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愛你變成害你 — 音樂劇《夜半歌聲》新結局中的脆弱人性

2018/9/12 — 10:26

《夜半歌聲》劇照

《夜半歌聲》劇照

源出於法國小說《歌聲魅影》改編的中國電影《夜半歌聲》,自上世紀三十年代開始,如不計電視劇,共拍過兩次。1995年夏天,羅德‧韋伯(Andrew Lloyd-Webber)的音樂劇《歌聲魅影》首次在香港上演; 一個月後,由張國榮與吳倩蓮主演的新版《夜半歌聲》電影亦在港上映。一時之間,全城中外魅聲處處,成為一時佳話。春天實驗劇團在二十三年後,把'95年版本,以充滿濃郁舞台劇色彩的《夜半歌聲》為藍本,亦兼有原著母本《歌聲魅影》的情節場景,正式改編成音樂劇搬上舞台。除了由本地作曲家劉穎途重新創作的四首粵語歌曲外,當年張國榮特別為電影而作的三首國語歌,亦成為了這台音樂劇內容發展的主要骨幹。劉穎途亦重新把當年的編曲,改編成適合今次故事發展的結構與風格的音樂。隨著當年電影的一般叫座力,那兩首戲中戲的插曲、與一首主題曲,均未能成為大熱; 但多年後的今天,這三首已被淡忘多時的相關連作品,卻可以同一時間重見天日。

在故事的情節上,編劇余翰廷亦作出一些改動,也加插了新的角色,令劇情更出乎意料。

主角宋丹平這個角色,由負責節目構思、填詞與導演於一身的李潤祺擔任。雖然已開始步進中年,李潤祺依然相貌娟好,所以對於角色外表與才華氣質的要求,他還是具有相當說服力。李潤祺在演繹宋丹平時,無論在演唱或說對白,都表現剛強而略帶自大的個性。《深情相擁》這首戲中戲的二重唱,在這音樂劇裡也被化為定情歌曲與主題曲。李潤祺深沉而雄壯的聲線,在演繹上展示出與原創有別的演繹風格。而他在另外兩首較難演繹的歌曲 - 上半場首次出現的《夜半歌聲》及下半場的《一輩子失去了你》裡,以憂鬱而踏實的唱腔演出,反而有頗不錯的表現,演繹亦相當感人。而他與焦媛在劉穎途所作的《大火》二重唱,兩人的聲線與合作的默契,顯示出曲子正充份地表現兩人的優點。在互動下,雙方的水平都能達至完美。

廣告

《夜半歌聲》劇照

《夜半歌聲》劇照

廣告

焦媛演繹宋丹平身邊兩個不同的女人,除了悲劇情人---小康千金陳思思外,還有個新加插的「青梅竹馬」銀行家楊燕。焦媛在扮演陳思思時,除了要運用假聲,把聲線抬高成清純少女的感覺外,還要跟李潤祺作二重唱,亦表演了兩場由王廷琳所編的芭蕾舞:一場是戲中戲,另一場是懷念昔日與宋丹平一起的日子。筆者對於芭蕾舞認識不深,但對於焦媛的演出,還是看得出她的基本功,並不是簡單的水平。雖然她只穿技巧鞋,但手與腿的配合還是非常有力而優美,音樂感亦很好,如果她再深入練習的話,再鍛練頭頸肩的弧度線條,演出的美感必然會再倍增。但這個只作點綴的環節,已為場面增添了許多藝術感; 但當然,主角的重點,還是落在演唱方面。焦媛演唱給人的感覺,確實比預期優秀。她在《深情相擁》中與李潤祺的合作,她所表現的少女情懷,無疑對歌曲本身及劇情都有非常合適的演繹分寸,歌聲亦甜美,能保持著她演繹陳思思的個性。而她在《一輩子失去了你》的三重唱裡,她把張國榮當年為戲中戲而作,在「茱麗葉之死」裡由羅密歐主唱的男聲歌曲,改由純女聲與兩位男主角合唱的部份,演繹的效果與水平亦極為出色。她除了在技巧上完美外,在演繹思念「故人」的演唱表現上亦令人讚賞。

在編劇的高難度要求下,故事的發展,是片段式地以現實與舊事,梅花間竹地出現在觀眾眼前。對於焦媛來說,難度比別人再高雙倍。她一人分飾兩個性格相反的宋丹平女人,在正派、反派、目前和過往的四度空間裡不停變身與游走,每次完美地變更聲線、體態、服裝與表情,難度可想而知。在演繹惡毒的前度密友楊燕時,囂張潑辣與近乎心理變態的行為,浮誇的表現,與演繹陳思思時,剛好一黑一白。不過,焦媛在挑戰難度上,還不只於此。她選來了一首極難拿捏、由陳小霞作曲、張國榮在千禧年主唱的末世情歌《取暖》(即粵語版的《最冷一天》),作為反映陳思思對宋丹平的想念。她以女聲唱出,感情異常豐富柔美,音色漂亮,實在令人眼前一亮。其實,如果選唱粵語版,歌詞的意境可能與劇情更加配合。

