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孤獨探戈〉看林夕對歌詞創作的看法

2015/5/3 — 17:14

【文:黎慧嫻】

作詞:林夕

你可知道石頭  要幾多眼淚才被沖走
你早知探戈  一下推一下卸便會失手
你可知我背後  有幾多冷汗朝著你流
如共你再錯失半步  便是我的盡頭

* 明白沒有  在懸崖上哪可退後
你要轉左我不會行右
望著自己的映像搖曳跌盪
仍然優雅地盲目搏鬥

明白沒有  任何難度我都接受
我會疼惜你最新好友
捏著自己的心臟狂烈跳動
但求跟你伴奏

殘酷夠  仁慈未夠  離別舞別遺漏
團聚夠  裂痕未夠  憑甚麼換對手
抱上抱下  我是不倒的一個木偶
我一跌一碰  紅地氊不懂痛楚
任由你踐踏  強逼你回頭

我有想過復仇  至少可製造  留下理由
其實我怕說聲再會  便是世間盡頭

Repeat *

柔腸被磨碎之後  能覆蓋宇宙

〈孤獨探戈〉是由林夕作詞,陳輝陽作曲,陳奕迅演唱的一首歌曲,收錄在專輯《Shall We Dance Shall We Talk》中。﹝1﹞乍聽此曲,讓我想到的「Dance」並不是詞中所說的「探戈」,而是李白〈月下獨酌〉裏的「舞」──

廣告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
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漢。

廣告

詞中「望著自己的映像搖曳跌盪,仍然優雅地盲目搏鬥。」這主人公獨舞的形象與李白恰恰相似。「花間一壺酒」這書寫是多美麗優雅,如此良辰,李白舉杯「獨酌」,邀那「明月」來看他和「影」共舞,李白喝了酒,舞姿零亂,正是「搖曳跌盪」。林夕筆下的主人公何嘗不是身穿華麗舞衣,有着舞者優雅的姿容,賣力地跳自己的舞曲?你不會知道「有幾多冷汗朝著你流」、「你要轉左我不會行右」、「任何難度我都接受」因為你是我,我是影,「我」要轉左「影」不會行右,〈孤獨探戈〉是與影共舞。

在谷歌搜尋器搜尋〈孤獨探戈〉,顯示最多的,是林夕另一首詞〈Shall we talk〉裏「誰怕講,誰會可悲得過孤獨探戈」這句。〈Shall we talk〉的副歌首句說「陪我講,陪我講出我們最後何以生疏。」,次句即答道「誰怕講,誰會可悲得過孤獨探戈。」即使溝通怎麼困難,也總比獨自跳舞好,這裏明確點出了探戈的本質── 需要舞伴,一個人跳是可悲的,﹝2﹞詞中以「探戈」的比喻道出人與人之間溝通的重要性。那麼,〈孤獨探戈〉裏的「探戈」是在回答甚麼問題?

「你可知道石頭,要幾多眼淚才被沖走」、「你早知探戈,一下推一下卸便會失手」、「你可知我背後,有幾多冷汗朝著你流」這一開首連續三問的「你」,到底是指涉甚麼?若視作大路情歌裏的情人,歌詞就只能作主人公痴心一片的解讀,偏執可悲,宛如「復仇」,不過一場苦戀,如此則無法與結語「柔腸被磨碎之後,能覆蓋宇宙」作緊密連繫。

「你可知道石頭,要幾多眼淚才被沖走」似有「群石皆為點頭」之義,傳說晉朝和尚道生法師對著石頭講經,石頭都點頭了,這裏在說佛理使人感化。若將佛理轉換成歌詞,那就是問:流了多少「眼淚」煉成的歌詞方可以打動一個人。「你早知探戈,一下推一下卸便會失手」若然共舞,沒人回應你的動作,那舞就不成舞了。而接下來「有幾多冷汗朝著你流」、「捏著自己的心臟狂烈跳動,但求跟你伴奏」,即可發現,林夕的「與影共舞」其實是在說自己的歌詞創作,連續三個發問強調了創作的孤獨,而且是無形的博鬥,林夕以「與影共舞」、跳着探戈的步步進逼,把「在懸崖上哪可退後」的戰鬥精神具體表現來,「曾經在車禍後縫了十幾針,回家還是繼續寫,堅強意志,不睡就不睡,換來創作的快感......」﹝3﹞五十二歲的林夕也曾說:「我覺得我的高峰期還沒有過,因為我的自虐、放任的個性還沒有過。」﹝4﹞這戰鬥精神正是林夕認同的創作精神。

