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文科生到醫科生 — 夢想的代價

2019/3/28 — 10:22

「夢想」一詞,在今時今日看似被過分消費濫用了。說來俗套,彷彿只要有夢想,萬事可成功;或是正能量傾瀉一地,勉勵自己和旁人做喜歡做的事,卻是口講的比做的時候多。

現實是有些人的「夢想」不是指做自己喜歡做的事,而是不用做自己不喜歡的事,不用上班、不用為錢煩惱⋯⋯說不上甚麼抱負,甚至帶點不負責任的色彩。而真正的「夢想」太沉重,多少人負擔不起,只好嘴上滿足一下,再繼續庸庸碌碌。

是有這樣的一個人,大學畢業後放棄銀行MT的職位與薪金,由中三程度的理科重新讀起,考入澳洲大學的醫學院,一邊讀書,一邊在網上以打擊偽科學為己任,他是人氣Facebook專頁「文科生習醫的奇幻旅程」的版主文科生。因為曾經被誤診多年,身受偽科學之苦,所以不想有下一個受害人;因為自己遇上仁醫,希望別人也能得到好醫生的幫助,所以想成為那個用心治人的醫生。

廣告

但他漸漸發現醫學的限制比想像中大,生死不由人,唯一慶幸的是理解到作為醫者能做的比想像中多。文科生棄文從醫,只為追夢;再從醫成文,以筆治心。為了成為理想中的仁醫,朝向夢想,仍然在路上。

文科生對於夢想的看法:

廣告

「這是我的辭職信,很抱歉這麼突然,第一天上班便辭職。」    

「Sorry,我聽不太清楚你剛剛說甚麼,你再說一次?」      

我想當時上司應該聽得很清楚吧,只是第一次跟我見面時便收到辭職信令他反應不來。雖然那個時候全部門都很震驚,怎麼一個 MT 會突然辭職,明明再過一陣子便會升職成為經理,打後也會有穩定的晉升機會,不用擔心日後的生活。幸而上司很體諒我的決定,雖然他和同事們的眼中均流露出不解,不明白到底是甚麼驅使我這個年輕人放棄一份眾多畢業生搶生搶死才爭取到的工作。

即使是身邊很多朋友都不明白我這個決定。

「甚麼?你竟然放棄MT這份工作,你知不知道有幾多人爭著想要你現在擁有的工作?」 

「吓?你完全沒有理科背景,要怎樣報考醫學生?你應付得來醫科的課程嗎?」       

「你有想過報讀醫學院的成功率嗎?你有沒有聽過身邊成功的例子?」

「你畢業的時候都快要 30 歲了,比人家晚了這麼多年,你想清楚了沒有?」  

這類說話真的聽很多。有時候我也會去想當初的選擇是不是正確,放棄一份穩定兼收入可觀的工作,走一條這麼迂迴曲折的路 是不是真的值得,二十多歲才學人裸辭重新出發是負責任的選擇嗎?但是每次很想放棄的時候,便想起在醫院實習期間對醫生這職業有多大的抱負和熱情、對這夢想有多麼的渴求。

沒錯,我們做的每一個選擇都充滿著成本和風險,追夢的路途上也會遇到很多兩難的局面,或許要放棄一直擁有的成就,還要冒著辛苦過後還是徒勞無功的風險。

但人生本來很多事情都是徒勞無功的,只是每一個經歷、每一 次失敗、每一次成功、每一個難關、每一個抉擇都在把我們塑造成獨一無二的人、一個有血有淚的故事。

為了追尋夢想、為了不讓支持我的父母和教授失望、為了不再浪費尚餘無幾的青春,我必須要在醫學院入學試裡考個驚為天人 的分數。放棄社交、放棄娛樂、放棄休息,當人家每晚玩電腦看電影相約朋友吃飯的時候,我每晚卻躲在家裡溫習;當人家放年假去浪漫歐遊的時候,我卻把假期用作備試再飛到新加坡考試; 當昔日的同學已經升職買車再買樓的時候,我卻重返校園以學生 的身份重新出發。

這條路不易走,但是我們都只能活一次,很多事情如果現在不做,將來就沒有機會去做了。沿途你會很想放棄、會質疑 一路走來是不是做錯選擇,但咬緊牙關撐下去,你會發現這一切 一切都是值得的。

百周年大學有一句非官方格言:「搏盡無悔,止於至善」,無論結果如何,至少不會十年後後悔自己沒有勇氣踏出嘗試的一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