曲。

香港賣藝者於連儂牆和當地街頭表演者合唱約翰連儂名曲。

廣告

Kong 參加東歐賣藝團,為的是從沉重的生活與工作中釋放自己,追尋自由的夢。賣藝去到布拉格,他還沒有想通自己將來的路如何走。但走到連儂牆下,感受到捷克人在共產極權下借悼念 John Lennon 宣洩對自由的嚮往,多少人被捕,多少人犧牲,終於獲得自由,也對自己甚至香港的未來增加了希望。「捷克可以,其他地方可以,或許香港也可以呢!」

廣告

香港賣藝者於查理士橋上努力演出,吸引不少路人欣賞和支持。

香港賣藝者於查理士橋上努力演出,吸引不少路人欣賞和支持。

在布達佩斯、維也納有著未能解放的拘謹,賣藝時有點被動地期待觀眾路人參與。來到連儂牆,一班賣藝人進一步主動參與當地人的賣藝表演,一齊 jam "Imagine"。沒有夾過這首歌,部份甚至歌詞也不全曉,但自由的意思就是不受束縛,又何必被縛於是否熟練歌詞?總之一起唱就是了!唱出來大家都感覺「好正!」抱著同樣的心情,即使每次賣藝都是同一首曲,都當作是第一次 jam 歌,小宇宙果然激發出來,晚間在查理士橋合唱成為連日賣藝最狂放的一夜。

晚上,於查理士橋賣藝尤為特別,氣氛與日間不同。

晚上,於查理士橋賣藝尤為特別,氣氛與日間不同。

舊城廣場是布拉格街頭藝人集中地,不同時間不同位置有不同賣藝者交替著表演。這裡的賣藝自由並非隨著捷克的民主自由而來,而是經過一個賣藝權益倡議團體 Buskerville 多年爭取,才免卻繁複的申請手續與收費,令外來者也可以隨意在街頭表演。除了查理士橋範圍因為路窄人流繁多而需要發牌限制。Buskerville 的發言人說:「你想要自由,你要努力。你想改變社會,你要成為改變力量一份子。」這班年輕人來到這裡,也從改變個人賣藝方式開始,自由地發揮。

Ingrid 捨棄靜坐編織中國繩結的姿態,充當外交大使,主動撩人談話,介紹其他同伴的手藝,改造自己害羞的性格。

阿樂扮演李小龍作定格賣藝,吸引其支持者與他合照。

阿樂扮演李小龍作定格賣藝,吸引其支持者與他合照。

阿樂來到布拉格有個新任務,是收集50個來自不同國家的遊客簽名,那就逼著他持續做李小龍造型定格,但與人溝通交流的潛能就這樣逼了出來,然後發覺自己也有相當的韌力。

Rebecca 專業地拉小提琴,展現賣藝者應有的風格。

Rebecca 專業地拉小提琴,展現賣藝者應有的風格。

一直受縛於傳統音樂訓練的 Rebecca,不敢自由地隨心演奏,冷不防被龐一鳴抽走樂譜,逼不得已靠記憶拉動小提琴。當嘗試跟路人有眼神接觸,以微笑交流,才真正領略街頭賣藝的樂趣。

Jesse 以 Beat box ,而古雁怡則以古箏一同演奏,中西合奏譜出一段不一樣的旋律。

Jesse 以 Beat box ,而古雁怡則以古箏一同演奏,中西合奏譜出一段不一樣的旋律。

個人自由,並不代表可以罔顧他人的感受。這裡的街頭藝人會各自選取自己的表演空間而互不干擾,也能與外來的香港賣藝人共融於同一個廣場。但發出聲響的賣藝表演,還是要找個空間不影響其他賣藝者為佳。Jesse 與雁怡在一個舊牆位置合作新嘗試:Beatbox 與古箏合奏。兩種截然不同的演奏如何合拍,也許不是一兩次街頭表演能夠試出完美的結合。起碼在過程中總能找到協調的方式,就是放下自我中心的心態,嘗試從配合對方出發。觀看他們表演時,觀眾又能否體會,任何各自各的自由,未嘗不能找到互相協調的調子?

一連七集的香港電台電視節目《一班人去賣藝》,訪問多位東歐及本地職業與業餘的街頭賣藝人,探討香港以及外國街頭賣藝文化的差異與發展空間。節目第四集「布拉格的變奏」將於本星期日(6 月 14 日)晚上 7 時 30 分,在港台電視 31 及亞洲電視本港台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應用程式 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布拉格舊城廣場附近有很多歷史、文化古蹟,不同形式的街頭表演者亦是隨處可見。

布拉格舊城廣場附近有很多歷史、文化古蹟,不同形式的街頭表演者亦是隨處可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