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思想實驗 — 提供生命價值的選擇

2017/2/23 — 16:15

ANGUS CHIANG_official Facebook 圖片

ANGUS CHIANG_official Facebook 圖片

台灣時裝設計師江奕勳曾在倫敦獲獎,近日又回倫敦舉辦時裝展。他的作品被網路鄉民調侃「太難懂」、「這也叫時尚」、「太醜」……但批評鄉民是沒甚麼意思的,人的價值觀受到環境教育影響,這是整個台灣的問題。

我並不是要說因為江奕勳得獎、是台灣之光就要一昧推崇。針對作品的藝術性批評當然是可以的,我想講的其實是一個老掉牙的觀念:言論自由。

廣告

一般會覺得只有「話語」才具有自由,而且強調這種自由對公共政治的意義。不過,言論自由未必要救國救民,有時候只是要發現自己、找到自己、重塑自己。

做自己,從思想上建立一套獨立思考而成的價值觀,言語上表達傳遞給公眾。除此之外,經常被忽略的是外貌的型塑,例如化妝、整形、刺青、服裝,都是自我的延伸,都是言論自由中,「追尋自我」的一部分。

廣告

所以你會發現越是威權的場域,對穿著打扮的限縮就越明顯,那些「你不能怎麼樣」、「這樣不適合」、「會很不合群」,通常沒有任何實效上的依據,只是為了限縮人類自我的延伸。內在的限縮(思想檢查、禁書稽查)很耗費成本、成效也不彰,畢竟人的心裡想甚麼很難知道。但是表現於外在的,要限縮起來就容易許多。

你發現了嗎?「誰會這樣穿出去」的質疑,意思就是自己要怎麼穿,必須考量到跟外界社會的和諧,必須考量他人的觀感。在這個過程中,自我探索的自由就被犧牲了。

時裝跟大部分藝術一樣,未必是要提供迎合現實條件的解決方案,往往只是在自我探索的過程中,提出並挑戰既有的觀念邊界。如果說藝術有甚麼「他人的意義」的話,我會說其中很重要的是「思想的實驗」。

人們很容易理解科學實驗的價值,可以清楚的知道沒有這些實驗,就沒有電力、電燈、汽車跟電腦,就沒有現代生活。但思想實驗的價值經常被貶低,畢竟那副作用很可怕 — 會牴觸到權力者所要建立的秩序。科學實驗會提供你生活器具的選擇,思想實驗會提供你生命價值的選擇。甚麼是好,甚麼是壞,甚麼是美,甚麼是醜。

科學實驗經常會失敗,不過有價值的實驗不在於成功找到答案,而是能夠對下一次、下一個人、下一世代產生意義。如果能夠明白這個道理,當然也就能夠接受思想實驗、服裝實驗未必實穿,價值的評判標準,在於對服裝可能性的啟發。

回到江奕勳的作品,單純一件穿到台北街頭,必然引人矚目、跟他人格格不入。但表示他的實驗、他的自我探尋毫無意義嗎?或許習慣秩序、不能接受異端的人們,要思考自己無意識間對「自由」的自我設限。

他的影片中,勾勒出了自成一格、內在邏輯一貫的穿著世界……如果台灣社會每個人都這樣穿,那也就沒有「不合時宜」的問題。創作本來就是在挑戰你對世界的想像,你可以不認同,但這些努力是有意義的。

因為他人穿著跟自己想像的不一樣,就覺得是「壞的」,那跟他人的想法跟自己不同,就覺得是「錯的」,基本上是同一件事,都是對言論自由的自我設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