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恨天

2018/6/30 — 19:55

(編按:本文寫於2008年)

剛好是十五年前,大學畢業,除了在TVB當一份正職外,還有投稿往一些雜誌。只是初出茅廬小伙子,沒資格計較金錢,有刊物願意刊登自己的文章已經滿心興奮。

出版社打電話來,說有稿費收了。人生第一次有老闆,願意把你寫的文字逐個字計算,三百大元二千五百字,只是一毫一個字也好,對於年輕人也可算是一個重要里程碑。那天,一個人左穿右插,在紙本街道地圖幾經辛苦才找到深水埗一個偏僻地址,往出版社取了三百元的支票,心情興奮得在街上走時腳步跳揚,甚至乎我沒有把支票兌現,一直存放至今。我對那天的印象很深刻,當時天氣很悶熱,在深水埗茶餐廳叫了件奶油多,忽然在電視看到新聞:黃家駒在日本遇上意外身亡,他死時,只有三十一歲。

廣告

像失去了一個親人,霎時間那種頹喪、失落,很有切膚的感覺。這十年不少天皇巨星相繼逝世,但只有黃家駒,會形容像失去他就像失去一個寶藏。我很喜歡陳奕迅,他的唱片和演唱會是我唯一還會花錢買和看的。但我真正的尊敬黃家駒,對於音樂,他不僅是個表演者,他是一個真正創造音樂的人。黃家駒沙啞的嗓子脫俗而有力量,即使很高音的位置,他很輕描淡寫就演繹出來。在台上,個子不高大的他卻煥發了開天辟地的勇敢和氣魄!今天的流行曲以流麗的詞彙煽動人心,他作的樂曲老早主宰一切,每為詞意設定了具影像的框架,為他填詞,任務是百分百表達黃家駒內心風景。

只要你喜歡過七十年代黃霑和盧國沾為武俠劇填寫的歌詞,自會滋養了一份正直和俠義。在八十年代我們還處於青澀惶恐的青春期,家駒的作品會給我們扶持、撫慰。聽他的歌聲會感染他對世界的一份悲天憫人,他的歌曲愛控訴不平,愛關懷世界,會咆哮也兼顧承擔。很簡單,真正領會他作品的人,不容易做得成絕世孬種。而且他不是一次厲害,是一次又一次,一次再一次展現他的才華和胸襟。在Beyond走紅後的一段時間,他開始發現樂隊有需要尋求轉變,他把預期必定流行的〈大地〉,相讓給當時仍然懷疑自己有沒有唱歌能力的黃貫中。今天也許只有黃貫中有能力接近家駒,搖滾味道依然強烈,卻缺乏了一段具哲性的內涵。

廣告

黃家駒未必有張國榮天之驕子的位置,但他豐盛的才氣和如陽光絢爛的生命力,卻加倍振振有詞證實天妒英才這句話。我們會看到巨星們在臨終前,不經意散發不尋常的氣息,李小龍在拍攝《龍爭虎鬥》時籠罩着一臉黑氣,梅艷芳在最後演唱會時已有很濃烈的告別況味,陳百強的沉溺、張國榮的無處可逃……,某程度來說,他們都有參與計畫自已的軌跡。只有他,丁點皃沒半點先兆,他本來打算向外展現活虎生龍,只是很輕微的一記落差,卻讓他墮進了萬丈深淵。
事隔多年,對老天的恨意仍沒褪減半點!

(原刊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