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黃霑想到呂小敏

2016/4/29 — 0:25

相對於黃霑的知名度來說,呂小敏無疑是寂寂無名的。

黃霑是香港大學畢業的博士,而小敏只有初中一文化程度。

黃霑是現代化城市的音樂人,小敏則只是中國河南農村家庭教會的一位姊妹。

廣告

然而:

黃霑善用他的文學修養,填詞作曲千多首雅俗共賞的粵語流行曲,把粵語通俗文化推向正統而成為香港地道的文化藝術。

廣告

小敏卻是憑著對主耶穌基督敬虔之心,在聖靈的感召之下隨口吟唱,於90年代唱出第一首詩歌 《帶著你的歡笑》,至今作詞譜曲也已有近千首,合稱迦南詩歌。

黃霑的歌發自內心的感受,一曲 《滄海一聲笑》,道盡了他對人生的嘲弄。

小敏的歌來自飽遭磨難的經歷。她的詩歌是在風雨中孕育,在血淚中誕生。一曲《哭過,笑過,唱過,沉默過》也唱盡了她對生命河的呼喊。

一首膾炙人口的 《獅子山下》,黃霑激發了香港人自我身份的覺醒,本土意識的提升,代表了港人日趨成熟自信的心聲。

同樣地,藉著小敏的詩歌,基督教正已根植於黃土地上,孕育了中國本土的頌歌。一首 《壓傷的蘆葦》,唱出一份古老純樸而又真摯清新的深情,打動著人心,融化著冰冷的心靈。迦南詩歌正在成為一種民族的聖歌。

不過:

當黃霑得到香港人高度的稱譽欽敬和懷念時,小敏卻是深受災劫磨難的教會女兒。92年公安逮捕,籠牢中響起的卻是她那明亮的歌聲。迦南詩歌是中國教會滄桑命運的真實回響。

小敏更擔負著國家民族的使命。一曲 《中國的早晨五點鐘》,人們聽到的是對神卅復興的呼喚,是對中國的祝福。歌聲中,她渴望在一望無際的心靈荒漠裏,人們不再在迷途上跋涉。

而在這一點上,黃霑卻是稍有猶豫的,他能做到的只是 「我係我」《問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