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恐怖大媽》與陰毒女人戲

2019/7/19 — 9:06

《恐怖大媽 (Ma) 》劇照

《恐怖大媽 (Ma) 》劇照

青春女生男生貪玩,惹上狂魔,西片這種驚慄橋段拍過無數,非常公式,但長拍長有,經常小本賺大錢。新映美國片《恐怖大媽 (Ma) 》就玩這套板斧,成本五百萬美元,現已全球收入接近六千萬美元,袋袋平安。

其實在芸芸同類片中,《恐怖大媽》成績平平,不是很驚險恐怖。只能說好在沒有猛搞醜怪核突血腥,那群小鎮中學生有靚女靚仔,總算順眼,主演女生戴安娜施華士相當漂亮正派。擔綱演「大媽」的黑人性格女星奧達維亞史賓沙 (Octavia Spencer) ,是有喜劇感的好戲之人。還有資深演技派茱麗葉路意斯 (Juliette Lewis) 、陸克艾雲斯 (Luke Evans) 等,飾演靚女靚仔的爸媽。

現在西片很捧黑人,奇在這一部有些反潮流,把黑人大媽拍成大反派,終於被白人漂亮女生擊倒。片中也觸及種族情仇,那個大媽本來可憐,學生時代身為黑人醜女,暗戀白種俊男,被同學們戲弄恥笑,值得同情。不過她深懷仇怨,變得越來越狠毒,成為狂魔,不單毒害白女白男,連自己女兒也被她禁閉。

廣告

不過,種族問題在《恐怖大媽》只屬次要,主體是女狂魔作惡的驚慄公式。這類公式倒也不妨談談,因為越拍越多,單是今年公映的我便看了好幾部,不久前《友誼永錮》就是,伊莎貝雨蓓飾演變態老娘,專門扮寂寞,引誘年輕好心女子到她家中幽禁起來。《哭泣的女詭 (The Curse of La Llorona) 》拍攝女鬼充滿怨恨,不斷害人。木村拓哉、長澤正美主演的日本片《假面酒店》,神秘殺人狂原來也是惡毒怨婦,由松隆子改變形象飾演。

去年有《小心幫忙 (A Simple Favor) 》和《狂迷驚魂 (Based on a True Story) 》,女主角都遇上很熱情的女子,結成閨密,那知對方很壞很危險。這種閨密變死敵的橋段,廿多年前《叠影狂花 (Single White Female) 》早已拍過,到了波蘭斯基導演的《狂迷驚魂》,結局比較特別,原來那個狂迷壞女人,是作家女主角幻想出來,她似乎人格分裂。

廣告

還有惠英紅得金馬影后獎的台灣片《血觀音》,她演的媽媽簡直「最毒婦人心」,害人不淺,連親生女兒也被她害死,最後被另一女兒以毒攻毒奪命。《美麗有毒 (The Beguiled) 》則描述美國南北戰爭一個傷兵,被女子學校師生囚禁玩弄。

想起八十年代美國片《孽緣 (Fatal Attraction) 》,已婚男主角米高德格拉斯玩一夜情後,被那個女子格蓮歌絲死纏狂擾,像惡魔那樣驚心動魄。 1990 年《危情十日 (Misery) 》也著名,改編史提芬傾小說,男作家被女書迷綁架,鎖起來性侵犯,嘉菲卑斯 (Kathy Bates) 飾演辣手女狂迷,得到奧斯卡影后金像獎。還有 2003 年查莉絲花朗 (Charlize Theron) 在《女魔頭 (Monster) 》飾演連環女殺手真人真事,扮得醜惡,也獲奧斯卡影后獎。

追溯起來,荷里活很早便拍攝女性有美好,亦有惡毒。 1962 年《蘭閨驚變 (What Ever Happened to Baby Jane?) 》,由兩位老牌女星比提戴維絲、鍾歌羅馥飾演姊妹成仇,就是當年叫好叫座的驚慄奇案名片,成為女性鬥法片的恐怖典範。

影視上很多宮闈戲,也經常拍攝女人鬥女人,陰毒可怕。由 1948 年香港國語名片《清宮秘史》西太后處死珍妃,到今年得奧斯卡影后獎的《爭寵 (The Favorite) 》,都顯出女人心很複雜。最妙是 1969 年杜魯福的《蛇蠍夜合花 (Mississippi Mermaid) 》,女主角嘉芙蓮丹露毒殺親夫,親夫仍然愛她,感動了這個有毒美女,為他解毒救活,喜劇收場。

其實我喜歡女俠片,陰毒女人戲不合口味,但經常吸引到女觀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