〈孤獨探戈〉寫於 2001 年,那年林夕焦慮症病發,每晚定時頭暈、肌肉痛、心跳加速,他曾說:「我愛歌詞如命,可現在它卻要了我的命。」﹝5﹞林夕在散文集《原來你非不快樂》的自語中亦言:「有所熱愛,本來是莫大的幸福。但熱愛變酷愛,就成了偏執,酷愛歌詞到對自己殘酷的地步。」﹝6﹞「殘酷夠,仁慈未夠」、「我是不倒的一個木偶」、「任由你踐踏」都正好印證了林夕對歌詞的酷愛。探戈是不得微笑的舞,要表情嚴肅。據說起源於情人之間的秘密舞蹈,所以男士原來跳舞時都佩帶短刀。「團聚夠,裂痕未夠,憑甚麼換對手」以忠於舞伴書寫對創作的專注;從「我一跌一碰」的節奏緊湊,及至「其實我怕說聲再會,便是世間盡頭」更有「文章者,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的悲壯,處處是對歌詞創作正視的認真和嚴肅。林夕言:「寫歌詞逼我對感情及生命的問題」﹝7﹞,也就是結語說的「柔腸被磨碎之後,能覆蓋宇宙」,毅然把自己的一切轉換成創作靈感。

--

註:

﹝1﹞ 〈孤獨探戈〉,《百度百科》,2014年5月2日瀏覽,http://baike.baidu.com/view/3974391.htm。  
﹝2﹞ 楊郁:〈道出心中悲涼──淺評林夕〈Shall We Talk〉〉,《心跡/流影》,2014年5月2日瀏覽,http://vestigesoul725.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2201645
﹝3﹞ 林夕:《原來你非不快樂》(香港:亮光文化有限公司,2008),頁7。
﹝4﹞ 唐不遇:〈夕爺已老,尚能寫否〉,《香港高登》,總第38期(2013年9月),2014年5月2日瀏覽,http://forum7.hkgolden.com/view.aspx?type=MU&message=4736710&page=1
﹝5﹞ 朱耀偉、梁偉詩:《後九七香港粵語流行歌詞研究》(香港:亮光文化有限公司,2011),頁33。
﹝6﹞ 林夕:《原來你非不快樂》(香港:亮光文化有限公司,2008),頁7。
﹝7﹞ 林夕:《原來你非不快樂》(香港:亮光文化有限公司,2008),頁7。

參考書目

朱耀偉、梁偉詩:《後九七香港粵語流行歌詞研究》,香港:亮光文化有限公司,2011。
朱耀偉:《香港粵語流行歌詞研究II 八十年代中期至九十年代中期》,香港:亮光文化編輯部,2011。
黃志華、朱耀偉:《香港歌詞八十談》,香港:匯智出版有限公司,2011。
林夕:《原來你非不快樂》,香港:亮光文化有限公司,2008。

網絡資源

〈孤獨探戈〉,《百度百科》,2014年5月2日瀏覽,〈http://baike.baidu.com/view/3974391.htm〉。
楊郁:〈道出心中悲涼──淺評林夕〈Shall We Talk〉〉,《心跡/流影》,2014年5月2日瀏覽,〈http://vestigesoul725.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2201〉。
唐不遇:〈夕爺已老,尚能寫否〉,《香港高登》,總第38期(2013年9月),2014年5月2日瀏覽,〈http://forum7.hkgolden.com/view.aspx?type=MU&message=4736710&page=1〉。

 

(原文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