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世界理解當下香港 香港國際紀錄片節總監張虹:紀錄片沉重,但有很大啟發

2013/9/25 — 12:09

來到「采風電影」位於上環的辦公室,只見總監張虹仍在校對稿件,同事都專心致志釘在座位上,為「香港國際紀錄片節2019」作最後衝刺。

香港國際紀錄片節前名為「華語紀錄片節」,由2008年舉辦至今,歷11屆。今年擴大選片到12個國地及地區的紀錄片,新轉變下人力物力同樣緊張。張虹說,紀錄片節保留了華語紀錄片部份,而非華語作品方面,她的視線落到東歐電影大國波蘭上,策劃「波蘭紀錄片專輯」,並分為「奇斯洛夫斯基紀錄片選」和「洛茲學生作品選」兩部份。原來文青不可不看的波蘭導演奇斯洛夫斯基,早年拍攝過大量紀錄片,在鐵幕下堅持記錄社會各階層。

奇斯洛夫斯基《醫院》

奇斯洛夫斯基《醫院》

廣告

「在他拍紀錄片的那個年代,波蘭受共產政權統治,人民的生活相當不自由。現今波蘭社會比以前相對穩定,但是香港現在就不穩定了。」她說。

廣告

為何是奇斯洛夫斯基?張虹說他的紀錄片能夠看見人性。「早年看奇斯洛夫斯基的作品,已經很喜歡。他的觀察力很強,一般人拍紀錄片,常常流於黑白太分明,而奇斯洛夫斯基拍得出70年代共產波蘭下的人民生活,及他們人性複雜、富有層次的一面。」

在《履歷》、《部門》(前譯《辦公室》)、《守夜者的觀點》,共產波蘭統治下人民為官僚體制所苦,高官獨斷,平庸小官吏也會借機行使小奸小惡。然而教她最印象深刻的紀錄片是《醫院》,講述一群醫護人員如何在缺乏資源的情況下,仍然堅守專業精神。「環境很不自由,很多人受欺壓,但是他們仍要盡力做到最好。」她說。

奇斯洛夫斯基《七個不同年齡的女子》

奇斯洛夫斯基《七個不同年齡的女子》

另一個專題為「洛茲學生作品選」,波蘭洛茲電影學院是世界知名的電影藝術學府。曾經孕育不少大導演,同時以師資嚴格,難以考進聞名。著名如奇斯洛夫斯基,也失敗過兩次,才能入讀。洛茲多年來培育的導演,很多都世界知名,信手拈來是波蘭斯基、史高林莫斯基、華意達、贊諾西等國際大導演。「我覺得洛茲的嚴謹程度,會嚇怕香港的電影系學生。不過,經歷這幾個月的社會事件,他們或許會變得更加堅毅。」她說,十多年前洛茲電影學院的副校長曾帶著學生作品來港交流,在藝術中心看過那些作品後,便一直有讓更多香港人認識洛茲的想法。

洛茲學生作品的好,讓張虹覺得再多辦三個節目也可以。她印象最深刻的是1997年法比基的作品《內線55》,透過在醫院的公用電話旁擺放鏡頭,記錄兒童病人和家人通話時夾雜無助、焦慮、恐懼的情緒,細緻流露出導演對情感的捕捉。《芭蕾星夢》則讓張虹為片中拍攝的一班堅毅到決絕的練舞小孩而動容。情感豐富,卻又拍得非常冷硬。她說,加上年初到波蘭洛茲洽談合作的所見所聞,感覺波蘭人情感上較硬朗,他們的影片捕捉到情緒之餘又不流於煽情。

看紀錄片,猶如看別人的生活。從波蘭的冷硬風格,想起波蘭歷史上所遭受的種種,再想到當下香港,別人的生活會為香港人帶來甚麼啟發?張虹認為,與商業劇情片不同,看紀錄片往往不會是一件愉快的事。「電影藝術和文學等藝術一樣,會較關注弱勢,受苦受難的人。看紀錄片也同樣,往往你看完都會感覺到沉重。你會開始思考,這件事情會否和我相關,儘管我們生活在不同地方。以前你覺得他方的生活,他方的不自由與自己距離很遠,現在看你會獲得很多啟發。」

在艱難的時刻,紛亂的社會形勢之中,看電影似乎奢侈,張虹卻覺得,去看電影是好的。當一群人一起看一部有些沉重的片子,了解過他人的遭遇,產生了共鳴,從而思考自身的處境。「這樣,你就沒有那麼孤單。即使唱一首悲傷的歌,但只要大家一起唱,也可以是相當快樂的事。」

今屆國際紀錄片節的非華語作品部份,張虹表示雖然因為資源所限,未能廣泛徵片,但是連同持續經營的華語紀錄片部份,相信可以一新觀眾對紀錄片的感受。她認為,一個人的所見所聞有限,然而透過電影藝術,會鼓勵到大家了解其他人的感受。

洛茲學生作品選《零壹之爭》

洛茲學生作品選《零壹之爭》

香港國際紀錄片節 2019

日期:2019 年 10 月 4 日至 11 月 17 日

詳情請見網站。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