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上游到下游:MCCM 與書同路一直走

2015/5/6 — 13:59

MCCM Creations 在上環的辦公室暨小書室

MCCM Creations 在上環的辦公室暨小書室

「一開始,我們根本沒有開書店的計劃。」MCCM Creations 老闆娘陳麗珊 (Mary) 娓娓道來,十四年前由出版社變身書店,從書業上游走到下游的故事。

MCCM Creations 在上環地址很小,前方零售、後方辦公。眼下所見,書本三三兩兩放在一起,不似一般書店只有一冊,Mary 解釋這裡既是展示的空間,也是書本的小存倉。書架都是木酒箱,到處放小盆栽。「我們都喜歡植物。酒箱都已經很舊了,從藝術中心用到今天。」

Mary 坐下來,還邀請記者一嚐桌上的糖果──這裡雖然很寧靜,但不像圖書館那樣,不准飲食。

廣告

書室有座位,有糖果。寧靜,卻不是圖書館。

書室有座位,有糖果。寧靜,卻不是圖書館。

廣告

回溯十多年的書業生涯,Mary 解釋 MCCM Creations 從出版起家,因為人手有限,一直沒有開書店的計劃。直至 2009 年,藝術中心的阿麥書房做不下去,主動邀請 Mary 承租,才促成今日的偶然,「那時我第一個反應是很開心,一口應承了。」

上游:發行是一場惡夢

著重視覺元素是 MCCM Creations 出版的特色。選材一般與設計、藝術、建築相關,有時甚至會製作手造書。雖說選擇與主流書籍迥異,但 Mary 並不認為偏狹,反而認為創意藝術能夠給予讀者刺激,堅持「讓圖像說故事」(Let the picture tells the story) 的出版原則。

在電子閱讀當道的年代,Mary 認為製作實體書需要付出的心力和資源需求很大,「對我來說,這個過程要好小心。因為你在消耗紙張,要讓所有材料的價值用得其所。」叫樹木的犧牲有價值,是 Mary 造書的一大宗旨。

與作者溝通,到接洽編輯、設計師,Mary 認為出版猶如書業上游,要好好給每個環節把關,讓書本能夠順利誕生。

而發行則是叫 Mary 最頭痛的地方,「你真的想要知道?發行簡直是一場惡夢。」

《老爹媽 思廚》 (Grandma Grandpa Cook)

《老爹媽 思廚》 (Grandma Grandpa Cook)

MCCM Creations 製作的書籍,都由出版社員工負責本地發行事務。Mary 回想起逐家書店拍門的經歷,不禁輕皺眉頭,「因為我們的書比較小眾,無法短時間內看到成績。對方覺得不熟悉,又不懂如何處理,結果可能只選一兩本新書進貨,甚至回絕。」她尤其記得一次與 Page One 的交手經過,溝通長達八個月,最終才促成發行合作,形容「過程簡直痛苦」。

發書只是發行程序的開端,造書人對書本的執著,不會因為上架而放心下來。跨學科的書籍分類不易,書店有時或會胡亂上架。Mary 坦言有時會假扮「神秘顧客」,視察書本擺放和讀者反應。她記得一次在書店嘗試尋回,一本從中藥包裝探索本地視覺文化變遷的出品──《A Visual Journey Through Hong Kong Chinese Medicine Packaging》,「我們在設計那邊找不到,最後在醫藥保健的書架找到它。」

「分類出錯影響很大,因為讀者根本找不到。」Mary 收起笑容,認真地說:「擺書也是一門藝術,需要知識。」

洽談、上架、出售之後,錢如何回到出版社的手,也是溝通的考驗。Mary 坦言書店一般貨量不多,流轉也慢,出版方有時半年一次,甚至一年才收錢一次,「這都不是即時資本,那我們怎樣去營運?」

《A Visual Journey Through Hong Kong Chinese Medicine Packaging》

《A Visual Journey Through Hong Kong Chinese Medicine Packaging》

 

下游:與讀者互動的喜悅

主流書店講究流量,上架時間短。無法擠身暢銷書榜的作品,很快就會下架,甚至退書。現時 MCCM Creations 的出品雖已累積上百本,但題材相對小眾,願意進貨的書店少之又少,「書店只想快點流轉,一般都選擇最新、最賣得的作品,那麼其他書怎麼辦?」

