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幽靈公主》— 每個日本人心中總有一個「奧空間」

2018/8/19 — 11:34

《幽靈公主》電影截圖

《幽靈公主》電影截圖

【文︰黎東耀(珠海學院建築系副教授)】

一、蝦夷──被隱沒的日本人

動畫電影《幽靈公主》故事雖然設定於14至16世紀室町時代(相等於中國明代),但當中可揭示大和民族統一日本前的一段歷史。暫時已知日本最早的原住民為蝦夷族,又稱阿伊努人,這種把兩者等同的說法雖仍有爭議,但已被廣泛接受。就人種學而言,其來源也有幾種不同說法,包括古亞細亞人、西伯利亞人、歐羅巴人、太平洋南島玻利尼西亞人等,總之與現代主流日本人有很大分別。現時可追溯最早期之日本歷史顯示,大和民族祖先從亞洲大陸移居日本的落腳地為九州及本州西部,由部落社會逐漸演變成一眾小國,再由大約位於奈良一帶的大和國統一。802年平安時代,蝦夷首領阿弖流為被誘殺後,本州已被大和控制,而蝦夷人生活範圍逐漸退到本州東北與北海道嚴寒地區,繼續其狩獵採集的社會模式,另一些則與大和民族通婚或被同化,因此純種蝦夷人數不斷減少,甚至被大和朝廷刻意隱沒於日本民族與歷史。 

廣告

電影截圖。日本最古老的竪穴式房屋,被電影用作代表蝦夷落後原始的居住形式。

電影截圖。日本最古老的竪穴式房屋,被電影用作代表蝦夷落後原始的居住形式。

廣告

電影男主角蝦夷少年飛鳥(阿斯達加)正生活在被迫至本州東北一角的室町幕府時代,以打獵為生。他所居住的村莊,乃分佈日本各地遺跡中的竪穴式建築,其外觀有如中國的廡殿或歇山頂,四幅斜坡屋面全鋪上茅草,特色在於屋頂一直下延地面,即屋頂與牆壁合而為一,地面以上沒有垂直的牆身,內部通常有四條主柱支撐屋頂,並向地下挖土約一米作為地板。這種日本最古老的竪穴式房屋,其實非蝦夷所獨有,只是被電影用作代表蝦夷落後原始的居住形式。

電影截圖。當蝦夷少年下山後到達大和文明地區的民居,出現的則是高床式建築形式。

電影截圖。當蝦夷少年下山後到達大和文明地區的民居,出現的則是高床式建築形式。

但當蝦夷少年下山後到達大和文明地區的民居,出現的則是與竪穴式相對的另一種建築形式,稱作高床式。雖同樣具有巨大厚重的茅草屋頂,但兩者最大的分別在於高床式的斜坡屋頂不着地,在屋檐下有垂直牆壁,而且地台升高,被樁柱托起,地板由土間變成木板間。這種比竪穴式相對先進的建築形式,正是一般人對日本傳統鄉郊民居的普遍印象。而日本部份神道教神社,如出雲大社御本殿,亦可被推測源自這種建築體系。

二、自然崇拜──日本文化的根源

電影截圖。「太初之時,此國盡是茂密森林,參天古木之中有神靈守護。」

電影截圖。「太初之時,此國盡是茂密森林,參天古木之中有神靈守護。」

日本不論蝦夷或大和民族皆有巫術與崇拜自然傳統。如大和民族以太陽為代表,亦反映其對太陽的崇拜。而對自然神靈的崇拜建基於萬物有靈論,即大自然各種現象、山川、動植物等各有神靈。電影中的巨豬神有坐鎮九州的乙事主,也有出雲地區的拿各神。

供奉大國主大神的出雲大社。

供奉大國主大神的出雲大社。

拿各神原本掌管的出雲地區,為彌生時代到古墳時代的古國之一 ── 出雲國,其領域大約為現在島根縣東部,傳說許多神靈居住於此。此國最終被大和國所滅,而其神話也融入至大和神話體系之中。傳說中,神界名為高天原,人界名為葦原中國,由大國主大神所創建,其最早的疆域就在出雲,後來大國主將國土「讓予」天照大神,即後來大和民族天皇的始祖。為了感謝大國主的「讓國」,天照大神建造出雲大社以作「回報」。因此,出雲可說是日本國與天皇傳承制度的起源。

