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後雨傘的香港論述 陳冠中、李歐梵對談

2015/1/1 — 16:33

雨傘撐開之後,城內討論氣氛熾熱。甚麼是香港?甚麼是香港人?甚麼是香港價值?一系列關於城市身份的議題,一再備受關注。

上月,香港大學香港研究系邀請陳冠中和李歐梵,在後雨傘時期的校園中討論「香港作為方法」。很多人說,金鐘是大家想像的美好未來。與其說是烏托邦,陳冠中認為那更近於傅柯提出「異托邦」概念:真實發生,卻又與現實處處相異。他提到,香港的論述「很多時候都是用他人的嘴巴來說自己」,並嘗試從三個大方向解構香港故事的複雜性,甚至提問:香港有沒有產生理論的可能?

陳冠中說,無論在憲制、管治、經濟及社會發展方面,香港模式都表現了其獨特一面。回歸前,香港政治上面對的是中英兩個獨立主權的較勁,今日香港爭取的卻是主權國內一個特區的治權。行政、立法的關係;政府與市場的合謀,使香港陷入經濟理性的邏輯,發展出競爭思維模式。經濟方面,戰後香港跟亞洲四小龍相似,實驗資本與共產之外的東亞模式。一百五十年的殖民統治之下,香港相對較少受到儒家文化影響。工作時,居民少談忠誠,較願意跳槽,又可說是東亞模式的例外。

廣告

香港狹小的空間,造就獨特的文化身份和想像。根據社會學家 Saskia Sassen 提出的 Mega City 概念,複雜超大城市人口愈多,激發創意的機會愈大。陳冠中眼裡的香港,正正是這麼一個社群。多年來,外籍傭工每逢星期日「佔領」街道,率先創造轉化空間的可能。以至今年雨傘運動,更進一步拓闊我們對於城市空間的想像。地緣加上政治的複雜性,讓這個彈丸之地發展出與鄰近地區同中帶異的文化身份。

講座當日,陳冠中花了頗長時間解釋香港的現代性。無論是對於殖民的過去,還是混雜性文化身份,他認為香港需須要直視自己。陳冠中指,由殖民主義引入的現代性,未必與宗主國的理解如一。為方便統治,殖民主甚或會扭曲民主概念,以合理化治權。香港須要克服殖民歷史,突破這些被賦予的概念局限。他進而提出香港應該建立後現代或後殖民的維度,脫離歐西主導的現代性話語權。子安宣邦 2000 年出版的《作為方法的江戶》,以日本作為方法批判日本自身。就是這種自我質疑,打破主體的理論,啟發陳冠中寫成《香港作為方法》一文。

廣告

兩名學者討論如何建立論述的部分更是有趣。李歐梵同意香港空間的特色「逼出創意」,並舉例如美國紐約,雜種文化能夠為城市帶來活力。陳冠中感嘆香港一直沒有否定他人賦予的大論述,本土論述流於微小細節,例如回憶老香港一類。「我們好像輸掉了一場建立大論述的機會」今次雨傘運動,他認為香港人仍然未能直面回應長久以來「香港人政治冷感,香港人不愛民主」的控訴,正如「鳩嗚」到底為甚麼?至今理論層面依然未觸及。陳冠中認為改變香港得從扭轉大論述開始,李歐梵卻珍視日常生活的文化,就像遊客來港,從西環走到銅鑼灣,由華人早期聚居地到燈火燦爛的百貨商店,當中的體驗和微小的討論,最終也可建立成新的論述。

兩名學者雖然未有就大小論述之爭達成共識(或者根本沒有必要),但陳冠中從台灣的經驗總結出樂觀的未來。1990 年代的民主亂象,今日也開出小清新、小確幸的花朵,「香港還是有希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