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廣乎?深乎? — 《是咁的,法官閣下!》的成與敗

2018/12/2 — 15:22

TVB劇集《是咁的,法官閣下》截圖

TVB劇集《是咁的,法官閣下》截圖

【文:栩晉】

又一台慶劇終結,也許這對於現世代的觀眾而言,絕對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甚至可能已是心淡不已,也就不了了之。但觀乎坊間對《是咁的,法官閣下!》(下稱《是》)的評價,又是如此地高,認為《是》突破了一般劇種的範疇,且內容十分貼地,摘下了大律師、律師及法官三種相同高尚的職業的神秘面紗,是少有的誠意和水準之作。對此,筆者只能表示「成也蕭何,敗也蕭何」,《是》的劇情的深、廣安排,正好反映其成與敗。

第一,《是》的人物安排,各有主線,但放在一起,便呈現為一碟炒雜碎。除了由范小宇及饒力宏兩位師傅級大律師外,其下亦設計了數位初出茅廬的新人:鄧大智、黃瞳、趙金水、董丹橋、布仲謙及夏心寧。六位新人各有故事,彼此互相穿插,推動着《是》的發展。有人認為此舉正好突破了既有範疇,不再郁郁於法庭劇,以查案、審案、結案為故事主線的既有模式,反以人物的遭遇及工作為核心,開展整套劇集,使劇集更易引起共鳴。

廣告

誠然,六位人物各自代表了現實中,律師(毋寧說是一般人)所面對的真實問題,將律師及大律師從高高在上的地位,拉回人間,還其真實、平凡的一面。劇中,鄧大智糾纏前妻及兒子和黃瞳的感情糾葛中;黃瞳因初出茅廬,面對收入的緊絀、前輩的無理做法,均顯得進退失據;趙金水汲汲於爭取表現以脫貧,同時又因收入不穩,竟置親母於不顧;董丹橋雖生於大富之家,但人生亦因而身不由己,為滿足家庭所願,只能放棄音樂,修讀法律;布仲謙為最窮困的一員,既被壓榨工錢,唯有租往劏房及接洽其他工作,如劇集的法律顧問及街坊的法律咨詢等等;夏心寧徘徊於現實與理想、道德及工作之間,期間既為不滿工作環境而辭職,又為上司的誠意所打動,回任復職。

《是》從感情、生活、家庭、工作及價值觀等角度為切入點,無疑還原了律師們作為普通人的原貌,且將新人們那不足為外人道的苦況,展現於觀眾之前,釋除了一般人對律師這行業的誤解,的確拉近了與大眾的距離。此外,觀乎全劇,劇情的推演幾乎都以他們為核心,經常透過他們的對話和行為,帶出律師的真實一面,以及交待劇情和案件的發展和深意,這與一般的懸疑劇和法庭劇,的確大相徑庭,讓觀眾更易感受劇中人物的性格、感情和生活。

廣告

然而,正是如此破格的安排,讓全劇的貼地味濃厚,反令劇味、劇力呈插水式下降,大大影響了全劇的吸引力。所謂劇味及劇力,簡而言之,即該劇對觀眾、社會帶來的味道和力量,可分為劇情(起、承、轉、合)、演員(演技、對白、衣飾)、場面(道具、爆破)及意境(諷喻、抒情、議論)等各方面。各方面均需互相配合,否則勢必大大影響全劇的味道和力量。

就此而言,筆者以為《是》強於演員但弱於劇情及意境。誠如上言,《是》大多依靠演員的對話和行為,推動劇情和表達深意。但正如前述,《是》的每一位新律師均從不同角度,帶出了律師的真實一面,此正致使《是》同時開啟了過多支線,但礙於時間和資源,每一條支線只能作蜻蜓點水式的闡述,如董丹橋入行,全因其父安排,這只能從趙金水和饒力宏口中所知,而其真正的興趣,只有於中段,藉其欣賞街頭樂手的表現及其憧憬音樂的場面可見;再如趙金水信奉人靠衣裝的信條和嫌棄出身卑微,又只能透過借衣服和置母不顧可知。諸如此類的安排,貫穿了整套《是》的推進,致使劇情過於浮淺,未能扣人心弦和反覆細味。

另外,《是》以法院、律師為背景,意圖帶出法治社會底下,高尚如律師亦有其艱苦面。誰不知劇末竟又欲闡述情與法對維護社會和人倫關係的作用,這與全劇的一貫作風和定位,實是格格不入,完全不能透過歸納和整理前部劇情,以營造具深度的意境,可謂狗尾續貂、多此一舉。此亦證明了《是》的劇情實在過於繁雜,未能闡述某個核心議題,從而凝聚和帶出劇味、劇力。

第二,有人以為《是》以人物為推展核心,如此做法與另一台慶劇《跳躍生命線》(下稱《生》)有着異曲同功之妙。對此,筆者實在不敢苟同。也許,《是》與《生》同以人物為核心,藉此帶動劇情推展,但筆者必須指出兩者實是貌合而神離。《生》主要圍繞麥在田和卓家傑兩者的家庭和救護故事,從而牽動其他角色的劇情,相對於《是》以六名新律師加上兩名資深大律師為核心而言,劇情比較集中,對人物的描寫更見細膩。

另外,《跳》以救護個案為載體,再藉不同角色的投入和關係,展現劇情的推進和人物描寫,這實能有效扣緊主題和凝聚效果。再加上,《生》於每集的結尾之時,多會安排一段獨白,先概括該集劇情,再說明和抒發不同範疇的人和事的不同的想法和感情,昇華了每一集的感人效果和劇情表演,劇力和劇味得到飛躍的提昇。

相反,《是》將不同案件完全置於人物之下,甚至案件與人物割裂甚深、甚大,完全不能互相配合。大學教授案中,范小宇作為全劇的核心人員,理應以其個性和處理手法等等,推進案件的發展。但可惜,觀乎此部劇情,范小宇只是以普通律師的身份,投入劇情,未有起任何重要作用,可見角色定位不清晰,沒緊扣案件,又未有以強烈的定位,帶動案件,既不深又不廣,可謂兩邊不討好,與《生》的安排實是天淵之別。

其實,筆者甚喜以法庭為背景的劇集,《是》初播時,亦曾寄以厚望,但隨着劇集播放,筆者已漸感問題所在,但礙於《是》仍在播放,一切問題都只能當作創作參考和意見,留待另一劇解決,故筆者唯待播畢,方能草就此文,一抒己懷。總結而言,《是》雖成於「廣」,但敗於「淺」,廣度雖大,但蜻蜓點水的劇情,實在未能成就具「深」度的劇集。

作者簡介:教育工作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