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思痛:讀宋尚緯〈謊言〉

2017/9/30 — 18:44

抄寫:胡匡頤(和人類四)
攝影:梁敏琪(新新傳二)
抄寫地點:大學書店

抄寫:胡匡頤(和人類四)
攝影:梁敏琪(新新傳二)
抄寫地點:大學書店

【文:熒惑】 

宋尚緯的詩有著強烈的風格,在私密的情感裡用詩行划著,黑色的水面在輕淺的波浪裡前行,對一些讀者來說,他可能是腹語一般的親切存在,既奇異又自然。你很難說在這首詩裡抓得住一個確實的情節,但是也不是架空地構寫,而更像是在一個真實世界的鏡像中用文字同步紀錄自己,詩就像是他自創的平行世界,與真實的宇宙共生,以此冷鎮著生活中各種身心的痛。

我嘗試不把這理解為一般意義的謊言,不管如此解讀是否作者的原意。如果謊言不僅僅是人類的專利,也不僅僅用以掩藏真像,而是對於一切都沒有答案,沒有真相,所以宇宙只得如此放任我們繼續活著,滿身傷勢?詩人擁有「我必須」的意志,「我又一次」的覺悟或執著,用自身的小謊言對抗無盡的大謊言,所以他的詩仍然在撐起他的世界,並且在比海還深的地方繼續潛移,「就當是旅行」。

廣告

〈謊言〉 宋尚緯

就在昨夜,月亮穿透海洋
所有語氣都焦躁起來
聲響充滿奧妙的意涵並且
結成了一個又一個
難解的毛球。我必須
必須索求一種必要的恍惚
恍惚地走過必經的遠方
步伐起落節奏有致
錯落的靈魂猛烈地生長
每一個都長得如此相似
如此地沉默與痛
我又一次離去了,就當是旅行
許多票根被遺忘
許多風景被記得
再不說這些久遠的歷程
就像我釀藏已久的謊言

——宋尚緯著:《輪迴手札》 (桃園:逗點文創結社,2011年),頁144-145。

(蒙作者允許抄寫,謹此致謝。)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