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廣告牌殺人事件》— 打開心窗 為戾氣找到真正出口

2018/1/24 — 16:14

《廣告牌殺人事件》(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海報

《廣告牌殺人事件》(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海報

【文:朱了了】

人們總愛說:「鍥而不捨,堅持到底,總會成功」,但撫心自問,這句至理名言有多少次成真?屢試屢敗的時候,我們要怎樣面對自己?當你覺得世界總是與你過不去,不妨看看《廣告牌殺人事件》,說來老套,但電影確實讓我上了一堂人生課。

電影開首已是沉重的困局。心載怒憤和愧疚的母親米德烈(Frances McDormand飾),她的女兒被姦殺,惟兇手仍未繩之於法;患上末期癌症的威路比警長(Woody Harrelson飾),臨死還要被米德烈借廣告牌公開指責他沒有盡力查案。至此,相信我們跟密蘇里州埃坪鎮上的居民一樣,覺得米德烈何必要對一個只剩下數個月命的警長咄咄逼人,但心底裡卻理解其喪女的切膚之痛。

廣告

故事主角米德烈既找不到兇手,也找不到出口,因而令我們更理解她為何總對身邊的人惡言相向。當我們認為米德烈租用的廣告牌能惹起小鎮居民關注,迫使警長用盡最後一口氣翻案輯兇時,故事並不如戲名《廣告牌殺人事件》般縣疑式發展,反而引導觀眾進入憤恨與寬恕、希望與妥協的故事。

米德烈的憤恨與執念不單沒有為她討回公道,反而招致更多仇恨。故事另一主線,非常敬重警長的火爆差佬Dixon(Sam Rockwell 飾),把警長吞槍自殺歸咎於米德烈的廣告牌,繼而把悲痛發洩在廣告公司的小子上,把他痛打一場丟出窗外;米德烈前夫,把女兒的死歸咎於米德烈與女兒死前爭執,憤然放火燒毀廣告牌,及後帶來米德烈對警察的誤會。一切一切,都因米德烈租借廣告牌而起,這刻我們要怪誰?我們沒有怪誰,我們明白,理解,卻無能為力。

廣告

愈看愈憤怒?不,其實觀眾愈看愈平靜。其中一幕尤其深刻的,是Dixon在警署讀到警長生前留給他的信,縱然警署外已被米德烈放火燒得火光熊熊,那一刻Dixon專注讀著警長的告誡,由Dixon拚死保護米德烈女兒的案件檔案逃出的一剎,我們知道,Dixon已放下憤怒,決意繼續找出兇手。

從Dixon在醫院對廣告小子道歉的一幕、以及米德烈前夫主動對米德烈承認放火燒廣告牌而道歉,電影開始由宣洩憤恨轉為聚焦放下與寬恕。憤恨與不甘由此至終沒有化解,改變的是人的心態。我們受苦,但更不希望別人因自己而受苦,正如電影主題「憤怒只會招來更多憤怒」(Anger begets greater anger),以暴易暴只會兩敗俱傷,戾氣太重,凡事太盡,自己和身邊的人也不好過。導演安排一個傻氣的少女,以黑色幽默方式帶出主題,這反差更顯得有說服力。

故事結尾非常精妙,Dixon再次遇上姦殺案的嫌疑犯,正當我們以為Dixon終可憑著冷靜應對捉拿疑犯,米德烈終可為女兒討回公道,天意弄人,兇手終究找不到,殘酷的現實是「個天既閂咗你道門,也沒有為你開一扇窗」。故事最後沒有一個化解執念的答案,人因希望而生,但如事情沒有如預期中好起來時,唯一可變的,是心態,為自己打開心窗,才能為戾氣找到真正出口。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