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坪輋看庶民建築成功秘訣

2016/4/7 — 9:44

村民向參加者示範如何紮竹

村民向參加者示範如何紮竹

二月一個和煦的下午,我們下了小巴,信步行在畫滿彩繪的小路,經過幾片菜田,到達坪輋導賞中心。

所謂「導賞中心」,其實只是一片擺放幾張木桌木椅的空地加上一間開放式鐵皮屋。鐵皮屋一邊是廚房,另一邊是雜物房,雜物房放著音響、村民節慶時用的大鼓等雜物。牆上仍貼著一張張泛黃的口號紙條:「我愛我家,不遷不拆」、「還我家園」……坪輋導賞中心,曾是村民當年反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抗爭基地。後來坪輋暫獲剔除在發展計劃外,這座簡陋的建築也變成坪輋開放活動的場地。月前,MaD「賽馬會創不同學院」聯同「城市創作實驗室」成員黃宇軒 (Sampson) 就在此策劃了「庶民建築教室」,邀請「客席嘉賓」本地獨立建築組織 Hour25和英國 Assemble Studio 帶著一群後生仔,在一月的嚴寒下和一班村民「又傾又砌」。

「庶民建築教室」在坪輋導賞中心

「庶民建築教室」在坪輋導賞中心

廣告

「庶民建築」一詞來自英文 Socially Engaged Architecture,指的是一種強調社區參與、由下而上的建築和設計方式,近幾年在世界各地越見普遍,剛獲得英國藝術大獎 Turner Prize 的 Assemble Studio 就是「庶民建築」的專家。

廣告

這次「庶民建築教室」僅短短四天,辦不了大型項目,因此讓參加者從小處著手。現時所見坪輋導賞中心其中一面竹牆和廚房裡的調味料竹架,就是他們的製成品。

調味料竹架

調味料竹架

參加者落手落腳砌竹牆,美化導賞中心

參加者落手落腳砌竹牆,美化導賞中心

到底如何才能做到成功的庶民建築?憑著各個參與者的「證供」,我們或許可以看出秘訣。

 

庶民建築的成功秘訣

成功秘訣裡最重要的一條,是村民對自己家園的熱愛和團結。正如 Sampson說:「它唯一可以實行的情況,是當人們不只認為自己是用戶或利益相關者,而是公共空間的共同擁有者。」

對於紮根在這片土地的村民來說,坪輋是他們生命一個無法割捨的部分。

「我生長喺呢度,個天畀我喺度成長,我唔知鍾意唔鍾意,只知我唔可以離開呢度。」在坪輋已經住了五代的村民財哥受訪時這樣說。「我唔可以離開呢度,離開唔到。」

「我哋選擇咗呢個地方落地生根。」另一個村民 Sel 哥亦在坪輋出生長大。「我哋再無得選擇,因為一早已經選擇咗。」

坪輋村民對家園和鄰舍關係的堅持,我們城市人大概難以想像。財哥憶述以前村民以耕種為生,種米時會一起插秧,會將自己的牛借給其他村民。收成時,路過田埂會捧著農穫聊天,分享農作物。

「家園唔係一間屋,係一個大社區。呢個先係家園。」財哥說。「呢度係個大家庭,整個打鼓嶺都係個大家庭。」後來村民的農田逐漸被收購,越來越多村民外出打工。「出去工作之後,感情和關係就開始疏遠了,最多回來打個招呼。」直到 2012 年為了反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坪輋村民重新凝聚起對這片土地和家園的熱愛,「打鼓嶺坪輋保衛家園聯盟」亦由此誕生。

打鼓嶺坪輋保衛家園聯盟開始舉辦導賞團,讓區外人士到訪,認識新界東北發展對村落的影響,亦因此吸引了 Sampson所屬的藝術團體「空城計劃」一群成員到訪。

「一班像八九點鐘的太陽般,充滿能量的朋友」── Sampson 這樣形容三年前他們誤打誤撞認識的坪輋居民。「他們的團結和行動力教人吃驚。我們相遇之時,這班朋友已讓坪輋重新變回他們心目中的好社區——緊密、有傾有講、互相守望的。面對外來新朋友提出的各樣建議,他們很少說不,總是『試下啦,好呀』。共同營造坪輋的圈子,就是這樣長大的。」

其實空城計劃的成員和村民的信任是相輔相成。這亦說出了成功秘訣的另一條,就是建築者和村民之間的信任。

財哥說其實他們也曾經保守過。「因為曾經有人來搞搞震,大家見到外人便會抗拒。」讓村民改觀,需要默默耕耘。空城計劃和另一藝術團體藝穗民化節,花了幾年時間,多次來到坪輋舉行活動,與村民建立關係。「大家發現外人不是來搞破壞,而是美化村落,想令村落好,便會寬容」財哥說。

空城計劃和和坪輋村民多年合作建立的信任,解釋了為甚麼村民對外來的年輕人那麼好客開放。Sel 哥就這樣說:「Sampson 都幾犀利,在這裡搞了活動,好多人會專程入嚟睇。」Sel 哥當年亦有份設立導賞中心,但對外人說希望幫忙改裝中心,他也態度開放。

「(中心)雖然係我建設,但有瑕疵嘛。你哋(外來的年輕人)嘅構思可能更好,令到佢更好,當然沒問題。」

參加了庶民建築教室的希雯和 Fish 不約而同表示,村民是整個庶民建築教室最令她們印象深刻的地方。

「他們非常 welcoming,而且很願意和我們交流。無論是教室的討論環節,還是工作時的技能知識,他們都很樂意分享。」希雯說。2013年,她曾經參加坪輋導賞團。當時村民曾經邀請團員一起吃晚飯,飯後還帶他們上山看風景。那時她已對村民的好客印象深刻。

本身是設計師的Fish 則對村民的「實戰」能力最佩服。「村民說,我們這些『拿筆杆子』都不懂動手。確實,我們這一代只懂對電腦畫圖,光想不懂做。他們懂得很多我們不懂的事。」

村民親自煮糖水給參加者

村民親自煮糖水給參加者

參加者學習紮竹手藝

參加者學習紮竹手藝

Sampson 亦向村民承諾,他們對坪輋的付出不是三分鐘熱度。他已準備和 Hour 25 在庶民建築教室後繼續改進導賞中心。「這是從下以上的過程。要投放很多時間,否則不會有太大效果。」Sampson 說。「如果村民同意,我們打算邀請參加者回來,實踐更多計劃。」希雯和Fish已經表示願意繼續擔當義工,參加導賞中心改進計劃。

村民的包容好客和「外來人」對坪輋的好感幫助構成一個良性循環,令這個共同營造坪輋的圈子越長越大。

坪輋的故事很美好,但也似乎說明,庶民建築實踐不是能輕易成功的事。它對實踐者的時間和精力需求,也絕對不少。在香港,庶民建築到底能否普及起來呢?在回家的路途上,我這樣想。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