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忌犯大不韙的文化局

2016/5/30 — 12:39

令文化局未捷身先的風雲人物許曉暉(中 ),左為王英偉 右為殷巧兒

令文化局未捷身先的風雲人物許曉暉(中 ),左為王英偉 右為殷巧兒

憑誰將香港文化局驅上斷頭台? 結論一直眾說紛紜,Lucy Lippard 文章《Looking Around》解構過文化vs. 政治互動,令剪不斷的謎團終於覓獲端倪:多元主義風靡一時,賦予人文科學及politics嶄新詮釋….. 文化、土地由來無從分割,譬如家族歷史,或者先人流徙,必具足跡理據,通過集體回憶,往往能夠預測群眾未來走向,至於選擇通婚對象、房屋風格跟家居裝飾、豢養什麼家畜寵物,種種cultural data一經記錄在案,伺後定會不偏不倚,恰當地評估樣本遇事時反應。

政治漫畫家尊子 筆下的香港文化多元

政治漫畫家尊子 筆下的香港文化多元

廣告

大夢方覺,Cultural Bureau原來掌控和引導民間思路引擎,自是兵家必爭之地。

廣告

2015年梁振英宣讀《施政報告》,開宗明義撂下「重法治、掌機遇、作抉擇」三條硬道理,言之鑿鑿,並假借文康市政一欄,給擾擾攘攘的文化局畫下休止符:「198. 本屆政府在候任期間,曾向立法會提出成立文化局,專責發展香港的文化事業和文化產業,但建議遭部分立法會議員『拉布』而被迫放棄。」

回眸處,Lippard觀點巧遇梁氏箴言無疑叫人眼前一亮,女作家吶喊文化即管治利器,後者則呆若木雞,目送議程流產,平白損毀一座立體民調通報儀,闡明問責管治智慧貧乏,還妄想延期續任,簡直貽笑大方。低階行政另一不良後遺,莫過喚醒公眾對老祖宗一言堂陋習的抗衡,昔日白色恐怖一統天下,挑撥街坊同僚互相揭發,擅用惶恐、無知、暴力和高壓等卑怯伎倆愚民治國,事過境遷,置身資訊爆炸的互聯網世代,陳舊手段早已落伍,結果港府面臨新一輪黃雨傘mass movement猶若老鼠拉龜,赫然捉襟見肘。

筆者才疏,不明白何以「拉布」沒本事搖撼高鐵機場等耗費百億公帑,放縱官商勾結分肥且成效不彰的白象工程,卻無端禍殃池魚?深究下不難了解,Culture & Art其實人類生活/行為昇華結晶,不內含隱惡揚善功能,「中立」允許它如實般反映,不添不減,彷彿一柄雙刃劍,能覆載輕舟一葉,此際捍衞民主自由,無異先天性反革命,形同政治燙手山芋,特首先生自然棄若敝屣。

文教文教!文化局跟教育局其實都是統治者 培育和操控人民的器具

文教文教!文化局跟教育局其實都是統治者 培育和操控人民的器具

啟蒙摩登時代,文化慘遭架空挪用,降格Nationalism的「用心棒」── 商貿工業跟運輸交通進步令資源爭奪白熱化,各國紛紛劃清界線,鞏固利益,不惜窮兵黷武,犧牲百姓, 而煽動眾生有效法門離不開激昂愛國情緒(例如依電影傳媒等模式,正中文化局下懷);庶民一般不因主義(e.g. Progressivism或Capitalism)拋頭顱灑熱血,一旦牽涉家國竟又如癡似醉,捨身成仁,故此Patriotism跟宗教迷信堪稱不相伯仲,魔力駭人….. 與常理背道,小島何苦摒棄禮教,急着替文化機制演奏夭折安魂曲?

特首先生手持的pocket watch,正正象徵文化局(催眠市民的功能)

特首先生手持的pocket watch,正正象徵文化局(催眠市民的功能)

問題癥結也許沿襲鄧小平「一國兩制」不可能貫徹這骨節眼,俗語有云:曾經滄海,強迫香港認同不文明丶不衞生丶不講究人權法治國度肯定夢魘一場;設立Cultural Bureau表面上力主提攜藝術,骨子裏終究存乎策動和麻痹人民,宣揚愚忠。講白了,香港文化局倘若塵埃落定,到底該引領Ex-colony朝「東方紅」抑或「日不落」百拜頓首?此外香港人= 省油燈?真箇任由擺布?上述heritage矛盾於局長爭霸戰一覽無遺;換言之,回歸務須愛國,愛國必先要整肅港英餘孽,好待令出如山,政府懦弱,掂量本土勢力跟中央委派水火不容,瑟縮中選擇鴕鳥策略,自殘過程胡亂把責任往「拉布」推卸,視公眾福祉如兒戲,由是觀之,文化局緣慳,未能落戶南垂一隅也就理所當然!

策略失誤,餘波豈曾局限沒法團結市民和強化歸屬感?一個不納真言的機制僅剩餘謊話,港府鼠目寸光,更忽罹失憶,暫忘文化局滑鐵盧之辱,反身侃談創意工業,聚焦經濟效益,只講 product生產,迴避正題,乞憐以偏概全,殊不知無規矩不足成方圓,文化藝術乃披露人心向背風速計,政治掮客斷章取義,謬診為曉得下金蛋的笨鵝,無視culture跟culture industry原屬superset & subset,潮物商品實質Pop-cult/文明糟糠,濫竽充數,捨本逐末,早晩定必自裁觔斗!

(原文刊於《信報》,作者嗚謝尊子授權轉載使用圖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