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廣東話是我的母語

2018/5/4 — 19:09

《十年》五段短片之一《方言》的劇照 (製作單位提供)

《十年》五段短片之一《方言》的劇照 (製作單位提供)

【文:大數據 • 小西嘉】

近日有關廣東話是否母語一事鬧得熱烘烘,小西嘉也想在這裡表達一下自己的想法。開始之先,讓我先簡單講述一下事件由來。事件始於有網民發現香港教育局網上教學資源中有一篇論述香港普通話教育的文章:《淺論香港普通話教育的性質與發展》表示,粵語只是漢語的一種,所以不符「母語」的含義。

文章摘錄:粵語屬於漢語,但通常我們不會用粵語 —— 一種漢語方言來代表漢民族的語言。明確地說,一種語言中的方言不能視為「母語」。因此,把「粵語」稱作「母語」,不是嚴格意義上「母語」的含義。因為「母語」的「語」 是「語種」,是指一種語言,而不是指一種語言的地域變體 —— 方言。那麼,如果我們不用「母語」這個概念,我們如何稱說「粵語」和我們之間親密的「鄉音」關係呢?語言學者為了與「母語」這個概念區別,取用了「方言」的「言」字,即「母言」來表述它(見頁227)。

廣告

母語的意思相信不用翻查字典,稍有常識的人也能說得出來,簡單來說就是一個人從初出生開始就會說的語言,而很明顯的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包括小西嘉自己,自出生以來所學所用的語言便是廣東話,因此廣東話無容置疑的是我們的母語。所以怎麼能說廣東話不是母語?一個說普通話長大的內地作家說出這句說話也怪不得誰,但一班在香港土生土長,說廣東話大的局長說出這句話,著實令人匪夷所思,也太不尊重這個歷史久遠,結構完整,當中文化博大精深的語言了。

如果硬要說廣東話是一種方言,讓我們看看什麼是方言。一個語言之所以稱為「方言」,通常是由以下的原因組成:第一, 不同語言之間不能交談,例如法語和意大利語同屬羅馬語族,但不能交談;方言之間則差異較小,基本對話能互相理解,例如英語和蘇格蘭語。就像一個未接受任何普通話教育的人不能聽懂普通話,又或是說普通話的人不能理解廣東話一樣。隨便舉幾個例子就知道廣東話和普通話不通,「小三」還是「二奶」;「胡說」和「廢噏 」;「降職」或是「燉冬菇」。再來,方言缺少適當的書面語,語言未達到準確描述的程度,那唐詩三百首是用什麼語言寫的?不就是廣東話嗎?三國演義、紅樓夢、詩經都是用廣東話寫成的,當中用到佢、係、諗、俾、卒之、甚至打邊爐等字眼,因此這一點也絕不成立。惟一成立的一點會是 這些語言受到歧視,沒錯,中國政府歧視我們的廣東話!說穿了還不就是一個政治手段嗎?語言是文化重點,連母語都沒有了的時候,我們的身份意識便會越來越薄弱,漸漸與中國內地同化,中國政府要把一套意識加諸我們身上,要控制我們時,就變得非常客易了。

廣告

從根本來說,方言指的是某種語言的變體,要變的話就必先要有一個基本形態,後來才出現的才是變體。那我們要追溯一下廣東話和普通話的歷史了。普通話的起源可追溯到元、明、清時期,其基礎為三朝首都北京土話(當時北京被稱為南京或燕京),演化過程雜交了很多蒙古語及滿語。至於廣東話,則最早可追溯至2,500多年前的秦朝,當時秦將趙佗帶50萬兵南下建立南越國,千多年前又有宋帝昺逃難到南方,他們都把中原文化(包括語言)帶到嶺南地區,由於有五嶺之隔,嶺南有較穩定的生活文化圈,令傳統語言保存完好。因此誰先誰後清晰可見,既然廣東話先出現,又怎麼可能是普通話的變體,又怎麼可能是方言。

 

作者自我簡介:2017年因工作關係始接觸大數據,其後對大數據的箇中精妙相當著迷,慢慢就著大數據、創新科技等主題寫作。

專頁︰www.facebook.com/jesswithbigdata/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