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李逸朗聯想到芭芭拉史翠珊

2015/3/4 — 12:22

原來梁齊昕的存活也不是全無作用,起碼因為她去李逸朗的小型演唱會上了報章頭條,我才終於下定決心上 YouTube 聽他近月招惹強烈爭論的《傻女》MV。

這些年一直都以為李逸朗是個女歌手/藝員之類(和他名差一個字的李殿朗是我十分欣賞的女演員,至今仍忘不了她在《最後勝利》的瞓身精采演出),現在終於搞清楚性別了,但令我意想不到他就可以把《傻女》作如此變天的演繹,那種漸進式,起初有如夢囈,跟著慢慢開始激動,到尾聲時力竭聲撕的吼叫,然後到最終呼出幾聲喘氣,一氣呵成,確是有經歷了一次音樂/感情旅程的感覺,這種音樂/演唱風格即使不是李逸朗首創(太陽底下早已沒有「首創」了吧),但能構想到用這種風格去唱《傻女》已十分了不起。

廣告

李逸朗的聲線說不上「靚聲」,反而有些少 Joe Cocker 盡放激情的影子,而他今次的《儍女》不止激情,更加入了一種戲劇效果,令我想起 Maria Callas / Barbra Streisand 將演戲注入歌唱這一門派。

近代歌劇史上不少女高音的音質皆遠比卡拉絲優美,但她的地位始終無可取代,是因為她唱咏嘆調時總不忘加入演技元素,像替這些歌曲注入了靈魂、生命,而芭芭拉史翠珊特別是她初出道時翻唱了很多 standards,也是極具戲劇性,最經典是她唱《Cry Me a River》,聽了李逸朗唱《傻女》,我確找到某些相承脈絡,她「發曬爛渣」的演繹和李逸朗的「哭喪」式,都是別樹一熾的 approach,同樣具感染力,附上 YouTube 芭芭拉史翠珊在黑白電視年代現場唱《Cry Me a River》:完全放下身段,漠視美聲,把戲演到盡,曲終時有如「有寃報寃」的竭斯底里確是只此一家,李逸朗的放聲吼叫相比之下也屬小巫見大巫了。

廣告

我不是刻意捧李逸朗而把他歸納到卡拉絲/史翠珊的層面,只覺得他確有足夠潛力處理這種帶強烈戲劇性的歌唱風格,而這種風格也其實有高低優劣之分,像以前有一個好像叫李亞萍的台灣歌手,每次演唱都會激動到跌倒在台上,成為了她的商標,現時或許仍有些少人會記得她,但相信沒有人會懷念她,她是被時代,或準確些應該說是被音樂淘汰了。

我佩服李逸朗是我上 YouTube 看他在其他場合(包括電視及在Backstage的小型演唱會)現場唱《傻女》時,用了遠比 MV 版較平淡的唱腔,其實像他在 MV 如此戲劇性的演繹是需要時間和集中力去醞釀及培養情緒,才能把自己升到去那個沸騰點,不是話有就有,難得他不似李亞萍當年每次上台都「表演」跌倒,變成噱頭式機械化的例行公事來取悅觀眾,不再是真正的激情,可以看出他確實沒有出賣感覺,還是忠於音樂、忠於自己。

他最新這張翻唱多首八九十年代中文歌的CD 《Fly Me To The Earth》那 CD 名我已很喜歡,在YouTube聽了其中一首《流非飛》,編曲和《儍女》各有千秋,從最初就像一般的流行曲配樂,逐漸演變到有 big band 的氣氛!而李逸朗活潑奔放的唱風與配樂水乳交融,我特別欣賞他把某些歌詞的發音節拍處理得很俏皮,我一向較少聽中文歌,但《傻女》和《流非飛》都是少數這些年我一直都鍾情的中文歌(雖然我知道這兩首歌原版都是外語歌),竟又被李逸朗選中,確是巧合,而CD 內其他選曲均處理得很具心思不落俗套,他對音樂的熱誠我絕不懷疑,亦相信他的音樂才華,以及他對音樂的修養和品味應該不是我一廂情願的美麗的誤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