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悼張美君

2015/2/11 — 7:45

香港大學比較文學系教授張美君 ( 圖片來源:香港公共圖書館網頁 )

香港大學比較文學系教授張美君 ( 圖片來源:香港公共圖書館網頁 )

【文:董啟章】

知道張美君離開我們的消息,感覺十分愕然,也非常悲痛。雖然知道她患上重病,但沒想到原來已經去到這個程度。我和美君不熟,還以為待她身體恢復過來,又會在甚麼場合碰面。最後一次見美君,是去年三月香港文學生活館開幕禮上。美君一直是成立香港文學館的堅實支持者,在幾年來的爭取過程中,她以香港大學比較文學系教授的身分,給予了實質上的和精神上的支持。

到了香港文學生活館成立,美君到賀自然不在話下,因為這也是她有分出力的成果。當天我拿了三本已經絕版的舊作The Catalog(也即是《夢華錄》於1999年初版的時候的書名)出來義賣,開價五百元一本,聊以資助開幕活動的費用。美君聽到宣布後,第一時間要買一本,但錢包裡卻剛巧沒有現金,於是又為如何付款而苦惱一番。事情如何了結,我不太清楚了,這亦只是小事一件,但卻非常深刻地印在我的記憶裡,成為我對美君的最後印象。那不是因為美君搶著要買我的書,而是因為她當時的一副有別於平日獨當一面的文學教授的威嚴的、熱情而單純的文學少女的神情,還有為了帶不夠錢而弄得緊張兮兮的一臉傻氣。

廣告

其實,美君之前一年才出版了她的第一本散文集《寫在窗框的詭話》,在學術論文之外初探文學創作的世界。在她的身上,結合了資深學者的老練和明察,以及文學新人的青澀和好奇。用美君喜歡的詞來說,這可真是最「詭異」的結合,讓我們永遠也不會忘記。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