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影像意義在說不說明不明之間

2016/1/14 — 15:39

La Town(2014) 曹斐 片長:42分鐘 圖片由曹斐及維他命藝術空間提供

La Town(2014) 曹斐 片長:42分鐘 圖片由曹斐及維他命藝術空間提供

這或許也是個哲學問題:事物的意義如何決定?是主觀還是客觀?是絕對還是相對?先天還是附加?表面還是內藏?就好像你看完一套片,你有沒有明白過,你明白的又是甚麼,抑或筆者應問你有否想過明白……

「我不想教大家如何去看,只是想給大家多一個選擇而已。其實真的不難明白,只希望大家要有耐性。」 西九 M+ 博物館由本周五起一連三日,於百老匯電影中心放映十三套香港及國際影像作品,這個名為「M+ 放映:形之所在」的項目,負責策展的正是人稱 Yung Ma 的 M+ 副策展人馬容元。

有幾假 有幾真

廣告

馬容元

馬容元

廣告

「今次有十三套作品,除劇情片外,也有紀錄片、動畫、藝術家創作的錄像作品。如果你看放映名單,劇情片比重真的不算高。」

「考量作品時,我真沒有以劇情片、藝術片、紀錄片等去分類。我不想用類型、形式或風格去思考,是真的以作品好壞、力度去看,真的希望回歸影像本身。今次主題以 Italo Calvino 的《Invisible Cities》出發,裡面的城市都是虛構的,也點出了語言不能將你想說的東西很真實地呈現出來的道理,所以我才想要回歸影像。就算項目名稱都是用 Places,而不是指明某個國家或城市。正如作品中有真實的地方,也有虛構的地方,好像《La Town》根本就是虛構的城鎮,而《攻殼機動隊》也是以九龍城寨為創作藍圖。虛假的東西或許反而更能讓我們看到周遭的真實。」

Yung 說最初的時候已想到選片中一定會有科幻作品。《妖獸都市》一來切合他的構思,二來之前也好像沒有 rerun 過,三來他又很幸運找到 35mm 菲林版本,所以第一套放映的就是《妖獸都市》。

妖獸都市 (1992) 麥大傑 片長:96分鐘 圖片由東宝株式会社、安樂影片有限公司及電影工作室有限公司提供

妖獸都市 (1992) 麥大傑 片長:96分鐘 圖片由東宝株式会社、安樂影片有限公司及電影工作室有限公司提供

給觀眾另一選擇

「我說想給觀眾一個選擇,就是你會看到不少放映的都是藝術錄像作品。大家可能會很少看到這類作品,就算是電影節或藝術節也未必會有,一般也只會在展覽中展示出來。但我覺得可以嘗試,給觀眾在電影院欣賞,或者有另一番得著。」

「當然,也要藝術家同意這種展示模式。不過,我也不是故意選擇放映藝術家作品。選擇的考慮,終究還是看作品本身。我會考慮不同形式:商業也好,藝術也好,紀錄也好,電影、電視劇、短片、錄像,甚至 MV 都一樣。」

作品不難明白

一般人問應如何看藝術錄像作品,但 Yung 卻說其實觀眾不難代入,因為不只是劇情片和紀錄片,就算是藝術家的錄像,其實都有它們想表達的東西,做創作的人絕不可能是隨便拍攝。

「我記得內地導演姜文的《太陽照常升起》,自己非常喜歡。但在電影院看的時候,只有幾位觀眾。邊看邊聽到有人說:『黐線,黐線』,或者那電影太魔幻,太跳躍吧。」

這次挑選的作品當中,也有不少虛構成份,甚至是真實與虛構混合在一起。Yung說很難將作品的類型或內容定性,但這種混淆性、虛擬感,其實反而更能反映真實現象。

「賈樟柯的《二十四城記》用訪談形去說一個內地工廠的故事,但你又未必發現到當中一些人是演員,並非真的前工人。之前跟同事說起,有些畫面甚至看起來像 still portrait,給你一種虛幻感。」

二十四城記(2008) 賈樟柯 片長:112分鐘 圖片由北京西河星匯影業有限公司提供

二十四城記(2008) 賈樟柯 片長:112分鐘 圖片由北京西河星匯影業有限公司提供

筆者認為,一件藝術作品或媒體影像的意義,除了關係到創作者,更包括觀看者及其體驗過程。創作者說不說出來,觀看者明白不明白,既是兩件事,也是同一件事。

最後,筆者還是有些後悔了,既然一切希望回歸影像本身,那麼甚麼說不說出,明不明白,再以文字方式解說出來,豈非有很大矛盾?

但幸好當我和其中一套作品《她說為何是我》的創作者馮美華 (May Fung) 傾談了一回之後,筆者還是覺得罪不至死。

(「M+放映」x 立場新聞合作系列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