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廣州人點睇伊朗電影骯髒的現實?

2015/7/7 — 13:32

《Taxi》劇照
(圖:香港國際電影節)

《Taxi》劇照
(圖:香港國際電影節)

前幾天在百老匯電影中心睇《伊朗的士笑看人生》。平凡的一天,一架普通的士在伊朗街頭穿梭;每個乘客打開的士門都被嚇一跳━━怎麼司機會是伊朗知名導演巴納希?難道他因為拍了探索伊朗女權的《越位女球迷》被政府禁止拍電影後,要改行揸的士?各式各樣的乘客在車上和巴納希討論伊朗的生活日常、制度、婚姻的各種荒謬,其中以巴納希的小姪女小豆丁的嘮囌最大:「小學老師叫我地用手機或相機拍短片,但又話我國放映條例明確規定唔可以公映骯髒嘅現實主義……老師話,現實如果太骯髒,就唔容許直接咁拍低,唔講得……我唔明,你可唔可以話我知點解?」

廣州朋友話,估唔到,伊朗小朋友,遇到不可理喻既事,仲識問點解。

前幾日,微信有一帖子,山西一位全國高考的閱卷員爆料,高考試卷閱卷員參差得過份,經常是負責人的親戚朋友因負責人關係混進來撿外快的,或者是對別人的生死毫不在意的糊里糊塗的大學生;不懂物理的去改物理考卷,數學糟糕的去改數學考卷,連標準答案是什麼都不知道。好些卷改漏改錯,甚至無端少了幾十分。

廣告

我把這帖子轉到幾個有好多研究生以上學歷的知識份子微信群,大家竟全無反應,甚至連評論都沒有一句。我問身邊的廣州朋友,她說:「當然沒有反應。這是在內地人所共知的事。是你們香港人大驚小怪。」

廣州朋友如此解惑:「高考改卷的問題,一直有各種混亂。曾有一段時間,廣州的考卷是要運到北京改卷的。說是防止各省市為提高自己政績而在考分上造假。結果造成好多試卷在運送過程丟失,令不幸者無辜失學。二十年前,我有一高中同學,學習成績很好,卻考了三年都考唔上大學。第一年,她的試卷被弄丟。第二年,她的學生資料檔案被弄丟了。第三年,她本來考上的大學把她的資料弄丟了所以她榜上無名不能入學。……每年高考,好多家長去求神拜佛,不是大家迷信,而是因為在中國,太多的差池可以令你丟失學位;能考上大學,是你家族幾世修來的運氣!」

廣告

難道沒有人嘗試改變這種現象?「你以為這種事有多嚴重?在中國,每天有各種麻煩事,比這件事更麻煩的實在太多了。大家沒力氣沒勇氣去撥亂反正,但求麻煩事不發生在自己身上就阿彌陀佛了。」

記得十多年前在暨大上電影選修課,老師同我地講電視編劇,話政府明文規定,不得在電視劇諷刺處長級以上官員。估唔到,近日廣電局又有新規定,話電視節目唔可以有嘉賓主持。你估伊朗小朋友會點睇中國式現實主義?

十幾億人的國家,真的會沒有想改變現實的人?我仍然相信,無論在各個領域,總有人,心存強大執念,以愚公移山的方式,哪怕只推動 0.1 毫米的現實━━就因為這種人,令大家不失去心存的一絲希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