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葉問 3》看編寫故事的缺失

2015/12/27 — 16:19

相:葉問3 facebook專頁

相:葉問3 facebook專頁

【文:郭倫】

姑勿論《葉問》1,2集如何販賣廉價的民族主義(打日本人與洋人),但從編寫故事來看,這兩部電影無疑十分成功。至於剛上映的《葉問3》,則難免教人失望。

究竟《葉問3》在編寫故事上出現了什麼問題?其實,這與中學生寫記敘文「作古仔」十分相似。

廣告

第一,電影只有一百多分鐘,短短的時間未能承載大量內容,所以故事要集中,否則很容易給人東拼西湊之感,而且戲劇的張力不足,《葉問3》就是好例子。《葉問2》裡,主要武打場面分別是甄子丹對洪金寶和洋人拳手,洋人拳手先打勝洪金寶,建立了這個「好打得」的形象後,再跟甄子丹對打,一來有遞進,二來令甄子丹與洋人拳手對打更有張力。反之,《葉問3》裡,甄子丹的單對單的對打有三場,分別是對泰國拳手、拳王泰臣和張晉(即同是詠春的張天志),編劇未有鋪排泰國拳手和拳王泰臣的好打形象,形象十分單薄。至於張晉,編劇的確花了篇幅鋪排其好打,但是戲分給泰國拳手和拳王泰臣分薄,也未能說服觀眾他是眾多對手中最好打的。中學生寫記敘文亦如是,設定了中心對象,即集中筆墨於此,不要貪多務得,枝節旁生。

第二,戲劇講究戲劇衝突,《葉問3》的戲劇衝突明顯做得不足。故事開首,衝突位在於小學校舍,但始終是嘍囉生事。葉問打嘍囉,戲劇衝突自然不足。另外,戲劇衝突也講究原因,才有足夠的說服力,但是《葉問3》中從未交代泰臣為何非要那所小學校舍不可。中學生寫文章亦復如此,平淡往往皆因不懂交代前因後果。

廣告

第三,甄子丹最後說最重要是親人,勝負並不重要。他說這句話,當然是因為妻子的病,可是未有對照對手是否同樣忽略了親人。若沒有,這句話對張晉的話,明顯落空了。

《葉問3》難得能邀請到泰臣,劇本卻寫得如此,也令《葉問》系列爛尾收場,實在很可惜。編寫故事,應以此為鑑。

 

作者簡介:中文及通識科網誌作者,作品有中文科讀物《為麼我考不好中文》、通識科讀物《圖解「今日香港」》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