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廣州連鹹書都沒人要,但...

2015/1/16 — 17:22

(圖:維基百科)

(圖:維基百科)

【文:麥榮浩(生於九龍。詩人,戲劇編導,白臉小丑。廣州暨南大學中文系畢業。2005 年在廣州創立「八十年代劇團」,游走香港廣州兩地。)】

 

最近,梁文道在鳳凰衛視的讀書節目《開卷八分鐘》停播,令內地不少網民關心起閱讀話題。自從去年一批香港台灣名家的作品被下架,掀起內地網民一輪尋找「禁書」以作收藏的熱潮。手機上網時代,網民們竟忽然好學以書為題?還是純粹圖個熱鬧?無論如何,大家樂於宣示自己站在蛋的一邊。

廣告

九十年代末,我和零點詩社一班朋友仔有一嗜好,就是去深圳書城掃書。沒錯,真的是「掃」。那年代的大陸書不單止平,品種多而專,帶幾百蚊在身,即掃齊幾十本古今中外的優秀詩集回香港!平裝版的詩集只賣幾蚊,華麗精裝版都係廿蚊有找,平到你傻笑。那個年代,冷氣機在內地還是新鮮事:夏天的深圳書城,人擠而冷氣馬力嚴重不足,室內空氣稀薄令人窒息,但到處竟擠滿衣著性感的美女坐在地上專心閱讀,簡直是一場奇蹟。內地詩人前輩們卻笑我未見過大蛇痾尿: 「八十年代,全國超過一百萬人寫詩,女孩們以找個詩人男朋友為榮!那才是真正的以文化文藝為榮的黃金年代啊!」

近兩三年,每能令內地網民以書為話題,總是某著名書店結業之類,集體哀嘆實體書店買少見少,紙本書將離消失不遠。手機上網年代,內地人愈來愈沒興趣看書。有廣州朋友早幾年每到香港必買鹹書回廣州做手信,老友們收到誓必眉飛色舞請吃飯道謝。然而去年一次送禮竟碰一鼻子灰,收禮者話: 「仲睇鹹書咁 OUT?上網仲精彩啦!」連鹹書都沒人要,文化類書籍的災難可想而知。

廣告

奇就奇在,書的讀者少了,以書為題的活動卻從沒減少。近年廣州文藝場所愈開愈多,每天必有讀書講座,絕大部分是坐無虛席,以致有講者不得不在台上作善意勸勉: 「你地唔好以為聽咗講座睇咗PPT 就當自己睇咗呢啲書啊。書,一定要一個人靜下心慢慢睇㗎。」廣州高端品牌專營商場太古匯裏面的方所書店,由台灣誠品書店創辦人主理,開業即成全國各地觀光客必去之文化朝聖景點;女讀者們喜歡在一列英文書架前邊扮看英文書邊自拍,有店員感嘆,方所賣得最火旺的竟是一百元一杯的高價咖啡。

2014 年的第五屆廣州書墟,在歌莉婭總部的樹屋,我編導實驗面具戲《風花書月》,以書作為面具,和觀眾探討書不用來閱讀可以用來做什麼?記得去年年末,有廣州美術館朋友發俊俏鬼佬看書圖: 「今時今日,廣州仲會有靚仔喺地鐵睇書?原來係鬼佬,唔怪得啦!」專營文史學術二手書之廣州著名書店文津閣在去年結業,又聞廣州購書中心宣布升呢做24 小時營業書店。廣州六月書屋,只四五人方寸,店主小六不接受採訪,以古琴會書友,十五年如一。書,本就是靜靜的看。

 

(原文刊於 2015 年 1 月 12 日《明報》世紀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