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惡夢結束?香港活化工廈政策六年禍害

2015/10/28 — 17:15

香港工業區重鎮-觀塘

香港工業區重鎮-觀塘

【文:奧利佛 Oliver】

香港發展局於年中宣佈,工廈活化措施將於明年 3 月 31 日後不再接受有關申請,意味著該持續六年的政策將步入歷史。回顧這六年,究竟「活化工廈」四字對香港獨立音樂圈有甚麼影響?

二次大戰後香港經濟起飛,自 50-60 年代工業發展迅速而至 70 年代達到巔峰,主要工業包括紡織、製衣、玩具、塑膠、鐘錶、電子等。當時各輕工業發展鼎盛,養活了眾多基層市民,一棟棟工廠大廈陸續於觀塘、荃灣、長沙灣、新蒲崗等地建成,形成一個個工業區,藍領階層絡繹不絕。及後至 70 年代末 80 年代初,由於本地土地與人力成本上漲、歐美貿易配額問題,加上中國大陸開始改革開放,本地廠商逐漸北移,香港傳統工業漸漸式微,社會經濟結構漸變以服務業為主,遺留下來的,是一棟棟空置的工廠大廈。有趣的是,這些本來被視為雞肋的工廈,既無商業價值、業主無力也無權改建,反而卻是香港獨立音樂的搖籃。

廣告

香港人口密度世界屈指可數,土地價格高昂,要在這麼稠密的地方玩音樂,尤其是搖滾音樂,根本是天方夜談!在家彈彈鋼琴吹個笛子也被鄰居投訴,何況是電吉他、爵士鼓?正因為這些廢棄工廈的存在,為玩音樂、玩樂團的年輕人提供了可貴的「空間」。這些工廠大廈與住宅區分隔,沒有噪音管制問題,不怕影響別人,加上因為工廈本來是工業用途,內裡的建築設計空間感十足,樓底高、間隔寬敞、方便大型樂器擺位,就連工業用電梯也十分便利搬運樂器進出。而且因為廠商北移無人承租,業主又無法為其改為住宅或其他商業用途,工廈市場價值不高,這讓本來沒甚麼錢的年輕藝術家也能負擔。

就是這些奇妙的歷史因素與市場環境,讓「工廈」與「獨立音樂」猶如天作之合般的佳偶。自 80 年代末 90 年代初開始,大量獨立樂團(所謂「地下樂隊」indie band)進駐各大工業區,設立自己的「Band 房(練團室)」,當中尤以觀塘區更甚,巔峰時期單是觀塘區的樂團已達好幾百組,蔚為奇觀。除了樂團個人的 Band 房,知名演出場地如「Hidden Agaenda」與「樂人地帶」兩間 live house 同樣選址於觀塘工業區工廠大廈內,不少專業錄音室也隱身於工廈之中,整個獨立音樂圈的生態,與香港工業區息息相關唇齒相依。工業區如觀塘、九龍灣、火炭等,更是形成一個個奇妙的、具藝術氣息的特殊區域。

廣告

香港最具代表性的 live house-Hidden Agenda

香港最具代表性的 live house-Hidden Agenda

然而,自政府於 2009 年宣布一系列「利便舊工廈重建和整幢改裝的活化工廈」措施(簡稱「活化工廈」政策),為獨立音樂圈帶來翻天覆地的轉變。政策背景最主要源於政府認為由於香港工業的式微,空置的工廈土地並未得到充分利用實屬浪費;而且由於工廈大多位於市區,交通便利,而工廈樓面設計寬闊、間隔靈活,整體而言其改建後發展潛力可期。因此,政府於 2009 年推出活化工廈政策,准許業主申請更改或重建工廈的用途,可改裝或重建後的用途包括商業辦公室、食肆、零售及服務行業、康體文娛場所、甚至酒店等。正因為上述政策的推出,原本無利可圖的工廈突然變得「搶手」,因為改建後帶來的利潤可觀(尤其是辦公室、酒店),甚至一些大集團開始進駐工業區進行各種收購行動,凡此種種直接導致工廈的租金大幅飆升,間接迫走一眾原本棲身於工廈的獨立樂團。政府原以為允許改變工廈用途會刺激社區的多樣性發展,並讓土地獲得充分利用,可惜結果我們看到的是工廈炒賣成風;所謂的多元發展,也只是一式一樣的辦公室大樓,以及各種廉價酒店旅館。本來自力更生、自給自足的獨立音樂圈,棲身地猶如被扔下一枚原子彈,樂團們搬走的搬走,放棄的放棄,香港最重要的 llive house──Hidden Agenda 也因租金瘋狂上漲多番被迫遷。

經過多年的審視,政府終於今年 8 月宣布活化工廈政策將於明年 3 月 31 日終結,在此以後不再接受申請。美其名說因為工廈空置率已見下降、工廠區已穩步轉型,遂讓工廈回歸市場主導。然而,整體而言政策失敗之至,申請改建的個案不多(截止今年 7 月申請數目總共只有 161 宗,但香港總共有約 1400 棟工廈),改建工廈本來涉及成本,要改建先要丟錢,有多少業主願意再投資?而且工廈價值主要取決於地理環境,觀塘、九龍灣等市區地理條件優越固然值得投資,但如屯門這些偏遠地區,改建後也不見得有利可圖,自然令業主卻步。另外,就算業主願意改建,其用途範圍也頗為狹窄,近半是是商用辦公室及酒店,當然不用說甚麼促進文化及創意產業。

政策結束,六年過後,我們失去了甚麼,剩下了甚麼?圈內同業與樂迷常常批評香港政府對本地創意工業、音樂圈沒有幫助,沒有與時並進提出具體政策促進發展。然而筆者並不奢望、也不渴求政府的「幫助」,只希望無知無能的香港政府不要再插手干預,讓我們自然發展,已經算是萬幸了。

 

原刊於Blow吹音樂

Blow吹音樂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