電影截圖。樹木被用作把城市圍繞的木欄柵,代表世俗與發展的達達拉城。

電影截圖。樹木被用作把城市圍繞的木欄柵,代表世俗與發展的達達拉城。

電影中的達達拉城代表世俗與發展,樹木被用作把城市圍繞的木欄柵,也被用作製鐵工業所需的燃料。與之對比的是代表了原始、自然與和諧的森林,但人類不敢進入,乃日本的神聖之地。當中有一小水池,即麒麟獸降臨之地,有神奇力量為生物療傷。這是電影中最神聖的空間,水池被大樹圍繞,但正正在水池之上無樹蓋遮閉,空出一圓形天窗,而池中心又長着兩棵相對較短小的樹木。雖處於森林之中,水池卻恍如建築空間,具有立體層次──橫向由外至內分別為大樹、水池,再到小樹;直向由下而上則為水池、小樹、大樹中空,最後上達天空。

電影截圖。電影中最神聖的空間,水池處於森林中最隱蔽之地,恍如建築空間具有立體層次,橫向由外至內分別為大樹、水池、小樹。

電影截圖。電影中最神聖的空間,水池處於森林中最隱蔽之地,恍如建築空間具有立體層次,橫向由外至內分別為大樹、水池、小樹。

電影截圖。因水池被大樹圍繞,樹蓋猶如屋頂,但正正在水池之上因無樹蓋遮閉,空出一圓形天窗。

電影截圖。因水池被大樹圍繞,樹蓋猶如屋頂,但正正在水池之上因無樹蓋遮閉,空出一圓形天窗。

三、潛藏日本人心中的奧空間

電影中這個神聖的林中水池空間,使筆者聯想到日本建築大師槙文彥提出的「奧空間」(oku)概念。而他正是現實中出雲大社旁邊,島根縣立古代出雲歷史博物館的設計人。

出雲大社的參道由幾座鳥居門架、重重圍牆與參天古木構成,其主體建築群隱藏於這條長長的神聖軸線深處。

出雲大社的參道由幾座鳥居門架、重重圍牆與參天古木構成,其主體建築群隱藏於這條長長的神聖軸線深處。

「奧」對日本人而言是看不見的中心或深處空間,是精神上的神聖空間,又與現實世俗空間並存。他舉例說,典型日本空間中,諸神住在深山裡,而位於其前面的聚落,則沿街形成一條同時代表着神聖與世俗的軸線。神聖空間總是隱藏於眼前世俗空間的背後,需以心靈感受,相反西方的一神教,神聖空間則必在軸線正中央,顯而易見。

京都元離宮二條城二之丸御殿中交疊的90度「之」字形平面佈局。

京都元離宮二條城二之丸御殿中交疊的90度「之」字形平面佈局。

以此奧空間概念去理解一般日本傳統居室,會發現很多時由屋外往深處進入的過程中,會經過層層交疊的走廊,又或穿過某些房間的角落,槙文彥認為這體現了日式空間的層次感。筆者的確在眾多日本傳統建築中見過這種營造空間方法,最著名的例子,莫過於京都的桂離宮書院群與元離宮二條城二之丸御殿,其交疊的90度「之」字形平面佈局,使人無法如大部份西方或中國建築的直線中軸般,見到清晰而直接的空間。

京都桂離宮松琴亭的「之」字形障子構成曲折的空間。

京都桂離宮松琴亭的「之」字形障子構成曲折的空間。

因此,奧空間至少在現實中增加空間的趣味性,若提升至精神層面則是空間意識中的神聖想像,一如《幽靈公主》森林中,無數巨木與崎嶇山路隱藏了深處的神聖水池。又若此空間概念當真普遍存在於日本人意識之中,則可能每個日本人心中亦總有一個「奧空間」。

京都修學院離宮的樂只軒,以多重障子構成視覺的阻隔,從而產生更深遠的空間錯覺,也可説是奧空間的一種體現。

京都修學院離宮的樂只軒,以多重障子構成視覺的阻隔,從而產生更深遠的空間錯覺,也可説是奧空間的一種體現。

《幽靈公主》(1997) / 監督:宮畸駿 / 作畫總監:安藤雅司、高板希太郎、近藤喜文

《幽靈公主》(1997) / 監督:宮畸駿 / 作畫總監:安藤雅司、高板希太郎、近藤喜文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由黎東耀、曾卓然及馮傑主持,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