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100毛》的崛起再思網絡文化/流行文化的治癒力與危險性

2016/2/10 — 16:47

圖片來源:100毛 Facebook Page

圖片來源:100毛 Facebook Page

前陣子的《Shell Bonus咭好獎fun給你呈獻:毛記電視第一屆十大勁曲金曲分獎典禮》掀起了一片熱潮,伊利沙伯體育館的門票一開賣已被搶光,nowTV現場直播令很多年輕人在當晚相約一起看電視,亦有群眾自發在各個公共空間實況轉播一同觀賞,同時在臉書上鋪天蓋地都是分獎典禮的訊息,連身在台灣的筆者都無法避免捲入這次熱潮,在當晚被分獎典禮的片段和金句瘋狂洗版後,還被連續幾天的100毛新聞和分析洗版。雖然,針對「100毛現象」的文章已經有很多,但筆者認為仍然有討論的空間,所以希望透過這篇文章,提出網絡文化/流行文化的治癒力與危險性。

《第一屆十大勁曲金典分獎典禮》由毛記電視主辦,由Shell作為主要贊助商。毛記電視的創辦人是林日曦,他先於2010年起發行黑紙,其後於2013年成立100毛,再於2015年成立毛記電視。黑紙是一頁的紙本媒體;100毛則以雜誌形式發行,同時依賴臉書粉絲頁吸納觀眾;毛記電視則是以純網絡媒體的形式運作。「毛系列」媒體主要透過惡搞、騎劫、曲線、抽水、二次創作等嘲諷戲謔方式的內容來吸引觀眾。100毛更是透過這種方式於雨傘運動時收割了大量黃絲帶觀眾(以黃絲帶/藍絲帶作為泛民主派/泛建制派的分類未免過於二元對立,但本文之目標不在大眾之政治認同定位,故先以粗疏的慣性用語為群眾分類)。既然,當初100毛所吸收的觀眾是以黃絲帶為主,那麼理應是支持「民主」的一群,然而,從分獎典禮的效應中看到的卻是「民粹」。

這次的《分獎典禮》風波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就是你不能再直接用黃絲(左)/藍絲(右)這個二元來分類支持和反對的人,因為100毛大部分的觀眾都是所謂的黃絲。對於觀眾的熱烈支持與反對,筆者認為中間的差別在於接不接受所謂「階段性勝利」的問題,從支持者的說法看來,明顯是理想最大化地認為100毛將一些政治冷感的人帶進來, 尤其在面對俗稱「網絡23條」的《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強行通過在即,毛記電視是在「抗爭」。一些平時在臉書反資本反霸權支持環保動保的左傾朋友,竟然跟隨毛記多謝石油公司。 一些支持分獎典禮的人為石油公司護航,認為Shell沒有進入大陸市場、沒有選擇傳統保守媒體(例如TVB)而選擇100毛是很突破、很進步,真的是這樣嗎?有人樂觀地認為,從頭到尾高調地喊贊助商的名字,反而會抵消了廣告行銷的效力,因為大眾都會意識到是植入式廣告,甚至認為這是一個騎劫大眾對Shell注意力的機會,是時候打一場反宣傳戰、文化游擊戰。又有人認為環保團體應該多謝毛記,因為Shell的惡行前所未有地如此被大眾注視,能喚起大家對議題的關注都是毛記的功勞。但是,大家消費完一堆議題之後,到底是會主動去把議題深化還是笑完就算?怎至覺得自己已經付出了努力、做了一些事、參與了反抗?如果大家只是停留在「與傳統媒體比較起來已經很好」的狀態,好像在兩坨屎中間選一坨沒有那麼臭的來稱讚,但為什麼看不到在兩坨屎之外還有一個選擇,就是兩坨都不要?最恐怖的是人們對社會的不滿不停透過流行文化來治癒和麻醉,但被治癒之後呢?行動才是最重要的。

