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獨立走向市場──蘇打綠「韋瓦第計畫」總評

2015/12/23 — 14:33

蘇打綠「韋瓦第計劃」

蘇打綠「韋瓦第計劃」

地下的叫獨立,台上的稱為市場。獨立和市場總是置於對立的狀態,彷彿獨立樂團走向市場,就肯定是背叛初衷。來自台灣的蘇打綠從女巫店唱到小巨蛋,甚至世界巡迴。橫跨六年的「韋瓦第計劃」,首張系列專輯發行於第一次小巨蛋之後,走向國際以後迎來總結專輯。2007 年,蘇打綠以「第一組登上台北小巨蛋開唱的獨立樂團」為譽,現在衝出台灣的他們,獨立與市場之間的定位在哪?從「韋瓦第計劃」的四張專輯說起……

「韋瓦第計劃」取材自古典音樂家韋瓦第的《四季》,蘇打綠以春夏秋冬四張專輯作為呼應,先後到台東、倫敦、北京和柏林製作。蘇打綠的出道,源起自 2003 年的海洋音樂祭,獲製作人林暐哲賞識,簽約成為林暐哲音樂社旗下藝人。從 2004 到 2009 年,林暐哲音樂社一直為樂團的唱片及經理人公司,直到 2009 年蘇打綠簽約環球音樂至今。2009 年也是蘇打綠多產的一年,先於 5 月發行「韋瓦第計劃」首張專輯《春‧日光》,同年 9 月再推出《夏/狂熱》,恰好分別由兩家唱片公司發行。Freshmusic 音樂雜誌大膽估計,蘇打綠簽約環球的原因,正是因為「韋瓦第計劃」成本高於預期。

從在地的音樂社到國際大牌的唱片公司,《維基百科》寫道「環球也僅有發行並未參與製作」,林暐哲仍是蘇打綠的製作人,但可以肯定的是資源要比從前豐富。唱片工業作為流行文化工業一元,廠牌大小不是重點,而是推出的產品長甚麼樣。觀乎「韋瓦第計劃」四張專輯的變化,可以看到蘇打綠從獨立走向市場的軌跡。

廣告

人靠衣裝,再好的音樂,還是要美麗的外殼,以及行銷策略。

《春‧日光》的歌詞本,團員穿著白色 T-shirt 拍下宣傳照

《春‧日光》的歌詞本,團員穿著白色 T-shirt 拍下宣傳照

廣告

首張專輯《春‧日光》包裝非常簡約,紙盒包著 CD 膠盒。封面打印著台東風景,歌詞冊是青峰體的手書歌詞。樂團合照時,每人身上穿的還是純白 T-shirt。迎來環球的時代,簽約不久後推出的《夏/狂熱》,包裝沒有太大差異,CD 膠盒外製作了一個透明膠殼外套,打印著鮮花拼貼而成的 FEVER 字樣圖案。歌詞本改動比較明顯,文字用上電腦字體,手書只在歌詞上作出修改。排版變化也多樣了,一則則歌詞是用膠紙貼上去的,團員合照也多放了幾張。

《夏/狂熱》歌詞本

《夏/狂熱》歌詞本

近於繪本的《秋:故事》歌詞本

近於繪本的《秋:故事》歌詞本

籌備 4 年的《秋:故事》,可以說是標誌著環球時代真正的來臨。專輯採用了繪本文藝風格,翻開專輯的感覺更接近於打開書本。製作團隊找來 7 名插畫師,為全碟 12 首歌曲配圖。手繪風格為「故事」的主題加值,用心經營的斧鑿更為明顯。來到最近的《冬 未了》,厚厚一盒的包裝非常隆重。打開盒子,裡面硬皮封面的歌詞本,更是用了凹凸烙印下「冬 未了」和「Winter Endless」的字樣。一張專輯三張唱片,13 支單曲,一組交響樂,還有音樂會的 Blu-ray 錄像,製作可謂「落足重本」。

《冬 未了》的盒子

《冬 未了》的盒子

從專輯的外殼看來,「韋瓦第計劃」見證著蘇打綠愈來愈著重衣裝的蛻變,所以市場主導的墜落要發生了嗎?

包裝改變,叫蘇打綠的音樂更有賣點,然而音樂本身,似乎沒有因著市場化的影響,而變得粗糙。從民歌的《春‧日光》到搖滾的《夏/狂熱》,音樂風格上跟初出道的蘇打綠相近,好比《小情歌》和《小宇宙》的放大。無論木管樂器、人聲吟詠,還是金屬搖滾,幾乎都是六名團員可以應付的規模。來到《秋:故事》和《冬 未了》,製作規模可以說是倍增,作品內容也較從前的深刻。文藝風格的《秋:故事》,應用中樂之餘,歌詞上的功夫更為清晰。典故出自老莊、陶潛、蘇軾等中國文學大家,加上對偶之類的文學手法,營造出詩意的效果,呼應北京作為文化城市的形象。每一首歌曲最後一個字組合起來,連成「我攤開心中愁,你只見眼前秋」,一句配合題旨的句子,更是心思所在。《冬 未了》現場錄製,邀請德國的交響樂團合作,引發流行音樂帶來古典面向,曲風走出了從前民歌和搖滾以外的路線。要是沒有強大的市場支持,蘇打綠可以負擔得起一場古典樂團的 crossover 嗎?很難吧?

音樂風格以氣泡感為特色的蘇打綠,今天的作品,不止於小清新與 band sound,我相信是市場給予的機會,也是挑戰市場的行動。也許,獨立與市場之間的關係,不是非黑即白,也不是互相排斥。包裝精美,音樂功夫,兩者沒有衝突,也是有互惠互利的可能。從「韋瓦第計劃」四張專輯看來,蘇打綠六年時間的音樂之路,做到了堅持,也同時嘗試了突破。當年小巨蛋的小小夢想實現了以後,「韋瓦第計劃」的完成又是另一個夢想成真,接下來蘇打綠要走出怎樣的未來,才是獨立樂團出身的他們,真正考驗的開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