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徐小鳳的創作及出道首十多年之經歷

2018/8/28 — 9:49

資料圖片:徐小鳳

資料圖片:徐小鳳

提起徐小鳳,大概大家不會朝「創作歌手」的方向去想。然而重翻 1980 年代初有關徐小鳳的訪問,有一篇是這樣寫過的:

在徐小鳳心底裏,始終還有一樁心事──「不過我現在未有空閒去想。」她不好意思的說。也許她會自己嘗試寫寫歌,但一切僅在計劃中。她會唱,也喜歡聽,她喜歡不少歌手,其中最佩服日本女歌手五輪真弓,「因為她不單會唱,還可以自己作歌。」她說。從她的喜愛,是否已反映出她以後也想走這條路呢!

在 1980 年代,我們是沒見過徐小鳳有過甚麼創作,可是在 1970 年代,徐小鳳確是親自填寫過粵語歌詞的,而作品肯定不止一首。事實上,現在網上資料豐富,可以找到她填詞或「補寫」歌詞的紀錄,至少有九首,有國語有粵語:《唉!往事何苦提》(國語)、《河邊的人》(國語,寫詞者署名毛毛,據說就是徐小鳳)、《愛我愛到底》(國語,寫詞者署名毛毛)、《Feeling》(國語)、《二人世界》(日語/國語,國語部份由徐小鳳填寫)、《柔道龍虎榜》(日語/國語,國語部份由徐小鳳填寫)、《珍惜好時光》(粵語)、《真金那怕火》(國語)、《舊日初昇》(粵語)。

廣告

由此可見,徐小鳳是至少填過兩首粵語歌詞。一首是《珍惜好時光》,西曲粵詞:「昨日,無限溫馨,到今日,又似春來夢,光陰過後難復尋,依稀往事如煙雲,留住了,舊時夢境……」原曲是《Times Of Your Life》。這首《珍惜好時光》收錄於永恆唱片公司於 1977 年出版的《神鳳》大碟,唱片編號 WLLP-921 。另一首是《舊日初昇》,應該是日曲粵詞:「情如何物頗費判斷恩怨亦難斷,前塵如夢般輕過飄渺冥冥間……」這個曲調聽來很是耳熟,奈何唱片中並無作曲人資料,請教過好些高人,又試在網上碰運氣,都找不到確切答案,原曲真是神秘。這首《舊日初昇》,收錄於 CBS 新力唱片公司於 1979 年出版的《夜風中》大碟,唱片編號 CBA104 。

廣告

既是能寫詞,相信詞而優則曲,亦並非沒可能的事。再看舊日的訪問,謂徐爸爸是風雅之士,閒來喜歡調音玩律,口琴、鋼琴、簫、笛無一不曉,小鳳姐幼受庭訓,會創作一兩首歌調,相信是頗有這份潛能的。加上 1980 年代初,香港樂壇已開始宣揚原創,小鳳姐曾受到感召,也是很有可能的事。然而,小鳳姐自行作曲的事畢竟是沒有發生過,只是專心地唱歌出唱片。

徐小鳳為人低調,隨遇而安,安於平淡,創作路可行而不行,應該也是這種天性下的自然抉擇吧。

不過,上天會不時給她安排驚喜。比如現在幾乎大家都知道的故事: 1966 年尾的時候,徐小鳳工作不穩定,幾乎養自己都成問題。是時某大傳媒機構舉辦一個歌唱比賽,她在百般無聊,可有可無的心情下,陪兩個同學一起報名參賽,結果,兩位志在必得的同學都落敗了,而毫不在意的徐小鳳,卻憑白光的一曲《戀之火》奪得冠軍,並獲譽為「小白光」。然而,這個冠軍並沒有為她帶來甚麼特別的際遇,主要是父母不贊成入歌唱行業。到後來,徐小鳳作為大家姐,為了要分擔一家八口(兩個妹妹三個弟弟)的生活重擔,終說服了父母,讓她唱歌幫補家計。

