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廣東快車:大珠整多兩籠!

2017/6/27 — 9:33

西九M+最新一期的展覽名為「廣東快車」(英文名為 “Canton Express”)。「廣東快車」其實是2003年威尼斯雙年展中,由策展人侯瀚如策劃的「緊急地帶」的一部分,而這次M+的展覽實際上是將2003年威尼斯的「廣東快車」重現於西九M+的展覽場地。當中除了部分作品因已事隔十多年而有所損壞,須進行修復,或因場地限制略有改動,M+整個展覽都盡可能還原2003年威尼斯展覽的狀態。

問題就是,2003年候瀚如在威尼斯策展「廣東快車」,有其特殊意義,但在香港還原這個展覽,有何意義﹖

先說2003年威尼斯展出「廣東快車」的意義。1989年六四事件之後,九十年代中國政治言論空間急劇收縮,中國的當代藝術創作在八十年代多為非官方的民間創作,但仍然不算「地下」(或非法),然而在九十年代的政治氣氛下,被迫全面轉向地下。但也是在九十年代,這些中國當代藝術作品藉各種渠道流出國外,為西方收藏家所收藏,或進入國際藝術展覽,始為世界認識。中國當代藝術為以歐美為中心的全球當代藝術帶來新鮮感,但部分作品也很快淪落於stereotype,例如要靠某種 “Chineseness”、東方神秘色彩(煙花、書法、毛澤東…)來吸引西方人的眼球,而就在這種背景下,2003年「廣東快車」在威尼斯展出廣東的藝術家的創作,又為漸流就於stereotype 的中國當代藝術帶來一些新鮮空氣。2003年的威尼斯展覽基本上是廣東的當代藝術最早進入國際視野的一次展覽,因此具有很重要的意義。而在此之前,廣東於「中國當代藝術」一向是邊緣的邊緣,其本土性一向相對於以北方為中心、代表的「中國」有某種叛逆意味。

廣告

但今天在香港照2003年威尼斯的情況再做一次這個展覽,所為何事﹖為香港的觀眾展現廣東的當代藝術作品嗎﹖為何不展出廣東當代藝術家最新的作品﹖而是展出十幾年前的作品﹖「再現珠三角世界工廠」以「回應全球化」﹖拜託,珠三角的「世界工廠」在過去十幾年經歷多少轉變﹖阿里巴巴淘工廠崛起,珠三角的工廠和貿易,以及「回應全球化」的方式,與十幾年前相比已面目全非了吧﹖若真的要看珠三角如何回應全球化,為何不去東莞看看工廠現況,為何要來M+看這些十幾年前的、已未必能反映珠三角現況的展品﹖

或者,要理解M+這個展覽,應該多想想當下香港的context——政府不遺餘力地推廣「大珠三角」、「泛珠三角」、「珠三角九加二」、港澳融入珠三角,似是一個不容有失的政治任務,在這個背景下,M+也要展出珠三角的當代藝術,分擔一下政治任務,似乎也就不難理解了。(天啊,他們連當代藝術也不放過!)

廣告

但諷刺的是,好的當代藝術作品,常以批判性現稱,廣東的當代藝術,亦以其相對於全國的叛逆個性而標奇立異,但這次西九M+展覽,竟三扒兩撥就將其政治馴化了。

當然,當代藝術,無論是哪裏的作品,一旦馴化(被資本馴化也好,被政治馴化也好),就不好看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