廣告

而對於媒體,則是意識形態和媒體操弄的問題,為了娛樂觀眾而用嘲諷調侃的方式來講到底合不合乎傳媒的責任與道德?支持本土大家聽了當然會覺得很爽,因為有人在無限捍衛自己的利益,但是否為了治癒大家的玻璃心就可以無限種族歧視?為了娛樂就可以笑女上司、笑陳冠希?其實不是性別歧視不存在,是大家為了娛樂而選擇視而不見。100毛是包裹著撐同志糖衣的父權毒藥,即是在第19期的100毛以支持同志為主題,卻無法掩蓋其根本的性別歧視。「毛系列」透過不停強化刻板印象來博取網民一笑,轉發陳冠希「溝女」的「證據」並煽動網絡欺凌,為什麼一個人的性要如此「被公幹」?如果一個人連性自主,甚至是交友自主都無法實踐的時候,到底我們在爭取的是怎麼樣的民主?

廣告

來看看原版《香港地》和毛記二次創作後的《真·香港地》的歌詞,在道中香港困境的同時亦反映了不斷滋長的民族主義情緒。身份認同的作用和價值到底是什麼?每個人都有很多不同的身份和認同,香港人的認同為何如此重要?它代表了什麼?為什麼需要如此強調香港人甚至真•香港人?源自生活的無奈、無力感甚至絕望,有辦法透過身份認同的強調來發洩排解嗎?「香港人」的認同不應該只建立在「不是中國人」之上,100毛式的戲謔無助於我們面對困境,我們始終無法逃避在日常生活中襲來的硬生生、血淋淋的現實。如果我們認為生活在現在的香港是可悲的,那在服用流行文化作為僅存的愉悅和自我麻醉的同時,除了不斷懷舊,我們還有什麼方法對抗不公義,為社會帶來實質改變?

陳冠希 《香港地》節錄
Featuring Hanjin Mc仁
作詞:Mc仁/陳少琪/陳奐仁

呢首歌 送俾我既香港
唔理事情有幾困難 環境有幾亂
你都仲係我屋企 之前係 而家係 將來都係

對於呢個地方 我同你同一個同感
同一個諗法 我同你同一種人
雖然你有你忙 我有我忙 佢有佢忙
各有各行業 但係用緊同一本黃頁
灣仔海旁尖東海旁 中間都係同一個海港
大街小巷串埋就係 我地呢一個香港
以前有好多工廠 宜家有好多銀行
就算點變 都係屬於我地呢一個香港
經過幾多風暴有d野仍然屹立不倒
太平山頂大帽山頂 依舊一樣大霧
新機場唔再新 但係呢度多左一個島
舊車站唔再用 但係個鐘樓仍然係度
新作風 新人事 新公司 新董事
邊個話事我唔懂事 基本上都仲係白紙黑字
經過幾多谷底香港仔仍然係香港仔
見過幾多風浪香港人仍然係香港人

係得呢個地方出世 就預左係呢個地方度死
有人會睇到黃金片地 呢度係一塊福地
有人會睇到唔一樣 樣樣野一敗塗地
有人會識得設身處地 有人會選擇逃避
有人會認為呢個係環境同人既問題
呢度既文化一潭死水點會居安思危
七百萬隻螞蟻 唔容易走埋一齊
向住同一個方向睇 一定會搵到大前題
係同一種人 點解要將人睇低
係同一種人 可以學埋同一種語文
講第二種語文唔表示你係第二種人

I Rap the Police I Rap the Government
跌得起輸得起 搵塊鏡照下自已
香港人至叻 唔駛靠人個個靠自已
唔怕攬住一齊死 駛乜怕從頭做起
要有訂企 首先要企硬自已

同熱愛這片土地 大家刻骨銘記
愁或喜 生與死 也是香港地
同熱愛這片土地 大家一句到尾
由自己 生與死 也在香港地

 

