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惡女》:女人不壞

2017/7/10 — 12:28

《惡女》電影海報

《惡女》電影海報

觀韓國導演鄭秉吉新作《惡女》猶如坐上過山車,一系列第一視角打鬥精彩刺激,也叫人頭昏腦眩。開首狂衝一輪7分鐘斬殺, 鏡頭VR式360度旋轉,拍攝難度之大匪夷所思,同時患有3D恐惧症的在下不自覺想說聲:「叔叔不行了。」然而與驚世的打鬥相比,電影內容卻出乎意料地來得傳統,片名《惡女》,我們就看看作品如何詮釋「惡女」這個概念。

賢妻良母型惡女

《史記。外戚世家》曰:「美女入室,惡女之仇。」大意為大美人進場,惹起醜女的嫉妒。在中國文化裡頭,惡女一詞形容相貌醜陋的女人,《惡女》女主角金玉彬纖細嫵媚,就算稱不上天姿國色,也斷未至於其貌不揚,醜女之說也無從談起。日文意義下的惡女,除了相貌不佳亦解作「壞女人」,這個意思應該比較貼近作品的原意,英文片名《The Villainess》也可以助證。換個講法,電影呈現導演心中壞女人的模樣。

女主角6分鐘狂斬100人,要說壞也確實很壞,但深入探究她的行為和犯案動機,觀眾或有不一樣的結論。我們看她整個人設,最初她的行動力源於為父報仇,後來被黑幫老大收養並愛上對方,便切換成愛情至上主義者的模樣,提刀血拼,純粹出於為愛人復仇。到被韓國情報局拘捕,自己懷上小孩,毫不猶豫便下決心得照顧好孩子,還與追求她的情報局成員盛駿上演一場韓國愛情劇。總結下來,女主角完全是賢妻娘母型角色啊。

廣告

牝雞無晨即為惡

賢妻娘母不好嗎?當然好,但我們最初追尋的不是「壞女人」嗎?忽然來一個顧家妻子,像是有點不對勁。事實上提到「壞」這個詞,一般會跟「違反社會規範」掛勾,用在女性的場合,又很常與顛覆男女權力關係扯上關係。日本歷史三大惡女:日野富子、北条政子、淀君,三個都是在男權社會裡頭掌控權力的女性。以淀君為例,她是豐臣秀吉的側室,所以被稱為惡女,一般認為是她插手政治,在豐臣死後與德川家康對立。如果她是男人,這種行為頂多是不理智,但因為歷史上素有「牝雞無晨」的說法,母雞不應該報曉,女人也不應該掌控權力,違反這個法則的,就是所謂的「惡」。

廣告

寫到這裡,我想起之前Lady Gaga接受訪問,男記者問她,歌曲性指涉太多會否影響音樂性,Lady Gaga回答:「如果今天我是個男人,坐在這一手叼根菸、一手抓著老二,談著我如何製作音樂是因為我喜歡飆車、找女孩上床,你會說我是搖滾巨星。但換成是我這麼做,把性放進音樂和 MV 之中,只因為我是個女人,而我做的是流行音樂,你就試圖要批判我。」你看,就算是「男女平等」的今天,女性依然有很多觸碰不得的領域。而當我們用「惡女」形容Lady Gaga的時候,在批評她道德有缺之外,更多其實是形容她「挑戰規範」吧?

被凝視的惡女

《惡女》女主角金玉彬不一樣,她一直都活在規範之內。除了上文提及那種「賢妻娘母」的品性,我們甚至可以大膽地講:她長期處於情報局的監察(被凝視的女人)、接受政府對她的改造、男主角「安排」她愛上自己,她便真的愛上男主角……以上種種都映照她徹底跟從規則過活的人生。最後一場她與殺父仇人對峙,關心的也不是別的,而是「你有沒有愛過我」。不追求權力,不逾越社會對女人的想像,這就是我們的女主角。

《惡女》以《屍殺列車》製作班底為招徠,我在這兩套作品身上看到的運作模式是:以一些邪門怪道的素材述說傳統價值。觀眾看了很炫的鏡頭、很爆的題材,但根底裡他們的價值沒有受到挑戰,可以舒心愉快的離開戲院。在一個劃定的安全範圍內,盡可能追求題材與官能上的刺激,以商業電影而言,我認為這個策略是成功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