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瀚文

許瀚文

香港中文字體設計師。

2019/5/7 - 15:36

平面設計元素的「民族性」,有趣的議題

永井一正 作品

永井一正 作品

十年前,我在大學有一課叫做「中國平面設計」,讀書也讀原研哉。所以很雀躍去找些甚麼民族原素,這讓我對設計充滿熱情

十年之間,我走訪過很多我認為設計上「民族性」很濃厚的地方:荷蘭、瑞士、德國、日本

我印象最深刻有兩次:我跟一位瑞士同事談起「瑞士設計」。他說他很討厭甚麼「瑞士設計」、甚麼「瑞士平面設計大師」,因為他們從讀書就被標籤了「你是玩字型的?」「你是玩網格的?」,被代表了,感覺一點都不好受。他問我「你覺得我人很規矩嗎?」「不是」「你覺得我很生硬嗎?」「不是」「對,那為甚麼我是瑞士人,就要這樣被代表了?」他說,所以去瑞士很難再找到這類大師的作品,因為他們其實並沒有很受歡迎

廣告

有一次到日本,我問一位日本朋友,他對這些「日本設計」有甚麼看法。他問我「是不是日本全國各地都去過了?」「嗯,具代表性的幾乎都去過吧」「所以你說日本目前有哪裡像這些設計的?」「…好像沒有」「嗯,所以了」

在其他地方也有過得到過類似答案。沒人喜歡被代表的,因為實際是不能被代表

走進真正的生活裡,其實就不會再做甚麼民不民性的東西。如果說是「大師的手藝某程度上能反映他技術上的登峰造極,和日常生活能反映出的文化底蘊」,或許是比較正確描述

所以很多在課堂得到的東西,學到的是一組觀點,然後透過生活實踐到的,又是另一組觀點。要不要 unlearn 就看閣下選擇

然後這衍生了幾個層次的思考:

1)或許大師的設計只是把自己對生活的體驗、感想自然而為地融合在作品裡,所謂民族性只是外人作者已死地安插上去的解讀;

2)所以或許這些大師都有個意願,希望在國際社會為國家撐起臉子。不過 在2010s 的思潮,尊重每個個體靈魂比起任何事情都重要。你會走去「不去代表」還是繼續「勇敢」去「代表別人」,就看你的選擇

3)所有能被係具像地抓出來當設計元素把玩的,其實都是「已死」的元素,像巨大身體的死皮脫落後才會被撿到的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