徐小鳳很早便開始灌唱片,在 1969 年的時候,南洋那邊的南國唱片公司為她錄了十二首歌曲,分成三張細碟出版。標題分別是《牆》、《秋夜》、《戀之火》。

七十年代初期,徐小鳳屬文志唱片公司的歌手,從 1971-1973 年間,密密地推出了十張大碟,都是唱「別人的歌」,而且絕大部份是國語歌。這個時期,徐小鳳是偶爾有灌唱粵語歌的,比如在 1972 年出版的《唉!往事何苦提》大碟之中,灌唱了著名的商台廣播劇歌曲《勁草嬌花》,在翌年的《冷面虎》專輯之中,則灌唱了另一首著名的商台廣播劇歌曲《痴情淚》。由此可見,在粵語歌未開始振興之前,徐小鳳這位湖北姑娘,已經對粵語歌深有好感,願意灌唱。雖然我們不知道,選這些粵語歌,是唱片公司的意思還是她的意思。

1973 年,徐小鳳轉投永恆唱片公司,仍是以唱「別人的歌」以及國語歌為主,由1973至1978年,五年之間推出了十一張個人專輯,唱片標題分別是《快樂世界》、《愛我在今宵》、《長髮為君剪》、《龍虎兒女》、《海邊的故事》、《保鏢》、《功夫舞.梅花》、《猛龍特警隊》、《玲瓏塔》、《神鳳》、《大亨》。

回看起來,那個年代,一般歌迷並不在乎是否原創與原唱,歌手唱得好聽唱得感動就會接受,所以,徐小鳳可以這樣地密密出唱片,而當中不乏受歡迎的歌曲。比如說源自在香港播放過的日本電視劇集的歌曲《柔道龍虎榜》、《猛龍特警隊》,徐小鳳唱的版本都非常受歌迷歡迎。

又如源自台灣武俠劇集《神鳳》的港版主題曲,原唱者其實是森森和斑斑,可是徐小鳳唱的版本卻深深吸引歌迷,以至後來,很多歌迷以為《神鳳》這首歌曲是徐小鳳原唱的。

說到電視歌,七十年代後期的香港電視歌是所謂「兵家必爭之地」,因為能得以「原唱」一首,對歌手的歌唱事業會大有幫助。然而那時候,徐小鳳就只是「原唱」過一首電視歌《大亨》,記得這首歌曲初隨電視劇面世時,曾有一陣子大家都「何必呢何必呢」的唸唸有詞,可是這首歌並不算是小鳳姐的大熱歌曲,小鳳姐委實也好像不需要倚仗「原唱」電視歌來增加聲勢。事實上,《大亨》比起同一年面世的《風雨同路》,二者流行程度可謂粵人俗語所說的「蚊脾同牛脾──無得比」!

早前讀黃夏柏新著的《漫遊八十年代──聽廣東歌的好日子》,書中提到 1980 年 8 月 15 日出版的《唱片騎師週報》訪問徐小鳳,副標題是:「為甚麼年來不唱劇集主題曲」,內文中,她表示:「我不喜歡這類電視主題曲或電台的廣播劇歌曲……此類歌曲,好像是受這些劇集提攜似的……電視主題曲好像是為電視劇的配合才受注目,電視劇播完後,此首歌亦開始被冷落,故我寧希望灌一些有持久性的歌曲。」讀到這段訪問,應更明白,為何小鳳姐「原唱」電視歌是這麼少!

回說小鳳姐的《風雨同路》,是她 1978 年轉投 CBS 新力唱片公司之後,一顆亮度驚人的明珠,完全是到了婦孺皆知的層次。感覺上,她轉投這間新公司之後,「原唱」的歌是多了,形象也比之前鮮明了。但究其實,小鳳姐在該公司所灌唱的四張個人大碟,「別人的歌」和國語歌俱是尚有不少。比如說,在該公司的首張唱片《風雨同路》,既有灌唱鄭少秋原唱的《誓要入刀山》,也有灌唱《讀書郎》、《賣湯丸》等國語老歌。不過在這一個時期,她較流行的歌曲都是唱粵語的,而且大多都算是原唱。除了上文提過的《風雨同路》,其他如《人生滿希望》、《夜風中》、《喜氣洋洋》、《深秋立樓頭》、《漫漫前路》以至八十年代初的《每日懷念你》、《黃沙萬里》、《人似浪花》、《逍遙四方》、《歌聲暖我心》、《漫天風雨》等等,在電台都有非常高的播放率(當時電視台除了電視歌,對一般流行曲的支持力量相對較弱)。

寫到這兒,想到舊日有一篇徐小鳳的訪問曾寫道:

徐小鳳的生命音符,就是音符。歌唱是她的愛好。她唱歌,就是享受。所以她是屬於幸福的人,在享受中工作,用享受換取酬勞,真開心!

可以說,能聽到徐小鳳唱粵語歌,也是本地歌迷之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