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廢中難眠

2019/7/2 — 10:32

2019 年 7 月 1 日晚,數十本來在立法會外聚集的示威者,上會議廳勸本來打算留守的示威者離開。

2019 年 7 月 1 日晚,數十本來在立法會外聚集的示威者,上會議廳勸本來打算留守的示威者離開。

好難過的六月,每個香港人都好累,情緒不單是因為催淚彈的數目,遊行的次數,行動者的人數而上下起落,廢中的神經更是被自已的懦怯、反思、對抗、急悶而緊扯。整個六月,每天都似在上公民課。不再只是書上的概念辨析或引證,而是真正地要你活出來,找自己的位置及最有效的行動。還得要有變奏、重設、被推倒的鬆動及能耐。至少,每天都要學習換新的視點,學習如何判斷原來你早已被拋後的形勢。

到底,什麼是聚散有時的共同體? 再不是一個理論了, 71圍立法會的年輕義士,堅美地示範了什麼是共同進退,走了的人,竟然回頭夾走死守的人,不休地成就「一個都不能少」的高潔盟約。誰不動容。誰不翻滾? 但,這不是電影,別人做了你不用做,長夜以後,回到日常,你還會好好跟身邊人溝通,對陌生人多一份信任及耐性嗎? 你會不加入群罵廢老嗎? 你會不討厭想戴光環的離地社運消費者嗎? 你會跟天真熟嬌好好討論嗎? 你會不怕被厭棄嗎? 這才是我們真的功課?

什麼是香港人。什麼是公民抗命。怎樣去理解別人對你的不理解 (例如為何會有人不理解圍稅務大樓跟不合作運動的關係?)。如何明白你不能認同的社會行動而繼續支持對方? (如,行動後為何要道歉? 如,為何在幻想再創幾多個百萬人數和平遊行前突然圍立法會等等)

廣告

當代表八、九十年代流行文化的歌星,今天在台上仍以膚淺簡單的邏輯去看待社會時,再次反映我們的文化曾經是如此簡單聽話,順服地玩遊戲,沒有二想,只要技術玩贏,一切就好辦,但時代早已終結,新的文化複雜太多了,香港人三個字再不簡單,而廢中不可懶。完。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