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傷風感冒看愛情的療癒

2015/5/14 — 13:40

【文:藍道頤】

傷風感冒,每個人都試過,不少廣東歌也喜歡以「生病」包裝失戀。失戀的過渡期,心理和生理患病,在所難免,也因而成為詞人間的好題材。

說到感冒,怎能不提湯寶如的〈感冒〉呢?「誰也沒法可免疫吧,失戀都似是斷斷續續感冒吧」。感冒和失戀,有誰沒有經歷過呢?林夕一針見血地,以「感冒」比喻「失戀」。

廣告

填詞:林夕

等 漸漸會成為好習慣
流連一番 無聊一番
等新出的襯衫
等 若是再能捱過多一晚
便會醫得好心內舊患
全憑愉快的晚餐
*時間令痛苦都醫好
戀愛命運就像感冒
誰人又會受傷到老 亦難幸福到老
為何去又來也不知道
誰也沒法可免疫吧
失戀都似是斷斷續續感冒吧
完全在意料中變化 或長或短進化
治療那來又去的感情 不可怕*
可 利用最便宜的代價
從誰的家 和誰的家
修好心中創疤
可 日夜也埋頭醉心工作
最好出一身一臉熱汗
痊癒便靠這配方
Repeat **

廣告

除此之外,正如歌詞所講,雖然兩者都沒法免疫,但「時間令痛苦都醫好,戀愛命運就像感冒」,兩者也會隨時間痊癒,如此來看,算是首自我療癒的歌曲。

同樣講失戀,同樣講患病,容祖兒的〈心病〉和〈感冒〉也有不少異曲同工之處。兩首歌都沒有將失戀寫成世界末日,打從歌詞開首,〈感冒〉就認為「等,慢慢會成為好習慣」;而黃偉文填詞的〈心病〉,也強調「傷風也值得,猶如床上假期,悠然停下細味,失戀的過渡期」,從來沒有失戀情歌常有的呼天搶地。

填詞:黃偉文

傷風也值得 猶如床上假期
悠然停下細味 失戀的過度期
想想我自己 如何能沒了期
憑心痛記念你 過去沒法抽離
從此應該斷尾 不該堆三堆四
藉失戀逃避 誰沒有 哪個也並不會死
*仍然剩下病假有幾晚 要復元為何會這麼慢
懷念你定了時限 過後忘了這憂惑
明日我會再上班 從前途著眼 無暇來嗟嘆
再病來病去 永遠學不識心淡*
失戀最幸福 人人陪在我旁
輪班去照料我 怕我沒法起床
情願身體更壯 飾演苦主這個角色很無望
沉下去 哪裡有什麼曙光
REPEAT *
再勉強 撐一撐 大病就消散
要是還未淡 還未慣 還在怨 還再嘆 再病發註定更慘
假使命運任我揀 狂瀾能力挽 怎可因病而偷懶
存亡聚散 靠我努力渡難關
終於我會再上班 從前途著眼 無暇來自嘆
再病來病去 永遠學不識心淡 有藥能自救 何必等它擴散
 

不過,〈感冒〉講的主要是個人療癒,〈心病〉卻至少有班朋友「輪班去照料」,才令「病者」覺得是時候逃離當個苦主,尋找生命的曙光。似乎〈心病〉的主角,比起〈感冒〉裡的女主角,在情感的路上,有著更大的依賴性!

Joey 的〈心病〉講傷風,湯記的則談〈感冒〉,許志安的〈你傷風,我感冒〉,就將兩者混為一談。有趣的是,填詞的又是林夕,再次以「感冒」為題材,不過林夕這次刻劃的角度就大有分別,歌裡描寫的,其實只是個以生病來包裝的愛情故事。

主角暗戀的女生,被情人拋棄之後,一如〈感冒〉和〈心病〉的主角般生病,但這個女生卻得到暗戀者「更用心照料」,終於也被對方感動,最後「失去了也是得到了」、「失戀了,也相戀了」,大團圓結局。

如此的寫法,頂多只是藉「感冒」作為媒介,以此裝飾一段微妙的三角關係,真正傷風感冒的著墨其實很少,風格不像〈感冒〉和〈心病〉,以失戀作為比喻,來得深刻和到肉!

三首裡面,筆者還是最喜歡〈感冒〉,畢竟「免疫」這個概念,將失戀描寫得成每個必經、猶如宿命般的一課,正如每個人的免疫力多與少,根本並非在可以掌握的範圍之內,讓此曲在演繹上,比其他兩首都更要傳神,難怪連「夕爺」也要將〈感冒〉,收錄在其自選的《林夕字傳》的專輯內!

(原文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