毛記二次創作版本
河國榮 《真•香港地》節錄
Featuring Mc仁
改編歌詞:林日曦、徐璋霖

呢首歌 送俾我既香港
唔理事情有幾困難 環境有幾亂
你都仲係我屋企 之前係 而家係 將來都係

對於呢個地方 我同你同一個同感
同一個諗法 我同你同一種人
雖然你有你忙 我有我忙 佢有佢忙
各有各行業 但係聽過同一首王傑
廣東道旁北京道旁 啲篋塞爆同一個海港
大把小店摺埋就係 我哋呢一個香港
右邊有好多金行 左面有好多藥房
面目全變 仲係唔係我哋嗰一個香港
經過幾多風暴啲樓價仍然屹立不倒
慈雲山下馬鞍山下 依舊死做爛做
新機場唔再新 但係話想整多條跑道
舊車廂唔再用 但新車廂有故障信號
新老總 新報紙 新TV 新主持
邊個話事我唔懂事 基本上唔再係白紙黑字
經過幾多清洗 真港仔仍然係真港仔
見過幾多瘋狼真港人 仍然係真港人

喺得呢個地方出世 就預咗喺呢個地方度死
有人會痾到黃金遍地 搞到有陣黃金味
有人會睇到唔一樣 樣樣嘢怪塊土地
有人會屈人宿娼嫖妓 有人會選擇離地
有人會認為呢個係六八同九嘅問題
呢度嘅官員一齊吹水 點會居安思危
七百萬隻螞蟻 唔容易走晒出嚟
向住同一個電視睇 一定會鍾意梁烈唯
係真香港人 當然會識英雄輝
係真香港人 可以睇埋同一篇潮文
你一崇拜馬雲 就表示你係第二種人
I Rap the Police I Rap the Government
跌得起輸得起 搵塊鏡照下自已
香港人至叻 唔駛靠人個個靠自已
唔怕攬住一齊死 駛乜怕從頭做起
要有訂企 首先要企硬自已

同熱愛這片土地 大家刻骨銘記
愁或喜 生與死 也是香港地
同熱愛這片土地 大家一句到尾
由自己 生與死 也在香港地

註:粗體字原為尊重多元卻被二創為含有民族主義、仇外情緒的歌詞

100毛就像照妖鏡,把群眾的喜惡放大,尤其是在這個媒體被群眾牽著走的年代更顯而易見。借此機會,我們是時候檢討雨傘運動時,群眾分裂的帳,你罵他「左膠」時,他又罵你「熱狗」,這些標籤和責罵除了表示出對方是非我族類,突顯自己的正當性之外,還有何用處?在反國民教育後,我們好像突然「覺醒」,有了「公民意識」,於是就要去「關心」政治。在後雨傘時期,彷彿我們一不談政治就不是公民,一不談政治就不是香港人,然而,這些關心政治和公民意識覺醒就好像只停留在一個框框裡面,每次一個議題被炒起,就是一連串的在臉書分享、罵政府和官員、發起聯署、分享相關的改圖、再罵一次、然後就有另一個政策出來強姦我們,於是,我們為了要負上「講政治」的責任,就把這個循環重複一次、兩次、三次⋯⋯循環往復,不公義依然存在,大白象工程沒有停止,我們還在不斷地被政府強姦。

曲線和抽水(語義上或政治上的揩油、吃豆腐)其實是危險的,當語義不停被更替、顛覆就會令人在理解上出現斷裂,太快的更替亦來不及讓整個社會消化和沈澱,令很多字、詞、潮語或句子可以不停被政治不正確地騎劫。文字是不可以脫離脈絡的,例如「小眾」這個身分是有政治位置的,只拿這兩個字然後去政治化再騎劫,之後以娛樂效果放大,就變成錯誤的理解。然後通常,網民會再加一句「認真你就輸了」、「放鬆D啦香港人 (放鬆點吧香港人)」。透過社交網絡來圍爐取暖、「集體打手槍」作為治癒,滿足了對於生活的失落,卻抵消了可能產生群眾運動的力量。公民到底是什麼?關心到底是什麼?與其為了談政治而談政治,為了證明自己是公民而分享一堆哪個「好」人說了什麼支持香港人的說話,不如更直接一點,在日常生活中為你支持的人事物出一分力。不需要等到下一次雨傘運動,也不需要等到下一次選立法會、區議會議員,除了支持小店、實踐環保等方法之外,更要認真看待話語的力量,拒絕消費議題、社運和小眾身份,拒絕加入仇外,拒絕性別偏見,才有辦法離真正的民主更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