機緣在 2009 年降臨,一直有購置 MCCM Creations 書籍的阿麥書房,跟 Mary 訴苦,說藝術中心的書店恐怕做不下去,問他們有沒有興趣「頂嚟做」。Mary 認為出版工作已經營了一些日子,能夠擁有自己書店也許是一件好事,便一口答應,承接舖位繼續賣書。籌備書店,Mary 最高興的地方是有機會展示出版社的所有作品之餘,還可以引入更多書籍。她評論香港書種狹窄,希望書店可以引進市面缺乏的作品。

The Bookshop 於是在藝術中心開幕,遠至意大利、印度,甚至伊朗的出版都有;題材則除建築、設計以外,還有表演藝術等。

MCCM Creations 之前在藝術中心的 The Bookstore

MCCM Creations 之前在藝術中心的 The Bookstore

從出版社的角度目睹過零售商分類書本的種種錯誤後,讓 Mary 更小心處理這方面的工作。根據藝術中心五年半的銷售情況而言,她認為書本題材即使冷門,只要分類得宜,作品依然可以「賣得出去」。

「書本無聲,但它們之間會互相應呼。 (Books, they talk to each other.)」說到分類,Mary 就像專家一樣,細緻如封面顏色、標題怎樣影響陳示的組合排列,她都一絲不苟。她強調分類「沒有捷徑」,從上游走到下游,全憑經驗和觸覺引路。

經營書店與做書出版不同之處太多,Mary 笑言出版可以閉門造車,但書店卻是讀者與書本相遇的地方,溝通才是最重要一環。她非常喜歡與讀者親身接觸的經驗,「你知道誰人買了你的書,讀者是甚麼人。在書店,我們可以直接聽到讀者的反應,反思造書過程。」

Mary 形容書店是一個適合觀察的地方。從做出版走到前線,他們啟發不少。一些書本乏人問津,可能是封面設計太低調;又有一些刊物可能需要書腰,加強簡介,吸引讀者眼球,「書本不能太被動,讀者發現不到就很可惜。這刺激我們反思是否需要在這方面多下一點功夫。」

 

順流逆流:書業繼續走

隨著藝術中心的營運策略改變, The Bookstore 去年年中結業。最後一周還是門庭若市,讓 Mary 難忘讀者熱誠。她記得有讀者即使知道書本在別處有售,但也堅持到 The Bookstore 購買,以表支持。有人又趁結業清價,特地在書店多買一些作品,再拿去送人。

說到這裡,Mary 的語速放慢,眼波閃閃似在回憶從前美好的時光:「大家真的好熱心幫助我們。」

書室不只賣書,尚有其他紙品製作的藝術品

書室不只賣書,尚有其他紙品製作的藝術品

前書室後辦公的格局

前書室後辦公的格局

由於人手資源有限,MCCM Creations 目前無法額外支撐書店,只能夠在辦公室開闢小小地方展示出品,合租 PMQ 的 Open Quote 賣賣書。香港書業困難是人所共知的事。年初先有英文書店 Dymocks 關閉中環 IFC 的旗艦店;後來銅鑼灣的 Page One 也關門大吉,其他分店也改變策略,轉營生活品味風格。「我們第一本書也是在 IFC 的 Dymocks做新書發佈會的呀,」Mary 感嘆出版書業經營持續困難,位處下游的書店首當其衝,叫她對前景不敢輕言樂觀,「當他們都做不下去,就可想而知情況有多惡劣。」

在書業的長河打滾十數年,上游下游,順流逆流,Mary 堅持繼續造書。

「仍然好想有自己的書店呀。」她說。

位於 PMQ 的 Open Quote
(圖:Open Quote facebook)

位於 PMQ 的 Open Quote
(圖:Open Quote facebook)

面對伸手不見五指的前方,Mary 坦言只能邊走邊看,但無改她對書本的信念──「通過不同書本,讓大家知道世界的書業發展,並折射各地的視覺文化,開闊眼光。」如果有機會,她希望開一家 bookshop gallery,展書賣書惜書愛書。

--

MCCM Creations

地址:上環德輔道西27號星衢商業大廈10樓B座

 

文/grac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