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悼藝術中心建築師何弢 Tao Ho 從工展會到中央圖書館事件

2019/3/31 — 15:06

香港建築大師何弢,於上週五(29/3)離世,終年82歳。何弢於1936年7月17日出生於上海,後來於1949年移民香港,於培正中學畢業。大學時期,何弢赴美國修讀藝術史,宗教和音樂。後來於1960年考入美國哈佛大學設計研究院,修讀建築學系,受教於Le Corbusier的門生—西班牙建築師Josep Liuis Sert,以及建築歷史學家 Siegfried Geidion 。因此,何弢可以說是早期現代國際主義建築在香港的接班人之一。他的設計語言,相信亦在此開始萌生。

1991年ARCH Magazine (credit: HK Modernist FB專頁)

1991年ARCH Magazine (credit: HK Modernist FB專頁)

廣告

1964年何弢從哈佛大學建築碩士畢業,返回香港工作。於1968年開設事務所執業。可以算是香港戰後第一代的本地建築事務所。從70年代開始,何弢就接到了不少大型的設計項目。其中最為人熟悉的,必定是位於灣仔的香港藝術中心。一般的美術館或藝術展覽,都佔有相當的地面面積。然而,藝術中心的地塊,只有30m x 30m 左右。必須要將美術館、課室、排練室、劇場空間等,放到垂直的多層建築之中。如何將各個功能,有條理地擠進狹小的平面空間,是這個項目的挑戰之一。何弢巧妙地運用了貫通多層的中庭和樓梯,連貫各個展廳之間的動線,帶領參觀者遊走於垂直的藝術中心空間。其中最特別空間,相信是橫跨多層的包氏畫廊。在同一個畫廊空間,何弢將水平的平面分割,和交錯地佈置在多層的空間。如此一來,可以令畫廊空間擺脫平面的大小限制,更加因為水平交錯的空間,形成獨特的視覺體驗,構成一種嶄新的展覽體驗。相對於大而無當的純白畫廊空間,何弢的手法來得更加前衛大膽,亦展示了香港建築師對於擠迫的都市環境,所發展出來的獨特處理手法。

何弢的作品往往表現建築結構的力量和幾何元素。這個手法,和6、70年代當時流行於英國的建築風格,如Cedric Price, Archigram, 以及後來的Norman Foster的手法相似。藝術中心的建築設計,有別於一般的建築的橫縱網格。何弢利用了三角形的幾何網格,設計所有展廳、房間、樓梯、以及中庭空間。在外牆的設計,亦顯露了呈三角形的鋼架結構。這可能參考了建築大師Louis Kahn 1953年的耶魯大學圖書館設計。他表現結構的設計手法,在何弢第一批作品—工展會展亭—中看到。例如1969年的工展會政府展亭,以大型的圓筒為基礎,再用鋼纜呈傘形垂吊在半空。嶄新的結構,除了帶來前衛的外型,亦回應了當時在國際上受到注目的日本代謝派建築風格,以實驗性的建築結構來展現對未來城市空間的期盼。

廣告

何弢第一批作品 - 1969年的工展會政府展亭

何弢第一批作品 - 1969年的工展會政府展亭

何弢第一批作品 - 1969年的工展會政府展亭

何弢第一批作品 - 1969年的工展會政府展亭

何弢第一批作品 - 1969年的工展會政府展亭

何弢第一批作品 - 1969年的工展會政府展亭

灣仔的香港藝術中心

灣仔的香港藝術中心

灣仔的香港藝術中心 包氏畫廊

灣仔的香港藝術中心 包氏畫廊

灣仔的香港藝術中心剖面圖 (from Hong Kong Architecture 1945-2015: From Colonial to Global by Charlie Xue)

灣仔的香港藝術中心剖面圖 (from Hong Kong Architecture 1945-2015: From Colonial to Global by Charlie Xue)

何弢的設計水平高超,在國際上亦受到相當的重視和認同。在1975年,何弢和幾位在國際上同樣受到注視的亞洲建築師,組成Asian Planning and Architectural Collaboration (APAC),向世界顯示亞洲建築師的力量,以及作為一個定期討論建築和都市設計的實驗平台。其中包括多位國寶級的建築師,例如後來獲得普立茲克獎的日本建築大師槇文彦 (Fumihiko Maki) 、長島孝一 (Koichi Nagashima)、印度的Charles Correa、泰國的Sumet Jumsai、以及星加坡的William S. W. Lim。1980年,日本著名的建築期刊Process,以專題形式介紹APAC成員的作品,亦可能是第一次有香港建築師的作品,登上日本的建築期刊。何弢甚至提出,建議當局接受於其他亞洲國家註冊的建築師在港執業。若當年能夠成事,香港建築師今天的景像,將會是另一片天地。

何弢對建築設計手法大膽,敢於表達自己對建築的意見。於1997年市政局中央圖書館事件,何弢批評當時建築署提出的「希臘外型」設計方案為「娘氣」、庸俗(vulgar)、羞恥(shame)。此言一出卻令何弢備受責難。何弢亦是當時的建築師學會會長。由於建築師學會有一條專業守則,禁止會員在沒有知會其他會員之前批評其設計,何弢因此受到抨擊,有56位會員聯署不滿何弢對於建築署方案的批評,指他違反了這條專業守則。何弢回應指出,批評和評論對於建築設計非常重要。一位建築師作為設計上的專家,有必要就着自己的設計向社會負責。因為公共建築的社會性,建築師就需要接受公眾的意見,建築評論就可以為這些討論提供專業意見和導向。當年建築署設計師諉過於公眾不了解設計哲學,何弢認為此講法並不可長,否則建築師就會成為「自戀狂」。最後市政局和建築署邀請了其他幾位著名建築師提供替代方案。然而,在最後關頭投票之中,時任市政局主席梁定邦,投下最後的一票,支持「希臘外型」設計方案。銅鑼灣的中央圖書館於是成了今天的模樣。

中央圖書館事件: 何弢批評當時建築署提出的「希臘外型」設計方案為「娘氣」、庸俗(vulgar)、羞恥(shame)

中央圖書館事件: 何弢批評當時建築署提出的「希臘外型」設計方案為「娘氣」、庸俗(vulgar)、羞恥(shame)

何弢以至整個香港建築界,此後再少有關於建築的公共討論。著名的已故香港建築師鐘華楠,於2012年亦曾表示,自己對於這種業界的噤聲感到氣餒和羞恥。1997年中央圖書館事件中,何弢承受的矛盾和批評,似乎對於香港建築師業界來說,仍然是一個陰影。建築歷史對於這段過去,相信在不久的將來自有公論。1980年在一本介紹國際當代建築師的書藉中,作者對何弢有這樣的評價:“Tao Ho is, perhaps, the only one among a small band of young architects in Hong Kong who has remained a constant source of irritation to the establishment .... His architecture always delight and frightens, depending on the viewer’s frame of mind. He is a cheeky architect and a perfect gentlema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