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張三李四:「平凡」中的精彩

2016/5/30 — 16:15

張三李四首張今作專輯

張三李四首張今作專輯

廠牌:好有感覺音樂
發行日期:2015-12-31
評分:8.2/10

留意「張三李四」是由朋友通過網路傳給我的歌曲《拆》開始,武雄「一韻到底」寫下的歌詞,以女主角在三個時代背景下(國共戰爭、逃到台灣初期以及她的晚年),所經歷過的三次被強拆家園的故事,來直指政府和社會的問題,也影射了近期的苗栗大埔事件。這首俱有的跳躍性,且音域範圍較廣,卻在彈奏上顯得「輕描淡寫」,而又將本是作為點綴的胡琴推向了突出的位置;還有「張三李四」的合聲演繹,不帶濃重的悲傷或憤怒情感,卻能夠帶動到音樂、故事的「前進」亦富感染力,巧妙地平衡了歌曲的比重。

「張三李四」的音樂理念,按現在的說法就是要「不離地」、「貼近民情」,他們從日常生活裡面捕捉創作靈感,將社會上不同角落、形形色色的人和事展現出來。而由於題材的廣泛,「張三李四」這既現代又有傳統風味的首張同名專輯,也玩出不同的音樂風格,「多元化」無疑是其最顯著的特色;他們大膽地在民謠結他的基礎之上,結合了弦樂、胡琴和小號,於《拆》內增添的一小段挖土機作業時的音效混音,更如同打擊樂器之角色,強化了歌曲的音樂情緒。

廣告

靈活多變的「張三李四」,一時會令你回憶起小時候在巷口的天真與童年,一時又會要你直面殘酷的真實世界。陽光明媚的《叭噗叭噗》,有著讓人搖擺放鬆的節奏,或是《歐吉桑乎乾啦》中,舉杯一敬那還未被時間之刀所滅掉的熱血青春,都顯出他們的積極與活力、顯出他們不甘心只做踡縮在一旁的「魯蛇」。然而,以一個充滿各種奇異動物、或者說是充滿各種妖魔鬼怪的島嶼來暗喻現狀的《鬼島詩》,卻將氣氛一轉,於傷感的弦樂四重奏伴奏下,發出了悲觀的哀鳴;《卡歸去》唱到的對愛人之思念,透過琴音以及能夠踏入聽眾靈魂內的演繹與和聲,即領你前往了心碎之旅。「張三李四」的這專輯,或晴或陰或風或雨,情緒變換較頻繁,皆因萬花筒般之社會中的人和事,總不會穩定地保持著「正」或「負」的一面,但專輯的曲目排序,仍有一些地方,可以進行改善(如《鬼島詩》應該接著《卡歸去》,憤怒的《會凍幹譙嗎?》,或許排在《拆》的後面較佳)。

廣告

善於觀察和描畫草根人物的「張三李四」,能用細節讓角色具體,於第七首《美麗的七賢暝》裡頭,把處在社會邊緣中的兩位主角「唱活了」。取材自真人真事的這曲,寫的是夜間工作者「花娥」與接載她的跛腳司機阿火之間的愛情故事,但美滿如童話的結局,好像總不會發生在他們這類人身上;而《美麗的七賢暝》,因有風琴和小提琴的參與,令音樂張燈結彩,現出了華燈初上般的想象畫面,那外在的繁華熱鬧,與內在的落寞成對比,寫法和唱法都是不填滿的方式處理,或欲言又止,留下了對情愛之盼望,卻得不到實現的遺憾。

而講述福島核電事故受災者故事的《關電火了後》,先是低迴、深邃,載有著精神失落般的憂傷,誰知中段在沉默後的爆發,猶如迴光返照,再現了主角遠遠故鄉的往日春光;跟著歌曲又變回沉靜,令接應前面的風鈴聲襯出了人心情的無奈,那已經失去生活目標的主角,顯得更加絕望,他選擇去把燈關掉,也選擇關掉了自己的人生。至於混上聲吶音效來代表組合仍在創作中探索的《The Pulse》(聲吶本身就用於探測),前段同樣是有意「伏下」、蓄勢待發,如眼前困著身的大籠,還未被打開了門;而對自己城市脫不掉依賴的「張三李四」,又想不受城市的壓逼,他們最後還是得到了自由,於後搖澎湃的釋放中,展翅高飛了出去。

「每個人都是張三李四,因為張三李四代表的正是普羅大眾、芸芸眾生」,連他們的合聲/輪唱演繹,也沒有追求要show off出能令你瞠目結舌的厲害配合效果,那適度的低調,就像他們的名字,不浮誇卻顯得踏實。「張三李四」在推薦第十首同名歌時說到,希望聽眾不要忽略了自己周遭的大小事,他們相信再怎平凡的小人物,都可會有精彩的故事發生在其身上,一如這張專輯,雖不是什麼「大片」,但它的寫實,足可以獲得你的稱讚,或讓你為之而鼓掌。

推薦:歐吉桑乎乾啦、拆、The Puls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