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張艾嘉談「自在」

2015/7/3 — 13:27

鄧樹榮張艾嘉杜海濱對談
(圖:文藝復興基金會)

鄧樹榮張艾嘉杜海濱對談
(圖:文藝復興基金會)

張艾嘉新作《念念》剛上映不久,她便走進了課堂。今年,文藝復興基金會夏令營影像研習班的特邀張艾嘉為導師,與學員分享她的經驗,以及她對於主題「自在」的看法。她還與戲劇導演鄧樹榮、紀錄片導演杜海濱進行了對談。說起未來的計劃,今年底,她會在台灣參與莎士比亞《仲夏夜之夢》的舞台表演,擔任十幾個角色的朗誦演出。

一走進夏令營在中大的課堂。我見張艾嘉席地而坐,學員們圍成一圈,畫面十分愜意、可愛。雖然在課室中,氛圍似在戶外草坪上一樣。張艾嘉的親和力讓同學們十分輕鬆地暢所欲言,她也時不時使課堂轟然大笑。有一位學員甚至特別要求希望拍下她總是帶著微笑的眼睛。

(圖:文藝復興基金會)

(圖:文藝復興基金會)

廣告

開放和好奇

廣告

張艾嘉回憶起她剛入演藝圈,根本不知道這行的門道。有一次,她到美國演戲,並參加了一個表演工作坊。當時,老師讓第一位學員做一個動作,下一個人接著上一個人的繼續做。這雖然不是一個很了不起的練習,但是引發了她很多思考:「眼觀別人做,自己也會怕不知道能怎麼做,開始自卑,然後你會漸漸發現自己是否有天賦,肯不肯努力,千萬別因為他人打擊自己。」

那次的工作坊時間雖短,但讓她至今印象深刻,她坦言自己不懂上課,學過的東西都來自工作經驗,不斷實踐,方得收穫。藝術很難通過教的方式讓人學懂,於是她在這次課堂就運用相類似的方式。

對於「自在」這個主題,張艾嘉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框框限制自己,反而不自在,要開放,可能性才會多。如何打開自己,要用好奇心去發現。」當學員提問說擔心創作似出賣自己的靈魂,她想起有的記者問希望後世如何記得她?「不要記得我。所有東西都是別人留下的,不是我自己留下的。」

最關注:愛和年輕人

張艾嘉從拍戲第一天開始我沒放棄過的元素就是「愛」。「不論你用什麼方式去表現一個故事,攝影也好拍片也好,無論任何形式,你心中的感情是重要,心中存在的溫暖夠不夠,有的人作品表現得雖然很溫情,但其實是沒感情的。所以我要表達愛。」

目前,她最在乎的是年輕人,關心他們在現時環境中是否有容身之地。她在台灣也開設了一個創意營地,招募的對象是高中生。她認為,大學生有入社會的壓力,思維的活躍可能會被壓力擋住。

張艾嘉提議在場的學員閱讀美國導演大衛·林區(David Lynch)的著作《釣大魚──大衛.林奇的創意之道》 (Catching the Big Fish: Meditation, Consciousness, and Creativity)。大衛·林區一直在推崇「超覺靜坐」(Transcendental Mediation),當你要捕捉大魚,你要潛得更深,只有潛得更深才能抓到更大的魚,那個深在你心裡,讓深層的東西帶著你、領導你解決所有外在給你的困難。

(圖:文藝復興基金會)

(圖:文藝復興基金會)

談演員:自信心最重要

張艾嘉每次拍戲最享受的就是過程,包括了和演員的相處。在她看來,演員的自信心是重要的元素,當演員在這個角色裡很舒適的時候,他做什麼都對,即適合這個角色。

「我不會因為名氣大小而請演員。」張艾嘉說,做造型也很重要。早期電影《心動》的金城武到近期《念念》的張孝全,演員的造型無一都會被她處理了一番,譬如,在他們臉上弄疤痕。她希望他們演出來像那個角色,而不是純粹演自己。

「我希望觀眾看電影時候,第一,五分鐘內忘記這個人是明星,尤其是帥的男生,所以有時候造型上一定要經過處理;第二,演員很敏感,他妝一變,情緒馬上變,當走到景裡面,就讓他自己走角色。但所有的東西都很花費時間時間。」

她請演員,不是在展示她有多會教他們演戲,「你把生命給我,不是我給你。」在演員的表演中,「我作出小小調整,如燈光、機位,我不是調整他,而是調我自己」。她認為,人是活的,電影就是情緒的流動。「我讓演員自在地做自己。如果正好碰到一個演員,就是樣子好,但是戲出不來,就要花心思。」

 

「自在」:大時代如何自處

文藝復興基金會夏令營已經一連舉辦三屆。2015年以「自在」為主題,探討大時代如何自處。今年的夏令營徵選了80位跨界創作青年,透過6天5夜的培訓、交流和創作,培育獨立創作的精神。

內容包括有紀錄片導演杜海濱《少年小趙》的放映,邱禮濤、李敏、林日曦及鄧樹榮、張艾嘉、杜海濱的大講堂,曹疏影策劃的文字之夜,五條人、黃靖、Serrini、唐藝的音樂之夜,黃俊達的劇場之夜等。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刊於《橙新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