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年青觀眾應該聽聽的《歌壇粵韻音樂會》

2016/4/9 — 10:23

四月八日去油麻地戲院聽嶺南樂風系列之《歌壇粵韻音樂會》。這個音樂會,很懷舊也很本土特色,所以滿座是並不意外,不過座上客大多是上年紀的,筆者倒是想,能有多一點年青的朋友來接觸聆賞一下,那就更理想了。

不過,音樂會上的演奏者,難得年青一輩的音樂好手如余穎嘉、林天惠、楊偉傑、郭嘉瑩、陳璧沁(按場刊樂手介紹的倒序排序)等與本土的老一輩音樂人玩在一起,融合無間!

老一輩的音樂人以西樂玩粵樂,年青音樂好手則以中國樂器玩粵樂,這是個很有趣的對比。可是兩群音樂好手合作起來,卻又諧和得很,充分體現傳統粵樂的包容能力。唉!又「諧和」又「包容」,怎麼談音樂都像在談政治似的。

廣告

音樂會的資料搜集做得頗足,不少歌曲樂曲演出時,舞台後面的銀幕上都映出相關的舊剪報、舊唱片封面或歌紙之類的東西來配合。此所以頗期望能有多一點年青的觀眾接觸得到。

當年活躍於茶樓酒家的「歌壇」形式,早已式微走樣。五十年代及更早的時候,為了適應夜總會舞廳而產生的跳舞粵曲,其相關的環境亦早已不存在。而今都只是以音樂會形式在舞台上稍作「重構」,聊供緬懷。當然,筆者相信,音樂會的主事者,是期望這種風味的音樂可以像化石般保存下去。事實上,香港很多年青的一代都已不大知道有這種玩法的。但當中一個要點是,我們應該要有年青的接班人,能用小提琴、色士風、夏威夷結他、木琴以至爵士鼓來玩奏粵曲粵樂。

廣告

說到這一點,便非常佩服香港的粵曲粵樂界的音樂前賢,他們勇於把西洋樂器拿過來玩粵曲粵樂,但那些演奏及風格,卻是很地道的粵曲粵樂風味的。當日音樂會上也刻意選奏了陳文達 1930 年代的粵樂成名作《迷離》,那是用三拍子寫的樂曲,這在當時是非常創新的,也是一種西化的表現,只是音樂的骨子裏,頗有粵味。音樂會上也接着奏了陳文達的另一名作《驚濤》,那亦是陳氏西化粵樂創作的代表曲目!西化得來又不失粵味。

這音樂會的其他曲目,有不少都能反映舊日香港的音樂風情。比如其中一組曲目是《天上人間》、《那個不多情》、《春之叫賣》,甚至有吳鶯音的《我有一段情》,這是粵曲音樂人的另一種「拿來主義」,把當時盛行的國語時代曲都拿過來用,但奏出來都變了粵樂粵曲風味。

可以說,前賢樂人的音樂立足於本土/嶺南,卻從不故步自封,總是不斷吸收外來的音樂元素,不管是外省的還是外國的。聽這個《歌壇粵韻音樂會》,這是最大的感觸!事實上,近年筆者有時也會拿這個歷史現象對照六十年代的那一波年青人樂隊風潮,那一回,現象幾乎相反,樂手歌手對西洋流行曲完全傾倒膜拜,音樂上幾乎絕無本土/嶺南的一點元素或一絲印記。

而今「本土」是個熱門詞語,只是,年青人對香港「本土」的音樂肯追溯到多早呢?只追溯到六十年代肯定是不夠的,但要追溯得更早,那真要不排拒其實是極「本土」的粵曲粵樂才成。

相信,為了傳承,主事者是會把《歌壇粵韻音樂會》這種音樂會努力地一年一年辦下去,筆者衷心期望,年青觀眾會逐年多起來,而且,以西樂玩粵樂粵曲的年青樂手也同樣逐年多起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