兩位第二男女主角,由周家輝飾演的吳諾森,及由隆譪宜飾演的李月柔,他倆在劇中的表現亦相當亮眼。周家輝演的阿森,性格耿直單純、道德嚴謹、黑白分明,與電影版裡黃磊所演的韋青一模一樣,角色的光譜並沒有作改動。在演繹上,周家輝的表現無疑是一個非常惹人好感的可愛端正青年,而且極具感染力。然而,面對著以國語填詞的歌曲,對於周家輝來說卻比較吃力。發音咬字的不流利,對於他在歌唱時的音色、甚至音準的掌握,著實影響甚深; 但當他演唱新作的粵語歌曲時,這個問題就消失了。特別在他與隆譪宜演唱《爭執》一曲時,表現確是相當不俗。而他在面對宋先生、陳思思、女友小柔、楊燕與馬文之間的不同情感改變,在演繹上也是清晰分明,把阿森的光明磊落性格表露無遺。隆譪宜整體的演唱水平優秀。在演唱戲中戲《羅密歐與茱麗葉》裡的《深情相擁》二重唱時,除了聲線亮麗甜膩之外,對於抑揚頓挫的音韻和節奏起伏,亦掌握得非常出色。最重要是,她深深演繹出歌曲的原創層面。這首歌當年的創作背景,本為戲中戲裡,羅密歐與茱麗葉偷偷地幽會成功,兩個人在「陽台會」的場景,愉快而依依不捨地訴說長相廝守的心情。隆譪宜的演繹,笑容滿臉、心情愉快輕鬆、情深款款; 即使在沒有歌詞時只為周家輝作伴唱,表現也極之優秀。她無疑已成功地演繹出歌曲當年原創的特色與風格要求。

《夜半歌聲》劇照

《夜半歌聲》劇照

編劇在這劇裡,作了一個創新的雙線發展,要左右夾攻地去拆散鴛鴦。除了女主角被袁仲華演的文化部長馬文,以交換條件地去強娶外,更特別加插了焦媛演的楊燕,對男主角的逼婚。袁仲華演技戲味十足,演油頭粉臉的大壞蛋入型入格; 他與焦媛演的變態「富婆」合謀,反而能看到他相對地演得較有人性的一面。他單純以演技的演出,已足以成為焦點。劇中的幾位年青演員,戲份也不輕。當中飾演陳思思的「妹仔」- 婢女小美的吳穎斯,戲份最重。她演的卑微與忠心、少讀詩書的嘩啦嘩啦鄉下妹,性格鮮明而積極,聲線的控制對角色性格的演繹幫助最大。而外型亮麗的陳倩瑜,在演繹戲班雜角欣欣,想攀權貴飛上枝頭的一幕,也令人印象深刻。至於兩位刻意扮老的年輕男演員 – 吳世亨與黃榮傑,分別演班主與陳思思父親、燈伯與司機。個人感覺上,當然就是貼近演員自己年齡的角色演來更得心應手。所以,吳世亨演班主的氣燄,比演陳父的威嚴更好; 而黃榮傑演想得到富婆老闆垂青的小白臉司機,比演怪誕的燈伯也更入戲。

在音樂上,劉穎途所作的幾首歌,旋律簡單流暢,配合了李潤祺所包辦的詞,即使不看字幕,也輕易地聽得懂內容; 而且眾演員們在合唱《去除舊限制》及假面舞會場面的《面具》時,融和度非常高而整齊、音準好而聲線美,實為作曲時兼顧到各人不同條件水平的一個理想量衡。在背景配樂方面,除了那簡單的懸疑動機主題很成功外,在歌曲《爭執》後的鋼琴與仿管風琴配樂小片段,確實也非常漂亮動聽。

劉穎途在重新編寫張國榮原作、由鮑比達(Chris Babida)編曲的《深情相擁》為主題音樂時,採用了同系列的《一輩子失去了你》George Leong的編曲風格,與改編為更具古典音樂味道的結尾Coda部份,包裝成更具舞蹈感、更輕快的仿管弦樂曲。相比於張國榮原作所寫的、比較浪漫與抒情的歌劇裡「船歌」的風格,劉穎途把這首張國榮為自己所作過的最優美、最典雅的旋律,加快速度,改為拍子明顯的圓舞曲音樂,確可為令人不知所措的悲慘新結局,在觀眾離開劇場前,來個情緒上的緩衝。

身為此劇導演的李潤祺,由一開始已把宋丹平演繹成一個自大自負的大男人,這與電影版裡外剛內柔、自戀但心地寬厚的宋先生有點分別。李潤祺演繹的宋丹平,剛烈的極至程度,見於劇的最後部份,當阿森與宋先生吵架,力勸宋丹平取消復仇大計的一幕。編劇所寫的宋丹平一意孤行,眼裡就只有殺、殺、殺。他先把馬文幹掉,再等待把他一直想甩掉的楊燕也除去。在場所有的觀眾大概意想不到,這個結局會是如此令人反應不來。一個等了他十年的女子,正奔往他的懷抱,但在他的心魔蒙閉下,竟誤以為是仇人楊燕來擾的痴纏,宋丹平頓執行報仇的難得機會。但當了知愛人陳思思被自己誤視為楊燕時,確為時已晚。這正好解釋了李潤祺對宋丹平個性的偏激演繹,原來就是為了新結局而鋪路。

最頑強的大樹,往往最容易在狂風中連根拔起。在這個新結局裡,過份剛強的宋丹平,內心卻不堪一擊,最後落在終生擺脫不掉的楊燕的圈套裡。「放不下」,讓自己變成惡魔、讓自己親手毀滅了最後可找回的幸福,賠上了一切,卻只能看著仇家一步步地達成所有計劃。

在最後一個場面,其實節奏可以再慢一點,讓宋丹平抱愛人的遺體哭夠了,陳思思慢慢超升,才去唱《夜半歌聲》。這除了可以讓李潤祺情緒平伏一些才再演唱,減少失誤的機會外,也可令觀眾有足夠的時間,去接受想看「不完美的大團圓結局」的機會也沒有的這個「事實」,齊來為人性的脆弱而淚崩。

《夜半歌聲》劇照

《夜半歌聲》劇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