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Q&A:彭麗君與黃家正的 Reading & Non-Reading

2015/2/23 — 20:01

探詢別人的閱讀經驗,猶如窺探他/她的隱密記憶,幽微,迂迴,駁雜。我們特意穿梭於不同身份的閱讀經驗,更在經驗以外,嘗試闖進受訪者未曾閱讀、或閱讀缺席的世界。閱讀的宇宙浩瀚,在真實與想像之間,我們曾經閱讀,或不。

Interview by 蔡倩怡;Photo by Kei So

彭麗君

廣告

Reading

Q:你在讀的書會放在哪裡?
A:書架,因為我怕亂。

廣告

Q:你最近在讀什麼書?這些書為何在此刻成為手邊書?
A:最近在讀跟工作有關的書,很多很雜亂;閒書有北島的《城門開》,也看點《金剛經》。讀書通常與手頭的教學和研究有關。當大學教授,看閒書的機會反而很少,其實很可悲。

Q:請選一個最美妙而奇怪的
閱讀角落,及描繪關於閱讀的最美妙時刻。曾經出現或未曾出現的。
A:美國的國家圖書館Library of Congress是全世界最大的圖書館,有很多打著各式名號的獎學金和實習生計劃,吸引各莘莘學子申請,為的是通過各自的研究而整理藏書和各種文獻的一些理路。這是一份自助助人的工作,通過非常私密的興趣和思考來成就某種公眾的理智,亂中求序。但其實又沒法得出任何整體的概括,很讓人感動。讀書的時候,曾想過申請資助去看書,但確實想不到一個能騙人的計劃,就擱置了,到今天還是後悔的。

Q: 請自欺欺人的選一部對你影響至巨、啟發至強的書。
A:羅蘭‧巴特的《明室‧攝影札記》(Camera Lucida)吧!它是我大學時期比較早看到的理論書,與其說是理論書,它更是文學,作者通過對幾幅照片的閱讀,反映對母親的思念。雖然很薄,但其實是一本很沉重的哀悼之書。其中的分析又如此新鮮和精準,尤其是書的結尾,用「瘋狂」這個概念來聯繫情與理,開啟了往後我對再現和現實之間關係的思考。

Non-reading

Q:談談有哪些書買回來卻從未開封,到現在還是很想看,最終卻又無動力開封。 為何不開封?
A:我們在大學教書做研究這一行,尤其在台灣和中國大陸,有一個不大好的規矩,就是出書一定要送書。我有不少書是作者送的,還好好地放在書架上,而我送的書應該也有同一命運。但開封與否,能成為某人的藏書,也是緣分一遭吧。

Q:哪本書讀畢後無盡後悔?
A:好像沒有。可能對我來說,看書是職業的一部分,通常不會帶太多的感情期待。也因為閱讀的自我控制感很強,自己可以掌握讀書的速度、思考和進退,與別人面對面交往就難多了。我常常後悔參與某些聚會,但不會後悔讀書。

Q:如何選擇丟棄或轉賣之書?
A:我盡量不把書本掉丟,但這個原則開始有動搖的餘地。

Q:請想像閱讀在你生命裡缺席的世界,會是怎麼樣子。
A:只要有書我應該總會找來看。但如果真的要回到信史時代,或想像我是一個文盲,相信自己還是很愛聽故事的。如果沒有閱讀,只有聆聽,思考和溝通也一樣可以開展,世界一樣豐富。

 ( 彭麗君,香港中文大學文化及宗教系教授,著有四本英文書和一本中文書,也合編過好幾本論文集、特刊。)

黃家正

Reading

Q:你在讀的書會放在哪裡?
A:在鋼琴旁邊,平常放琴譜的位置。

Q: 你最近在讀什麼書?這些書為何在此刻成為手邊書?
A:因為想發展社企,所以最近在讀台灣社企組織「社企流」所著的《社企力》。另外,因為最近香港的事,亦讓我想從不同角度感受香港,所以最近在讀比較著名的香港作家小思的《香港家書》。而朋友送給我的Harper Lee的《To Kill a Mockingbird》,我最近也正在讀。而我一直在讀的書也與我的將來有關,有助我更澄明地理解世界。

Q:請選一個最美妙而奇怪的閱讀角落,及描繪關於閱讀的最美妙時刻。曾經出現或未曾出現的。
A:一間在香港屬於自己的樹屋。 而閱讀的最美妙時刻就是當你一氣呵成地閱讀一些很好的作品,以音樂相伴,連續閱讀數小時……讓音樂的肌理對應正在閱讀的書本。

Q:請自欺欺人地選一本對你影響至巨、啟發至強的書。
A:Jiddu Krishnamurti的 "The First and Last Freedom”。我大學時代讀過許多有關靈性的書。"The First and Last Freedom”是我第一本讀的有關靈性的書,作者Jiddu Krishnamurti是一位印度的靈性導師。這本書讓我印象很深刻,它結合了宗教、哲學及基督教等多方面。

Non-reading

Q:談談有哪些書買回來卻從未開封,到現在還是很想看,最終卻又無動力開封。 為何不開封?
A:有很多!

《罪與罰》:太厚太長。
《卡拉馬佐夫兄弟》:讀了一半,但擱下了……
《戰爭與和平》:太厚太長。
《一位女士的畫像 》和《雙城記》:沒有時間讀書,所以避免讀一些太長的作品。

Q:哪本書讀畢後無盡後悔?
A:《麥田捕手》:對它有太大期望,第一次讀畢後感到很疑惑,因為它的寫法很特別,而且用第一人稱視點敘事,讓我有點讀完也不知就裡。將來會再讀第二遍。

Q:請想像閱讀在你生命裡缺席的世界,會是怎麼樣子。
A:缺乏靈感。或許是時間流逝得太平白,世界總向單一方向運轉。一本好的書本能為每一位讀者打開一個新世界。

(黃家正  鋼琴家。與其他年輕音樂家創立非牟利團體music lab,旨在以創新的方式,推廣古典音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