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沙龍〉看黃偉文對照相得出的人生感悟

2015/3/22 — 12:19

【文:何靖瑜】

填詞:黃偉文

對焦 她的愛 對慢了 愛人會失去可愛
記低 這感慨 世事變 有沒有將你淹蓋

只一格 經典的偶遇已 不再 儘量框住目前大概

留住 溫度 速度 溫柔和憤怒 凝住 今日 怎樣好
捉緊 生命濃度 坦白流露 感情和態度
留下 浮光 掠影 飛舞

每張 都罕有 拍下過 記住過 好過擁有 光圈愛漫遊
眼睛等色誘 有人性 鏡頭裡總有豐收

雖則那 即影即有售罄 菲林都已拆走 但是衝動用完 又再有

留住 溫度 速度 溫柔和憤怒 凝住 今日 怎樣好
捉緊 生命濃度 坦白流露 感情和態度
停下時光 靜止衰老

登高峯一秒 得獎一秒 再破紀錄的一秒
港灣晚燈 山頂破曉 摘下懷念 記住美妙
升職那刻 新婚那朝 成為父母的一秒
要拍照的事 可不少

音樂 話劇 詩詞和舞蹈 揉合 生命 千樣好 攝入相簿
絢爛如電 虛幻如霧 哀愁和仰慕
遊樂人間 活得好 談何容易
拍著照片 一路同步 坦白流露 感情和態度
其實 人生並非虛耗
何來塵埃飛舞

〈沙龍〉收錄於陳奕迅專輯《H3M》,於 2009 年 3 月 23 日發行。此歌由黃偉文填詞。歌名「沙龍」,是指在生活中拍的一系列照片,詞以照相貫穿,而詞的內容實際上是告訴我們要珍惜眼前的事物,每件事都值得紀念。

廣告

「對焦/她的愛/對慢了/愛人會失去可愛」,從歌詞表面上看,拍照時按下快門前的那那刻,需要對焦,對慢了,就會拍出模糊的照片。而詞裡說的對焦是「她的愛」。這裡可能指的是,曾經你很愛一個人,為搏取對方芳心,你傾注了自己的愛,但始終得不到對方相應的回答。當對方開始在意你的時候,你卻沒有以前那麽愛她了。就像歌詞所言,假若對焦對慢了,時間不當,一切都像變了質。「記低/這感慨/世事變/有沒有將你淹蓋 」,「這感慨」指的是曾經與愛人共處的時光。當「世事變」,你重看舊照片時,伴隨的或者早已遺忘多時的情感會不會突然湧出,「有沒有將你淹蓋」?
  
「只一格/經典的偶遇已/不再/儘量框住目前大概」 ,照相要捕捉一切最美好最靈動的畫面,因為菲林相機拍一張照片只有一次機會,所以「只一格」,拍得好或是不好的鏡頭都成為「經典的偶遇」,它不像數碼相機那樣能無數次重來直到拍得滿意為止,也因為有這個局限,菲林相機拍出來的照片更加情真意切,但人生的聚散離合中,哪一刻是情真意切?我們無法預知,很多精彩、快樂的的就那麽一瞬間,過去了就一去不復返,所以就更要珍惜眼前的每一刻,「儘量框住目前大概」。把「溫度/速度/溫柔和憤怒」都留住,記錄下這些悲歡離合,把它們作為生命中必然出現的事,「凝住/今日怎樣好」,拍下美好的一瞬,凝住畫面,彷彿時間已靜止。

生活中個每個片段「都罕有」,都是獨一無二的,我們拍下它們,記下它們,留在回憶中有時候比擁有更美好,因為至少可以用照片留下它們在我們心中的永恆。「有人性/鏡頭裡總有豐收」,「有人性」是對生命的「坦白流露/感情和態度」,只要用心記錄,用人性去感悟,總會發現鏡頭裡的另一片風景,總能在生活中找到有價值的東西。就像面對感情,「雖則那/即影即有售罄」,雖然很多感情一瞬即逝,「菲林都已拆走」,你以為感情已經耗空,「但是衝動用完又再有」,下一次它卻照樣會來。不必刻意去苦苦尋找,因為當時機成熟時,該來的總會出現。所以生活要「捉緊/生命濃度」,享受生活,拍下記下每一個精彩的時刻,「要拍照的事/可不少」:「登高峯」、「得獎」、「再破紀錄」、「港灣晚燈」、「山頂破曉」、「升職」、「新婚」、「成為父母」,這些都是美好的事情,只要用心去感悟,值得紀念的事情其實是非常多的,「音樂/話劇/詩詞和舞蹈」,把這些「揉合生命」賦予它們人性,都記錄進相簿裡。「絢爛如電/虛幻如霧/哀愁和仰慕」,它們震撼你也好,迷惑你也罷,讓你憂愁亦或是敬仰,你「遊樂人間」,活得自如,其實談何那麽容易。「拍著照片/一路同步/坦白流露/感情和態度」, 一路走來,一路記錄,這是坦誠的釋放,是一種感情和生活態度。

廣告

這樣的話,「人生並非虛耗」,每個人在逝者如斯的同時,經歷很多感動瞬間,或憤怒、或喜悅,這都是能讓人成長起來的事,每個人活著就是有意義的,不管你做了什麼,想了什麼,何必在乎那些飛舞的塵埃?

(原文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