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黛玉笑了〉看周耀輝筆下蛻變的林黛玉

2015/7/9 — 10:26

【文:陳藹琪】

作詞:周耀輝

一間間西廂 幾多間像破廟
一朵朵紫釵 幾多現在閃耀
一一的想起 幾多的舊記憶未散掉

一天天開始 幾多日後揭曉
一息間分開 從來並沒先兆
本本詩歌小說 場場聚散誰能意料

或者 所有的奧秘已經寫了
地有天 月有星 然後眼淚就有歡笑

*緣和分碰著了 又匆匆失了
紅樓夢過後應該醒了
也許再過一秒
錯過的一切統統得到了

離和合接受了 又拋低不了
紅樓夢向著我呼召
不需要葬花 卻要微笑
哪個為舊人哭 太笨了

一朵朵 一朵朵微笑
綻開了 又匆匆謝了
得到了 又匆匆失了
只有什麼忘不了
真了 假了 我一一的明白了
又糊塗了 最後只有什麼忘不了

一位位寶玉 幾多位是我的
一位位千金 幾多位在執著
一一的想起 幾多的舊記憶未散掉

一天天開始 幾多日後揭曉
一點點青春 原來並未失掉
本本詩歌小說 場場聚散後才開竅

*repeat

離和合接受了 又拋低不了
紅塵內發現我渺小
即使要痛哭 更要微笑
哪個羨慕黛玉
明白葬花不夠捻花美妙
遺憾了 就趁破曉 忘了

〈黛玉笑了〉收錄於泳兒在 2007 年推出的《花無雪》專輯內。黛玉一反常態以笑容示人,而非冷冷待之。周耀輝曾表示中國風的創作可讓人思考我們的傳統,思考誰決定的傳統 。詞人的創作確實打破成規,對文本有全新的詮釋。雖然詞人筆下的林黛玉注入了全新的精神面貌,詞中仍能尋得一二其哀戚戚的性子。除了黛玉的形象外,其緣分論也顛倒了大眾固有的理解,以點線面寫緣不過是一聚點,乃歌詞中的另一亮點。另詞人再借花意象推陳,道出這個帶點灑脫的林黛玉。

廣告

周耀輝以林黛玉的心理歷程為基調,展開三個層次的狀態。首先黛玉仍帶著固有的多愁善感回憶過去。她看著西廂,曾經記過自己的愛恨情仇,如今看來竟不過如破廟,如此的不堪。似乎黛玉仍惦念舊日,不著意就被勾起思緒。她甚至篤定認為傷心過後,必定是快樂之始。很明顯這不過是奢望,這想法已點出黛玉仍眷念過去。於第二層次,開始蛻變的黛玉陷進了理性與感性的迷離,認為「紅樓夢過後應該醒了」,同時又認為多堅持或能換得一直期待的。她沾著點新添的理性,卻未完全擺脫那倔強的性子。直至最後,黛玉終凌駕命運,她發現「離和合接受了/又拋低不了」。過去的遺憾經已不能改變,倒不如設法擱之。「即使要痛哭/更要微笑」淚中帶著微笑也不為過,不失其愛哭的特色,實換了一份心態待之。詞末以「遺憾了/就趁破曉/忘了」為定錘之音。這麼一位女子在花叢旁拈花惹笑,軟語道:忘了。確實為黛玉注入了些瀟灑,使之精神面貌提升。所謂紅樓夢,所謂記憶,終在黛玉的一念之間,終反操控命運。

緣分這回事兒,本未可知。但大眾傾向認為緣分具黏性,成就了紅塵間的愛戀。周耀輝卻反寫之,以點線面的方式推展畫面。「緣和分碰著了/又匆匆失了」,緣分只於一剎那,聚於一點,終匆匆逝去不復返。「緣分」、「離合」只決定於時機,都不過是恰巧。若趕不上時機或離別後,兩人只能在兩條平行線上各自發展,從而延伸至黛玉思索有哪個寶玉才真屬於自己。許是紅樓夢中的判詞未為她與寶玉配婚,使他倆只能短暫相聚於「一點」。詞中應用了這恰巧的相遇,造就了黛玉的「舊記憶」、「拋低不了」、「紅樓夢」及「紅塵」。這反寫的緣分論加強了歌詞的哀愁意,使人惋惜緣分竟非成就愛情,只是剛好湊對時機罷了。詞中的黛玉曾認為「或者/所有的奧秘已經寫了」,即所謂的緣分大概已是既定。緣分往往在離別後才被察覺,失意方知緣分不與她。這「一點」的緣分使黛玉驚醒,成為了她蛻變的主因。

廣告

花乃貫穿詞作的重要意象,暗示了黛玉的精神層面之改變。詞中的花有不同形態,如:「葬花」、「捻花」,又以花的狀態寫「凋謝的緣分」、「開花般的微笑」。花的應用其實點出黛玉不同的想法。在《紅樓夢》中,黛玉所吟唱的《葬花詞》正隱示了她的一生,哀憐自己的出身及與寶玉的愛情一如落花。詞中提到「葬花」,認為「為舊人哭」實在愚蠢,涉指黛玉開始蛻變,不再帶著絕望,而是選擇微笑代之。「一朵朵微笑」實指緣分,這個微笑是寶玉帶給她的,卻快速花謝花落。在黛玉剛好意識及得到愛情之時,便已失去。然而,緣分寄生於花上,驅使黛玉選擇寧可自己凌駕曾經的回憶,而非如文本中被過去捆死。直至最後,見黛玉「捻花」,在手裡把玩帶有緣分意象的花朵,意味她放開了懷抱,開懷接受愛情帶來的遺憾,而非舊日哭兮兮的在花冢處悼念。捻花是詞作的靈魂所在,點出林黛玉真的拋下了包袱,以旁觀身份看待之。一「捻」字用得精妙,使帶有新面貌的黛玉變得瀟灑,幻想及她玉指輕觸,綿綿放卻紅塵往事,使這女子更立體。

<黛玉笑了>以花為意象,寄載了周耀輝反寫的緣分論,道出林黛玉漸漸蛻變的精神面貌。從哀怨纏綿的女子,化成略帶瀟灑的黛玉。詞人打破舊有刻板印象響,新寫出這一位捻花裡淡忘舊憶的經典人物。

--

參考資料:
 
黃志華:《香港詞人詞話》,香港:三聯書店,2003。
黃志華、朱耀偉、梁偉詩:《詞家有道:香港16詞人訪談錄》(香港:匯智出版,2010)。
朱耀偉、梁偉詩:《後九七香港流行歌詞研究》(香港:亮光文化有限公司,2011)。
魔鏡歌詞網:〈黛玉笑了〉,http://mojim.com/twy104885x2x5.htm,2014年5月22日瀏覽。

(原文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