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張惠妹還差的一劍

2017/12/27 — 13:36

自09年起,阿密特和張惠妹就開始相互交錯般地推出「各自」的專輯。阿密特的作品偏向剛性、搖滾或黑暗,如酒精度數較高的燒酒;而張惠妹的歌曲則偏向柔性、抒情或動感舞曲,她的專輯《你在看我嗎?》與《偏執面》,結構上都是「前慢後快」、界線分明。到這張新作《偷故事的人》,繼續勾勒出一個鮮明的、跟阿密特有所不同的張惠妹形象,但其前後組成已不再像之前的專輯那般,可分拆開音樂風格不同的兩張EP,它有了一條更清晰、更自然、更多鋪墊的情感轉變線索,歌曲之間也有了比以往更緊密的內在聯繫。

由艾怡良作曲作詞的核心曲《偷故事的人》,講述對失敗戀情的掩飾或逃避,它給人的第一印象,絕非光芒萬丈,或未必能夠一擊即中到你,但它還是可以持久散發著幽香,於不高調、不張揚中又有情緒的起伏與內爆,放它在起首的位置,是最合適不過,帶著從沉寂內醒來之感。《壞的好人》也是少加油鹽味精烹製,發揮了空心結他的溫暖感染力,這首具樸質的質感,續著前首的慢熱溫度,不急於亮出耀眼的劍身;到慵懶的《裝醉》,開始有了「升勢」,A Mei對那相愛但不相融、儘管感傷卻裝出不在意(又來掩飾)的關係詮釋頗到位,其「扭動」般的R&B曲風、節奏,也更好表達了內心的忐忑或糾結。跟頑童MJ116的瘦子(E-SO)合作的《你說了算》,繼續「上升」,A Mei於這音樂元素混雜的作品內逐漸霸氣側漏,對比起前三首,她擺出了更外放的姿勢。

廣告

然而在性感的音樂中精神依然受困的《戒斷》之後,《連名帶姓》又回復了開頭《偷故事的人》時的慢節奏(兩首歌曲的MV都特意用上了偏冷的色調);但它當中的內容,卻承接了《戒斷》裏舊情如蛛絲般纏著你的難擺脫;那感傷的故事,似乎陷入進盤旋境地(從《偷故事的人》到《連名帶姓》),可專輯的「走勢」並沒有繼續重複打轉,林俊傑於女童「小燈泡」命案後有感而發所創作的《身後》(「身後」既是指母親跟在女兒的後面看著,也是指女兒過身之後),就令到這「走勢」再往下面跌!林JJ揪心、煽情性的旋律加上Hush的歌詞,本身足以讓人掉出眼淚,情感就像洪流沖刷過來,卻喚來「反彈」的希望,一如歌詞中寫到「你的身影,一直在我的世界裡駐守」,有著並存的難過與堅強之感,此歌不是全然的痛或悲。當走過了絕地,便會更容易找到慰藉的水源,編曲溫柔的《光》,卻帶來振奮的能量,A Mei情感豐沛的Vocal,引著人離開下沉式的彎道,專輯於這裡,有了露出曙光般的轉折。

而再次展現A Mei野性一面的《到底》,也解開了傷悲的鎖,沒有像之前《裝醉》等歌曲的「扭扭捏捏」,你若要想愛就勇敢地表達出來,老娘可不是你們想象中那麼難征服的!這首又來與「國際接軌」、緊跟trap大潮流的作品,做得有模有樣,但僅此而已;個人還是喜歡編曲在開始時就有變化驚喜、且音樂如讓人闖進《Alice in Wonderland》內的古堡,又能將本身風格差異如Red Queen和White Queen之間那麼大的三人(張惠妹、艾怡良、徐佳瑩),諧和撮合於一起的《傲嬌》。

廣告

已經嘗試過不少音樂「花式」的張惠妹,這次在《偷故事的人》中有著「回到原處」的想法,並希望更增強自己vocal的感染力。新專輯內的大部分抒情歌曲,都幾乎只用上琴音或伴碟般的弦樂加溫,以減少編制的做法來突出A Mei的聲線和她情感的表露,這在動人的《身後》中,效果明顯,特別是它B段副歌的部分,盡量熄滅了像「光」一樣周圍的伴奏,令人更集中注意於A Mei痛切心扉的演繹上。我想歌者如劍客,有的要借助利劍(編曲)來發揮自己;有的內力更高,即只配以軟劍就能橫行江湖;而《偷故事的人》裏的張惠妹,更向著「木劍無儔」的階段發展,一如武功高手飛花摘葉皆可傷人,她沒有被不同曲風的音樂「擺佈」著自己,而是用自己的vocal駕馭著它們,令這些歌曲有更統一的完整性,進一步地避免了上兩次《你在看我嗎?》與《偏執面》內,所出現的割裂之感。

有意把光亮度稍為調暗的《偷故事的人》,在很多段落裡頭都呈現著沉溺的狀態,甩不掉思念的傷痛;可內容上卻有點單調或空洞,那沉溺的情感也被寫得沉悶,甚至是艾怡良作詞的主題曲,連句末用來押韻的字,亦毫無亮點或神采,大多只用上「了」、「的」來「敷衍」地作韻腳。這張《偷故事的人》(或「偷人的故事」),具有比以前更高的統一度、完整性(只是相對而言,專輯內抒情和節奏感較強烈的歌曲之間仍存在落差問題),卻精彩度不夠、有時會不溫不火,即使得到張惠妹強大的演繹搭救,但仍差豐富的血肉力度,且這些「偷人的故事」,與歌者真實的經歷之間,還是存在著如專輯包裝中,那精裝的歌詞書本和傾斜的CD紙殼,所相互不能重合的分離夾角。

--

首選:身後、傲嬌
評分:6.8/1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