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廣告牌殺人事件》— 冷靜思路應對仇怨逆境

2018/1/25 — 12:02

《廣告牌殺人事件》一幕

《廣告牌殺人事件》一幕

【文:電影 ‧ 宇言】

在電影《廣告牌殺人事件》(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中,米德烈太太(法蘭絲麥杜雯 Frances McDormand 飾)不甘警察未能捉拿姦殺其女兒的兇手落網,以三塊廣告牌質疑警方辦事不力,結果引發出一連串事件。身兼編劇與導演的馬田麥當奴(Martin McDonagh)並不是將緝案真相帶給觀眾,而是透過當中帶來的連鎖反應,讓人思考當面對制度之下的荒謬,應當如何自處。

導演在前作《癲狗喪七》(Seven Psychopaths)圍繞七位性格古怪荒誕的角色,大玩黑色幽默及暴力場面,不過他們當中雖然多喜以暴易暴,但電影實際主旨卻是反暴力甚至是愛與和平。來到《廣告牌殺人事件》其實也有點貫徹這個主題。

廣告

首先幾個主要角色都為了目的而不惜傷害身邊的人和事,女主角冷對所有指摘也要向警方問責到底,甚至做出犯法的行為;Dixon(森洛維 Sam Rockwell飾)身為警察卻擺明歧視黑人,覺得自己暴力對待犯人都只是執法而已,兩方面的衝突其實只會將當中的矛盾和仇怨越放越大。

只是導演卻透過警長威路比一角來呈現人們應該如何面對仇怨,以暴易暴或者將矛頭指向某一方面都不是最佳的方法,他認為我們不應被情緒過份蒙敝雙眼,最好是先行冷靜下來思考有何方法應對,並非如女主角和警察般以極端的方式行事,只會加深當中的嚴重程度,當然導演也並非叫我們放下問題不顧,只是覺得需要冷靜的思維才可能有更佳的出路。

廣告

其次電影仍然充滿峰迴路轉的轉折位,幾個人物在整個故事之中會有突如其來的行為,觀眾或許會覺得他們的行徑有點「無定向」,只是細心觀察之下,就會發現角色並非古怪無稽地轉變,而是合乎情理地作出當刻的行動。導演同時也不希望為電影寫下一個「完整」結局,反而是透過幾次事件所引發的漣漪拋出一連串的人性道德問題,讓觀眾繼續思考或者反思平日如何面對困惑和逆境。

十四年前,法蘭絲麥杜雯以《雪花高離奇命案》(Fargo)懷孕女警一角奪得奧斯卡最佳女主角,今年她則憑藉本片誓要為喪女案件找尋真兇的母親再次入圍奧斯卡,全片貫徹始終的硬朗性格,無畏身邊冷言冷語,還有回想當初對女兒的內疚,都令人看得感慨萬分,相信她今年再奪影后的機會甚大。

至於活地夏里遜(Woody Harrelson)繼去年的《玻璃城堡》(The Glass Castle)後再次令人留下深刻印象,是次飾演警長是三位主要角色中戲份最少,但是每每出場總會說出句難以忘記的對白,他在戲中的最後下場也是本片一大驚喜。不過相比之下,森洛維其實更「搶鏡」,這個角色的性格設定在整部電影是最立體,角色隨著幾次觸發的事件令他的性格改變,由當初的自以為是變成冷靜思考,完全能夠演繹前後的不同,看來男配角也很大機會是他的囊中物。

《廣告牌殺人事件》既有離經叛道的劇情,也有演技精湛的演員陣容,還有值得深思細味的主題,或許會成為本年度奧斯卡的最佳電影。

 

作者簡介:喜歡看電影,希望寫關於電影的文章和身邊不同的人分享。個人Facebook專頁及網誌;fb pageblog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