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廣東無戲劇?

2015/2/4 — 11:27

在廣州十幾年,廣州戲劇發展不起來,一直是我耿耿於懷的事。這麼多年來,一直有為這事努力為這事奔走的人,為什麼就是不能成事?前兩年,香港劇評人應邀來廣州時代美術館做講座,有廣州文化廳人員問廣州戲劇前程,曲飛再三強調廣州的問題是沒有戲劇學院,所以不能形成戲劇觀演氛圍和行業發展。有來自北京並且曾在上海工作一年的廣州媒體朋友認為,廣州戲劇火不起來是因為廣州沒有北京上海的影視明星,不能用明星效應吸引觀眾並推動戲劇發展。而廣州戲劇工作者則認為,廣州弊在沒有香港藝術發展局之類的藝術資助,要制作一個戲除了自掏腰包之外似乎別無他法。

多年來,我一直認為,廣州首先要有常規性的戲劇節,才能凝聚和培養戲劇創作人。「廣州不是有大學生戲劇節麼?你怎麼還敢亂說廣州沒有常規性的戲劇節?」大學生戲劇節最大的弊處,就是各大學團隊必須首先得到所屬大學的官方團隊認可才能參賽。各大學戲劇社團為了得到學校的支持和資金資助,很容易變成乖仔乖女首先服從學校的節目審查。這樣出來的學生團隊,多數製作出乖仔乖女式和諧作品;學生們多數只想留下美好青春回憶,畢業後立即投身殘酷的現實社會,少有較強烈的戲劇追求。我心目中的戲劇節,是能夠培養年輕人獨立精神獨立人格的戲劇節。

早幾年,深圳有藝術區有意邀請我策劃廣東戲劇節,我把這戲劇節定名為「廣東有戲」,打算邀請廣東各城市的戲劇人以城市代表的名義自組團隊獨立參加。可惜由於資金問題,這活動最終沒有成事。當年的我,抱怨廣東地區投資者贊助商總大方贊助畫展歌唱比賽街舞比賽,卻不願意在廣東戲劇的身上投錢。是的,一路以來,普遍人認為,在廣東,戲劇不會有市場價值。十多年來,廣州唯一有穩定發展的戲劇類型,就是一人一劇場,因為他們的社會性公益性方便拿 NGO 贊助,甚至可以變成固定工作。

廣告

沒有人可以預料到,打破廣州戲劇困局的,竟然是粵劇!2015 年 1 月,廣東粵劇院大膽改編中國著名網絡遊戲《劍俠情緣 3》,上演新派粵劇《決戰天策府》。常說今天的粵劇觀眾只剩下老人家。但這套《決戰天策府》,觀眾幾乎全是 80 後 90 後!為什麼?因為這套粵劇既保持傳統戲曲的唱唸做打,同時大膽讓網絡遊戲高手參與編劇,結合 3D 背景和威也飛天打鬥,甚至邀請著名 Cosplay 美女和科班出身粵劇藝人同台演出。從網上一些現場觀眾偷拍片段,演出現場不單清一色年輕人坐無虛席,而且不斷歡呼拍手高好,激情和投入堪比紅館演唱會觀眾!有指,今次觀眾,主要是從廣東各城市趕來的網絡遊戲愛好者。由於觀眾反應超乎預期,為粵劇的大膽創新打下強心針,並將做全國巡演。

突然明白,我對廣州戲劇不發展的誤區,就是一直以來我總按香港慣性思維去數那幾個老掉牙的理由。實情是,一個行業發展不起來,你永遠可以給他各種理由。同理,一個行業突然急速發展,你也可以安給他各種理由。任何新思維新想法,都可以是廣州戲劇發展的突破口。不固守,敢嘗試,自然有生路。

廣告

其實,不單是廣州。全國各大省市的戲劇在未來十年的發展,同樣未必會比北京上海差。2014 年 11 月,烏鎮戲劇節,世界各地三百多個戲劇團隊一千三百多名演員;全國各省都有代表團隊參與,互相觀摩交流。此後三個月,這些作為各省市的獨立戲劇團隊,演出不斷,穿州過省,甚至遠赴日本韓國或歐美,根本沒有一隊人是停下來的。我所帶領的八十年代劇團在這三個月在各大城市演出沒有停下來過。

前十年,中國戲劇在北京上海之外的發展的確比較緩慢。但隨著社會發展,全國各地各行各業的思維都已活躍起來,將有越來越多的突破口。相信在未來十年,至少全國各省的大城市,都會像香港台灣一樣有成百上千的劇團。至於各省各市像戲劇一樣還沒正式發展起來的其他行業呢?將亦如是。

 

(原題為「大隻廣之廣東有無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