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快樂終結》Happy End — 偽善又不快樂的人

2018/6/25 — 12:35

《快樂終結》電影海報

《快樂終結》電影海報

從來都是Michael Haneke的頭號忠實粉絲。記得多年前在導演的作品回顧展上,第一次看過<Funny Games>,真的驚嘆不已。為何虛構的電影故事可以有這麼強大的真實感?到了一個地步,人性的缺點都被掏了出來,自己的陰暗面逐一被揭露。「挑釁大師」絕對名不虛傳。自那時起,每逢他的新作,都會第一時間去「虐待自己」趕緊去看。《快樂終結》(Happy End)上年入圍康城影展金棕櫚獎提名,事隔一年終於在香港上映。

故事講述一個來自上流社會的家庭Laurent Family。家庭𥚃的爸爸George (Jean-Louis Trintignant飾) 患上腦退化症多時,已經生無可戀。家族企業由工作狂的大女兒Anne (Isabelle Huppert飾) 繼承。這位大女兒有一個一事無成且經常失控的兒子。母子之情表面上很強韌,但實際上只害怕兒子會在人前丟架。家族的二兒子Thomas (Mathieu Kassovitz飾) 是位醫生並有個美好的家庭,但私底下經常與情婦互發情慾訊息。最新加入這個扭曲的家庭是Thomas與前妻所生的小女兒Eve (Fantine Harduin飾),雖然年紀輕輕但也隱藏著黑暗的過去。這家庭外表看上去很融洽,和諧地同枱吃飯,但其實各自修行,收藏着自己的陰暗秘密。片名《Happy End》就是要諷刺這班偽善又不快樂的人。

全片其中最冷酷的一段莫過於晚餐的一幕。畫面構圖上,主要是人物的特寫,甚少群體的畫面,凸顯了其自私冷漠的疏離感。除此之外,電影也有不少對社交媒體的諷刺。Thomas與Anne只可以在電子世界裡才可以把自己鮮為人知的一面釋放出來(也許那是你我的寫照)。小女兒對生命的無助亦只可透過的電話直播去釋懷。家庭本是避難所,但各人只相信冰冷的電子世界。但令我感到最可怕的郤是片尾小女孩Eve與George的一段對話。大概是因為內容太赤祼,太貼近真實。人與人的溝通現在漸漸被電子化,這樣真誠的交談少之有少,這反而令我措手不及。

廣告

《快》是導演過往作品主題的大集結。小孩子的偽善和所引起的不安感就在<White Ribbon>內出現過。偷拍鏡頭就令人聯想到<Caché>。當然,還有《愛》(Amour)。片尾的對話,當George道出自己因為不忍看到妻子痛苦而親手將她殺死的時候,便知道在說的是《愛》的結局。很有趣地,我在一篇導演訪問中讀到究竟《快》是否《愛》的延續。導演就解釋說,他的所有電影都是圍繞著同一個家庭,並無他人,所有主角都名叫George和Anne。延續不延續,觀眾都看過George和Anne這麼多遍,與他們可算是「相交不淺」,為何導演還是要我們繼續冷眼旁觀他們的故事,這不算殘忍還算什麼?

 

廣告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