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憂傷的紅氣球

2015/2/21 — 1:05

【文:胡晴舫】

你的文字讓我想起艾爾伯特拉摩希思(Albert Lamorisse)1956年拍攝的影片《紅氣球》(Le Ballon Rouge)。小男孩和他的紅氣球,一起漫游戰後巴黎的街頭。老樓櫛比鱗次,路面仍鋪滿鵝卵石,地勢高高低低,灰色屋頂因為光線不同而層次分明,每棟公寓的大門皆陳舊不堪,通往陰暗無光的窄梯,每間店面均燈光黯淡,看不出裡頭賣什麼生意,只能從褪色的招牌勉強辨認字樣。

廣告

小男孩與紅氣球,有時手牽手,並肩同行;有時,紅氣球尾隨小男孩;偶而他們相互拉扯,執意要對方同意自己想去的方向;到了後來,小男孩拼跑追逐紅氣球,穿過一條條表情無辜的街巷,終究不得不喘氣放棄,仰頸眼睜睜看氣球越飄越遠,消失於他的視線之外。孩子因此憂傷起來了。「而我們的生命不也正像孩子的這種憂傷一樣,會很快在暮色中消失嗎?」

而你的小說才正開展。你領著我們走過暮靄籠罩的城市巷弄,推開一扇扇沈重的木門,與一張張滿懷心事的臉孔相遇。他們都宣稱看過紅氣球,拿出泛黄照片、老鋼筆、舊圍巾、過期的火車時間表、生鏽的剪刀、鞋帶遺失的皮鞋,作為證據。因為你,我們學會了當自己人生的偵探,「用盡一生,只為找尋那個原點」。縱使那個所謂的原點,極可能只是生命中那種無可治癒、難以解釋的憂傷。

廣告

 

胡晴舫 台大外文畢業,美國戲劇碩士。寫作包括散文、小說、文化評論。最新小說《懸浮》。

原刊於2014年11月號《號外

發表意見