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性公會」成立之背後理念

2019/1/18 — 10:16

這幾天開學,真的很忙碌,一直未有時間說說「性公會」這件事, 我和徐沛筠、黎明以及 Roger 剛剛成立了「性公會」。「性公會」是甚麼?當然跟基督教那個聖公會無關,人家是很大的聖公會,但我們只是一個「四五行動」:希望透過四五個人的行動可以創造出一個空間討論關於性和性別有關的議題,好過一條女一場運動那麼悲壯。

我們在 2018年創造的所有小小的奇蹟全都是這種「四五行動」,2019年,當然也繼續會有新攪作。在我們的經驗裏,每一次行動,只要能夠找到四五個人,還是可以成就的。我們大概不會註冊,也不會給大家一個甚麼名分,只是會邀請大家港女和支持港女的又好加入我們這個 Facebook Page! 我們在 group ?,聽候差遣,當我們call 大家去反對性騷擾呀報佳音呀搞論壇呀去平機會請願呀或者托個紅A膠桶在頭上支持709維權律師家屬的時候,希望每一次都有四五個人能應召就好了。

至於「性公會」這個名,最少可以用來參加簽名運動啊!在這個環境,簽名運動還是很需要。每次我們去找一些組織加入聯署,搵得很辛苦,以後希望可以用這個名義去關心社會上各種議題,也不單止是性別的議題。希望能夠有能力去同其他人cross over,發表作為市民的心聲,希望性公會這個名可以用來作為參與社會的一個力量!

廣告

至於我們做的錄像節目《「性」在有公義》反而是可以特別針對性和性別的議題,在性和姓別中間有個斜槓。甚麼是性/別公義?或者性的公義? 如性騷擾就是沒有公義;如你歧視一些性別,覺得別人不是男,又不似女,而你去笑人家,這就是沒有性別公義,這些我們都是要譴責的。在我們的video channel, 我們會探討在性/別的議題其實是怎樣和社會上其他的各種不公平勾結在一起的。

性別、情慾、婚姻家庭與親密關係⋯⋯這些看似「私」的領域有「公義」可言嗎?為什麼性/別的不公義在一些人眼中卻是常態、習慣和規範?日常生活中的性/別不公義會以什麼方式顯現?在兩性的相處、同性關係、性關係上的不公義,我們都會在這個平台中討論。

廣告

第一集我們談教會內的性和性/別公義的議題,相信大家也知道黎明和容暉近日與突破機構抗爭,我們會詳談一個由最初 Facebook寫出來的個人經歷,後來怎様成為一個公開的抗爭。

由去年(2017年)十二月十三日我們辦了個論壇回應呂麗瑤事件,到聖誕前我們去突破報佳音剛剛好一年。這一年來這個未有名份的「性公會」的姐妹、兄弟,都參與過不少這樣的抗爭。但我也沒有想到竟然要做一輯節目來談談突破這個機構對女性造成的傷害。如果不是《突破》雜誌前總編輯吳思源寫在《基督教週報》寫了一篇令人憤怒的文章,我其實也不會把32年前發生的事再拿出來。我的感慨是:為何又是這班人?三十年前後又是這些名字,突破30年來究竟有什麼變化?為什麼沒有新的領導階層出現過 ?從我們的經歷作為起點看一看這班人其實在搞什麼?所以第一集叫「串」起突破三十年 之「被離開的女人」。

三十年前,我因何「被離開」?何事令其至今如鯁在喉? 三十年後,黎明又何故「被割席」?什麼讓其決定不再沉默? 時隔三十載,萬物早已非,人卻還是那幾個「他」?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被離開的女人,一齊「串」起突破三十年。

下星期會出第二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